可乐小说网 > 钢铁时代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经济上分析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经济上分析


  整个兰芳画成的四个省一级的区划之中,最重要的中南省和印尼省的省长都是从晋商走出来的,另外两个,一个是西北原来官员,从地级市的市长走过来的,充当马来省的省长,因为马来省最小,另外一个,则是担任菲省省长,他是军事官员转的民政,菲律宾当时处于抵抗美国的最前线,本身也曾经是美国的殖民地,如果没有一个强力任务,无法弹压住菲律宾的形式。

  除了最高的省长这一级,整个东南亚的官员之中,出身晋商的差不多有7%,出身西北的更是高达30%左右,这种情况之下,在1909年就加入到政府体系王荣民,当然是的如鱼得水了。

  他首先,通过关系,联络了马六甲海峡的港务局,通过他们得到船舶的确切信息,并且给很多的朋友,同乡,同年发报询问。当然了,王荣民既然是调查,当然不能摆明了说,只能够旁敲侧击的拿到数据,不可能直截了当的说,他准备在中南省建一个运河,要分去马六甲的运力,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谁都不会愿意给他情报了,他只是对那边要求,做一下运输能力的分析,要求详细到年月的层面,希望拿到过去几年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运输资料和运力,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算是比较秘密的东西,在战争层面之下,就更加是这样了,能够掌握这一个层次信息的,即便在马六甲港务局之中的,也不多,最起码也是处级以上的关键科室的领导,这些人都是久经训练的,换做一般人这么的打听,恐怕早就警惕了。

  可王荣民是谁啊,中南省的省长,再怎么保密的东西,只要不是绝密的军事情报,或者是保密级数很高的专项情报,否则,都会敞开的,一个国家部长这么一级的人物,特别是掌管一个省资源的,他本身就有这个权限看这个,更别说这个还是跟经济密切相关的,如果这个都不让看,经济还怎么搞,说不定这就是一个关乎中南省,甚至是整个东南亚全局的计划。

  这个处长,也是晋商出身,对王荣民也是久仰大名,只不过他的年纪小很多,加入到政府的时间也短,同乡的老大哥来询问,他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派出了亲信手下,把东西送过来,港务局,位于马来半岛之上,跟中南半岛是相连的,虽然马六甲这边,跟中南省,没有铁路直接相连,可是公路是有的,几百公里的距离,五六个小时而已,用着专项封漆的档案袋,就送到了王荣民的手中,就连王荣民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感谢了风尘仆仆送来的工作人员,王荣民安排秘书亲自接待的,并且打电话给港务局的这位老乡,表达了感谢之情之后,他翻开了这个文件,这应该是港务局归档档案的复印件,上面清晰的记载了整个东南亚的通航数据的,马六甲这里有,连整个东南亚,中国沿海各港口,甚至日本的都有,船只的数量,吨位,都精确到了相当的程度,甚至还有通行的时间和大致的货品的。

  王荣民是一个对于数字相当敏感的人,很快就从这些货物之中,找到了最大宗的货物石油,之前德国没有占据巴库之前,前往中东的船只,大部分都是空载回来,即便没放空的,也只是带了点俘虏回来,最多是一些简单的原材料的,毕竟,中国地大物博,德国什么都缺,又是在战争之中,在相互的经贸之中,几乎都是入差,中国大量输入货物到德国,德国凭借着部分贵金属或者实物来偿还。

  可从德国占据了巴库之后,就发生了不同,中国对于石油的需求,简直是永无止境的,无论日产量,年产量是多少,如果你愿意拿过来的话,敞开了收,多少都无所谓的,这就形成了通过马六甲最大规模的就是这个,这也占据了马六甲通航数量的30%和39%的运载量。

  如果克拉运河可以修通,那么石油不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继续的翻看,各种工业品,还有石油的部分裂解无,石化产品,这是最大的重点的,无论是出口哪个地方,包括德国的,都有相当一部分的是石化产品,这个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

  一份不足30页,不到2万字的文件,王荣民看的非常的细,几乎不放过每一个可能有的方面,通过这些数据,他对于克拉运河的信心再一次的上升,现在已经不是建于不建的问题了,现在是建成之后,酒精要如何发展的问题了,这个运河如果能够发展的好,对于中南省而言,这可是比之前的4条铁路贯通过来,最少好上10倍,甚至百倍的事情,真的弄好了,他一飞冲天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现在中国的发展方式,就是以经济为纽带的,只要能够提升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和国家财富,一些缺点是可以包容,当然了,贪污腐败是一票否决,不可以打折扣的。

  本身,根据这个数据,他就可以做出建造运河的报告,可是从这份详细的资料上面,他看到了更多,大部分都是运河建成之后的,一些大的项目,他可以做到短时间,把东西分析清楚,可是一些复杂的,牵扯的广的,即便是他,只是分析了其中的好处,具体好在那里,就有些云山雾罩了。

  换做别人,只要这个项目对自己有直接的好处,肯定是第一时间,就拍板决定了,可王荣民不行,他必须要弄清楚,最少要弄清楚大部分的细节,比如说在运河贯通之后,利用陆上的铁路,减少时间成本和运输成本,就如同中国运往中东的东西一样,没有通过苏伊士运河,因为怕英国的扣押,更没有绕行好望角,那里太遥远了,还有众多的不确定性,而是通过战前才修通的铁路进行中转,在铁路的承载能力达到的前提下,铁路比水路的效率更高,可是耗费却更大,水运是最节约,最省钱的运输方式的,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才能够显现出这个运河的具体作用,这不是一个简单知道就能够解决的。

  关于铁路物流上面的数据,牵扯的更多,这不但包括了东南亚,还包括了整个中国的铁路网,王荣民还多了一个心眼,让在财政部,商务部,工业部的同僚,帮助他打听了一下西南和西北这些省份的工业情况,还有一些通过铁路或者其他方法运出工业产品,运入原材料的情况,不可能详细到每一个列车,每一个车厢,却可以得到一个大概的数字,可是只要大概的数字就够了。

  在马六甲港务局的资料之中,王荣民看到了三个大的方向,钢铁为主的重工业,石化为主的化工业和轻工业,然后就是铁路航运为纽带的物流业和仓储业,特别是最后一个,是核心之中的核心,如果那个产业能够完成的话,对于整个中南省,甚至是整个中国,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单纯对中南省的利好,不足以打动整个中国高层,可是如果是对中国的利好,在这个时代,必然可以获得通过,越是深入的了解这些资料,王荣民就微微有些后悔,他有些丢西瓜捡芝麻了,之前如果真的在这个项目上面,多耗费一点精力的话,就不会如同现在这样了,说不定,提前两年,中南省就可以获得数倍的发展。

  当然了,平心而论,当时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一方面,中央没有明确的信号,以大型工程拉动整个中国的发展,夯实基础建设,1200公里的航程优势,在运费大幅度上涨和船舶的成本大量的涨价的前提下,并不是值得一提的,另外一方面,还没有从巴库回来的石油,仅此一项,每年最少会少掉2万多艘商船,毕竟空船的情况下,还要付出过路费,这点需要考虑,节约的1200公里的航程跟过路费之间的比较,这些都是问题。

  王荣民不是沉浸在过去成绩之中的人,也不是为了后悔而忘记了目前工作的人,这么一个大型的运河的计划,一旦建成之后,将会成为在世界上都数得着的大型运河,不如苏伊士和巴拿马这两个跨洲际的运河,却也比基尔运河更高的,只要运作得当的,中南省将会迎来一个史无前例的发展机会。

  错过了就错过了,王荣民庆幸的是,在关键时刻,他可以弥补这个错误,这是极为难得的机会,只要认真的分析,不单单只针对克拉运河这一个点上,克拉运河比不上苏伊士和巴拿马,那是以万里来计算的节约航程,并且两个运河都带有着强烈的政治和军事意义,就比如说现在,苏伊士运河来说,英国封锁了德国的使用,德国也通过奥匈和土耳其,再加上自身的潜艇,对苏伊士运河进行攻击,大部分情况之下,苏伊士运河是断绝的,这也是国际性航道的关键所在,控制了他,有深远的区域性影响。

  克拉运河跟两者的不同在于,他几乎整个区域,都是在中国的控制之中,是属于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无论是开凿,修建,还是别的,都可以不顾及周围邻国甚至国际影响,只用考虑到他的经济价值就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