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狂医 > 第5章 我又不是打劫的

第5章 我又不是打劫的


  夏东想这人多半是来到打梦香嫂子的主意的。

  因为刘梦香身材微胖丰盈,虽然快三十岁了,又是农村干活的,但皮肤还是很白皙,长得很水嫩,也很漂亮,现在又是孤身一人蛮久了,平时自然没少追求者。

  只是夏东没想到,这深更半夜的,也还有人来打主意!

  太可恶了!

  夏东快速上前,只听到那人影苦苦地求道:“梦香,我知道你没睡着,我都又等了一个晚上了,你就给我一次吧,你一个人孤身寂寞这么久,那方面,也肯定有需求!需要男人的呵护,让我好好地爱你,满足你好吗?你就给我弄一次吧……”

  夏东听出来了,这人便是村子里的村民何大信。

  何大信也是有老婆的人,他老婆还蛮漂亮丰盈的,怎么他这半夜的就这么无耻,他媳妇不能满足他吗?

  竟然半夜三更地来勾刘梦香嫂子?

  做人能不能别这么无耻!

  听他的语气,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蹲守哀求了!

  此时听他越说越是无耻难听恶心,夏东更是大怒,加快速度飞冲过去,一下就冲到何大信的身后。

  何大信正对着窗子里面无耻地‘诉情’,猛然地感觉身后有人,吓得急忙回头。

  但夏东已经揪住他的脖颈,把他给提起来,像扔垃圾一般地把他给扔出院子围墙外面了。

  外面噗通一声响,就传来何大信凄惨的叫骂声。

  夏东疾步飞冲,越过围墙,翻了出去,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何大信这流氓混蛋!

  决定到外面去揍他,是怕在院子里揍扰了梦香嫂子。

  “是哪个王八蛋偷袭老子的!吗的!”

  何大信破口大骂地叫道,他身高近一米八,身体也蛮结实的,在村里,也没多少人敢惹他,现在竟然这么被人给扔出来,简直是奇耻大辱!

  只是,何大信刚站起来,夏东已经飞冲过来,一个拳头,狠狠地砸到他面门上,又让他发出一声惨叫,踉跄地往后摔倒。

  “你,他吗的,啊!”何大信还在叫骂,但很快,夏东已然又冲过来,对着他就是一阵猛踩,痛得他惨叫不已!

  “别,别,我错了,兄弟别打了,饶命啊,嗷……”

  何大信虽然平时蛮拽的,但也是欺软怕硬,此时被揍得这么惨,他就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他也肯定不是对手,于是赶紧抱头求饶。

  “滚!以后别让我在这看到你!”

  夏东看也把他给揍得不轻了,于是沉声地凶喝道。

  再说此时夏东要赶紧借车进县城,没工夫和何大信瞎耗。

  “是是,我不保证不敢来了!”

  何大信如临大赦一般,抱头点头惊恐求饶,快速爬起来,踉跄一溜烟地飞奔跑掉了,生怕夏东再追上来。

  毕竟这事他本身自己做的也不光彩,在村里传开的话,对他的名声也不好,此时自然只能开溜跑了。

  只是,让他郁闷的是。

  由于太过于惊恐害怕,再加上双眼被拳头揍得冒星星的,所以连揍他的人是谁,他也没看清。

  只是觉得,那低沉凶狠威胁他的声音好像有些耳熟?

  看到何大信狼狈逃窜之后,夏东再次回到院子里,然后轻声敲门道:“梦香嫂子,你睡了吗?是我,小东。”

  “小东?真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刘梦香似乎真的没睡着,顿时惊诧地回应问道。

  “刚回来的,想借对你的车子去县城看看我妈和我妹。”夏东直接了当地说道。

  “好的,你等一下。”刘梦香也听出了是夏东的声音,赶紧起床。

  没一会,她就起来开灯开门了。

  “小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这大半夜的才回来?”开门之后,刘梦香顿时关切地问着,又自责地说道,“你老妈和你妹的事我也知道了,真是可怜,这老天真是瞎了眼,让她们遭这种罪,我本来想要陪你嫂子和你爸去送她们去医院的,只是我这些天上山的时候脚崴了一下受伤了,所以没能去陪她们……”

  刘梦香说着,夏东眼睛都有些看直了。

  因为此时的刘梦香穿着轻薄而透明的睡衣,让夏东完全看清了她的身材,而且里面似乎还没有穿胸衣罩罩。

  更是由于她起来有些慌乱,发丝有些散乱,加上睡衣微乱,让她更有一番妩媚的味道。

  还有她身上散发出的一种成熟的女人特有的味道,更是让夏东有意动神摇的。

  夏东发现,此时的梦香嫂子,特别地漂亮和勾人。

  而刘梦香说着,也一下怔住了。

  因为她发觉,眼前的夏东似乎变了个人,身体变得更为结实,也变得更帅气了,整个人特别地有精神,特别地有男人味。

  “梦香嫂子,你受伤了?严重吗,怎么不去医院?”

  看着刘梦香也如此看着自己,夏东顿时急忙收回心神,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擦了些药,休息几天就好,没看我还能走路吗?”

  刘梦香和夏东眼神的碰撞,登时不由觉得俏颜发红,急忙地跟着笑道。

  “对了,你要借车是吗?这是钥匙,路上小心点。”刘梦香很快地想起来夏东是来借车的,说着就要把钥匙给夏东,但很快地想起什么,又道,“你等一下。”

  说完,她急忙转身回屋。

  夏东有些疑惑,但看着刘梦香右腿受伤,一拐一瘸的模样,又有些心疼,只是她那丰盈浮凸的背影身材,更也让夏东留恋。

  “想什么呢!她可是嫂子!”

  夏东忍不住地微微给自己一巴掌,现在自己的思想太不纯洁了。

  想着梦香嫂子可能要回去拿什么东西,不忍她受伤多走路,于是夏东急忙走到房间门口。

  就看到梦香嫂子正站在一张凳子上面,似乎要在上面的隔板拿什么东西。

  可此时,她突然脚下一崴,一声惊呼,摔了下来。

  夏东眼疾手快,冲过去,一把抱住要摔落的刘梦香。

  抱着刘梦香柔软微胖的身子,特别是隔着薄薄的睡衣,独特的芳香,夏东顿时口干舌燥的,那种念望又升了起来。

  吓得夏东急忙把她给放下来,慌忙道歉道:“对不起,梦香嫂子。”

  “没,没事……”

  刘梦香也有些失神,特别是刚才感受到夏东阳刚结实的身体,还有特殊的男人气息,无不让她有些意乱,瞬间俏颜红烫烫的,好像发烧一般。

  “梦香嫂子,你刚在拿什么?”

  夏东还是先打破了两人的尴尬问道。

  “对了,这是我存的八千块钱!之前你老妈她们出事时我知道得晚,也没来得及拿钱给她们先去医治,本想明天托人送去的,现在你回来正好,拿着!”

  刘梦香也收敛心神,把手中的一个蛮厚的信封和车钥匙塞给夏东。

  “梦香嫂子,这,这不用了!”

  夏东急忙拒绝,虽然这八千块钱在外面不算是什么大数目,但对于一个小山村的妇女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夏东自然不能收。

  说完,夏东把信封递给刘梦香,只了拿了钥匙就走。

  刘梦香急了,一下飞扑过去,把夏东给抱住,说道:“小子你跟嫂子见外什么,再说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老妈和小晴救命用的,你推脱什么!”

  被刘梦香从身后抱住,夏东也终于知道,什么是波涛汹涌了,还有刘梦香在耳边说话的气息,更又让夏东心慌意乱不已!

  “快拿着!”

  刘梦香抱着夏东,感受着夏东的男人气息,她竟然都有些身子发软了,于是急忙地又催促道。

  “好!那多谢梦香嫂子了,我会尽快赚钱还给你的。”

  夏东咬咬牙,只得把信封收了,再这样下去,他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再说自己能凭自己的医术救人的话,这钱根本用不到,很快可以还回来。

  “这样才乖!”

  刘梦香笑着点头,不舍似地放开了夏东,只是,放开夏东之后,她竟然有种莫名失落的感觉。

  “对了,刚才外面……”看到夏东就要走出门口,刘梦香又追了上去问道。

  “是何大信这王八蛋,不过梦香嫂子你不用怕,我已经把他揍跑了,以后他若是敢来,你就告诉我,我再揍他。”

  夏东转身笑了笑,又道:“嫂子你留步,我帮你关门。”

  说完,夏东出门,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听着夏东把车子发动开走远去的声音,刘梦香还是有些失神,更觉得不可思议。

  失神是因为和夏东的亲密拥抱。

  不可思议的是,夏东竟然把何大信给揍跑了?

  要知道,何大信身体壮实,也算高大,而夏东一直就是个文弱书生似地,怎么就把何大信给揍跑了?

  不过夏东似乎身体也壮实了不少。

  或许,何大信是自知理亏,不敢还手,所以才慌乱逃走的吧。

  ……

  骑着摩托三轮车出了村子之后,虽然山路颠簸,但夏东还是开得蛮快的,他得尽快地赶到县人民医院才行!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夏东已然把车子开出山路。

  又飞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镇上,随后,就往县城的方向狂飙而去。

  只是,路程刚走一小半,夏动突然听到底盘传来‘绷’的一声响!

  然后车子就开始减速了!

  “靠,车链子断了!”

  夏东忍不住地叫骂起来。

  真的是关键时刻出幺儿啊!

  太特么地悲催倒霉了!

  可能是之前,夏东在山路上狂颠开得得太快,车子受不了了!

  车子最终停在了路边。

  这可怎么办才好,夏东真是心急如焚的。

  只能路上拦车了!

  夏东从车上下来,不管怎么样,都要拦住一辆车!

  只是,三更半夜的,这条路上车子并不多。

  等了一阵,终于看到不远处开来一辆黑色奥迪!

  就你了,管你车子坐着什么人,都要拦下!

  夏东暗想着!

  于是夏东赶紧站在大路中间,张开双臂挥舞着。

  黑色的奥迪似乎也发现了夏东,急忙地打喇叭和闪灯,示意夏东闪开。

  “停车!”夏东郁闷了,没看到自己在拦车么,又不是找死的!

  黑色奥迪减速,慢慢靠近夏东,夏东本以为车子会停的时候,就要上去和司机说话搭个车。

  可没想到,他刚稍微地往旁边走两步,奥迪车子竟然快速往旁边一拐,同时快速加速。

  嗖的一声,就往前飞冲过去了!

  显然是想摆脱不理会夏东!

  “卧槽!”夏东真是郁闷懵逼了!

  这司机,特么地太机灵狡猾了。

  可好不容易等到一辆车子,夏东可不想就此让它溜走。

  夏东卯足力量,疯狂快速飞冲,速度达到了极致。

  快得连夏东自己都惊诧震惊起来!

  他竟然追上了急速加速的奥迪!

  夏东一个飞身扑了上去,砰的一声巨响,趴在奥迪上,然后麻利地滑落到车盖前面把前挡风玻璃挡住,猛地拍车挡风玻璃,同时对着车子里的司机大叫道:“快停车,我特么地又不是打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