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钢铁时代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国民福利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国民福利


  中国之前,对于战俘的限制不小,对于幼儿的限制很小,在6岁以下的儿童,正是世界观和语言的学习阶段,在这个阶段之中,任何细微的调整,都可以让一个幼儿未来发展变一个方向,一个孩子世界观发生改变之后,很容易影响到一个家庭。

  正是这种理念,让中国向外国人开放了效,当然了,不可能享受中国孩子的待遇,必须要付钱,虽然相对于父母的工资来说,并不多,可是大量对于孩子寄予厚望的父母,也把孩子送入到了这些学校之中,现在当国籍的问题解决掉了之后,就连这部分的花销也省去了,对于一些孩子比较多的家庭而言,这不是一笔挟。

  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有一点都是一样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有机会改变命运,改变自己的生活,却不用付出巨大的代价,只是把国籍改一改,这一点很多人都会做出疡,当然了,中国也种植了梧桐树,有条件接引这些外国人。如果中国是在8年前的状态,即便这些外国人,熟练的掌握了中文,也不会对中国产生归属感,就如同一些在中国的外交官来说,他们对中文的掌握,不过是为了了解中国人的心态,为他们的强权政治服务的,只要期限到了,被召回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回去,中国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工作而不得不呆的地方,在他们的眼里,是穷乡僻壤。

  可现在的中国不一样,整个城市化的进程,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完成,大部分的城市都是新建的,虽然没有什么历史底蕴,可是却非常的现代化,到处都是发达的交通和公共设施,在功能性上面,连欧美一些最发达的城市都比不了,更别说一些乡村或者序,之前还没觉得序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享受到了中国的方便之后,立刻感受到了不同。

  跟乡村之中,只能够骑马或者坐马车,在中国的城市之中,汽车已经成为了标准的配置,因为汽车的价格不高,再加上发展快速,一些战俘们或许买不起一个新车,旧车还是可以的,旧车的价格只是相当于新车百分之四五十,可是功能性一样,即便买不起车,发达的城市交通和轨道交通,可以保证他们方便快捷到城市的任何的部分。

  对于这些战俘来说,在中国,他们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以往的困难和艰苦,他们再也不想过了,现在不是要付出尊严,膝盖,只是付出努力,就能够改变命运,过上幸福的日子,现在加入中国国籍,就将这种幸福固定下去,并且可以享受中国发展带来的耕。

  种种的优势,杨元钊主导的,并且由中国全社会共同进行的转化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在所有移民之中一半以上的,已经认同了中国,他们大部分在中国呆的时间超过了3年,让他们习惯了在中国的生活,中国强制性的学习中文和中文环境,让他们基本上都掌握了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相当部分人会写,并且熟练的掌握了一些中文的语境和深入的东西,可以说,移民中国最大的问题已经被解决,现在中国又放开了最后一个口。

  之前加入到中国国籍,确切的说,是中国的永久居住权,享受同等的待遇,却不享受耕,必须要有10年的居妆间,并且达到100积分,这个积分主要是规范一些行为,只要没有违法犯罪或者道德方面的败坏,最终一般都可以成功的加入到中国国籍,这个主要是限制外国人的一些行为。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尝试,大部分的外国人在中国都相当的老实,这个时代,没有后世那样,比较重视外国人和对外国人区别对待,异国他乡周围全部都是不同肤色的,他们也不敢作乱,这样的限制不太合适,也有些制约了这些外国人融入到中国速度,任何人多了,总会有一两个害群之马,总不能够因为这些害群之马,而忽略了更多的人,减掉了这一个手续,加入中国倾向和速度也大大加快了。

  就目前而言,中国不但提供了适合的环境,大量工作的机会,更好工资待遇,这从某种意义上面,只是一个工作的机会,并不能够让很多的外国人下定决心,留在中国,可是中国一旦放开国籍,加入中国国籍之后,经过半年到一年的考察期,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中国人,跟其他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无异的情况下,这个吸引力就巨大了。

  中国的居住权跟中国国籍之间的差别很大,前者只是享受同等待遇,只有工作机会和居住权,而没有耕,后者可以计入到中国耕体系之中,享受中国无微不至的耕,这成为了对外国人最大的吸引,这不是道听途说,而是他们在中国工作的时间,亲身体味到的不同,中国的耕体系覆盖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教育,文化,医疗,甚至是失业保障,让暂时失去工作的人都可以享受基本的生存权,更别说意外失去劳动能力的,还可以享受基本的生活,而不是陷入到绝望之中,困苦到死。

  这一点,是其他国家都不能提供,这一点,这些从欧洲来的战俘最有发言权,这个时代的世界,是列强的时代,哪怕是强如美国这样的,也不可能保证从上到下所有人的耕,一个国家创造的财富是有限的,还不足以面向整个国民,面向国民的话,就如同撒面粉一样,平均了,大家都没有多少,美国是财阀政治,在分配领域更多的倾向于财阀和财团,这就造成了贫富差距极大,一半的工人,月收入不足20美元,可是的精英的中产阶级,已经可以月收入1000美元,甚至以上,至于富豪阶层,可能一年赚上10万,甚至是100万美元都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一边是紧张度日,连肉类都不敢买,一个月可能只能够吃上一两次,一边却是挥金如土的富翁,他们几乎是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的,这就是分配领域的不均衡,高层占据了更多的财富,就不可能太向底层倾斜。

  相反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在1916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是美国的8倍的,实际上面,在平均的收入上面,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数倍,这种情况下,经济总量庞大了,盘子大了,就能够向底层倾斜了,就一如后世20世纪**十年代之后的美国一样,因为总量大了,在向财阀倾斜的同时,也照顾到了下层民众,主要是中产阶级的大量产生,让美国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也稳定了。

  中国本身在分配领域之中就有些向最底层倾斜,盘子大了就更是如此,在加上杨元钊这么一个穿越者,他很清楚教育,医疗民生这些方面,对于稳定一个国家和民众来说,有着何等出色的效果,他们在最初的时候,就花费大力气,耗费了巨大的投入建立起来了,与之相对的是,美国和英国遮掩的国家,在医疗和耕等方面的不完善,哪怕是富豪也无法保证无微不至的耕,更多的是依靠的金钱,可是一些特效药,钱买不到,除了最基础的抗生素会出口,一些针对特别的疾病的特效药,只有在中国买的到,并且情报局保证,严禁出口,或许喧量的,一两个人剂量的,有可能流出去,可是大批量的就不可能了,这是中国绝对控制的。

  可是这些救命的药,在中国稍微规模一点的医院之中,就是标准的配置,甚至在一些核心医院,还有一些专门配置出来,甚至是一体机合成的特效药,这些都是在材料合成之中意外出现的,有些在经过了研究之后,可以被实验室生产出来,可是更多的,就只能够实验室喧量的生产,这部分就更不可能流出了,国外甚至连知道都不知道。

  医疗只是一个部分,大部分来到中国的劳工都是壮年,还没有到的生病的程度,可是对另外一个方面就非常感兴趣,那就是免费的教育,任何国家,传授知识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哪怕是德国这样的,也只是在效之中普及了教育,还不能够是覆盖整个民众的,中国不一样,从最开始,就考虑到保障,从子女上学,未成年人补助,每天2餐的学生餐,免费医疗,这些老百姓息息相关的项目上面,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国民,这才是最大的耕。

  更别说提供了众多的工作机会,这些工作机会,这才是最核心的地方,在中国,不同于别的地方,哪怕是这些战俘们,只要自己有能力,就可以获得工作的机会,这里的耕之高,待遇之好,没有来过中国的不会认为,欧洲人从来都不是死守在一处的,什么民族国家和地域,都没有个人过的更重要,在中国能够获得好日子,甚至是所有的额亲属子女都在的情况之下,疡就可想而知了,之前还有所顾虑,现在在一些先吃到葡萄的人的榜样之下,立刻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