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狂医 > 第17章 不是善茬

第17章 不是善茬


  下了楼,夏东直接走出医院。

  不开自家的三轮摩托车去了。

  因为等下若是发生什么事,自己跑路还多快一点。

  直接打的,前往一个比较老旧的城区。

  过了二十分钟,到了目的的。

  这地方是老县城的老街区,但还是蛮热闹的,这条街上还有不少摆地摊的人。

  往前则有一片大排档和烧烤摊,此时有不少人正在那里喝酒猜码嬉闹。

  看着有不少的黄毛小混混,一个个弄着杀马特的发型,歪嘴叼着烟,吞云吐雾的,一副狂拽炸天的模样。

  夏东以前在县城读书的时候也听说过这片街区是比较乱的,治安不好,若是太晚,最好别一个人来这里,否则被打劫还是轻的。

  此时还有不少的小混混对着夏东吹口哨挑衅。

  夏东无视之,直接往前走,大概十多米远,在一家酒吧前停下,走了进去。

  酒吧里面音乐震天响,男男女女们穿着劲炸的布条又少的服饰,在扭腰跳舞,一个个随着音乐疯狂地跳舞,看着真像一群疯子。

  夏东径直走到吧台前,大声对着里面的酒保服务生道:“我找雄哥!来还钱的!”

  说着把麻袋扔在吧台上,还不轻易地打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这手势是酒吧里面的暗号。

  只有会这些的陌生人,才得以进入酒吧里面隐藏的一家赌场。

  而高飞雄则是在赌场里面。

  之前来的路上,夏东打过高飞雄的电话,但无人接听,就按照老爸所说的方法来了。

  男服务生看了夏东一眼,走出吧台,也不说话,直接对着夏东招手示意跟他走。

  夏东拿着麻袋,也直接跟着他走。

  两人往一条走廊走去,在那里,有不少看似站着喝酒消遣,但应该是打手看门的打手。

  走廊右侧,服务生打开一间房间的门,领着夏东进屋,这只是一间看似普通的包厢,但在墙对面,服务生又开了一扇比较隐蔽的门,示意夏东进去。

  想来,这里面,显然就是高飞雄所在的赌场了。

  因为,夏东已经听到,里面传来各种吆喝怒骂嬉笑的声音,以及各种搓麻将,摇骰子等赌场才用的声音。

  夏东也不废话,直接进去。

  这是一间蛮大的赌场,各种各样的赌博方式都有,人还蛮多的。

  “兄弟,新来的吧?想玩点什么?”很快有个小青年马仔笑着走过来对夏东说道,“要不要兄弟我给你介绍几种好玩的玩法?特别过瘾!”

  “不用,我是来找你们雄哥的,我来还钱!”夏东直接说道。

  “找雄哥?还钱?”

  这马仔一愣,看了看夏东,又看了看夏东抓的麻袋,似乎想起了什么,因为昨晚他曾看到有个中年男拿着这麻袋从雄哥所在的包厢走出来。

  “好!那跟我来!”

  这马仔也没再废话,直接带着夏东走。

  在赌场的另一端,有几间房间,马仔敲门进了一间房间,显然是进去通报,没多久,他就出来,让夏东进去。

  夏东进去之后,看到这包厢蛮大的,里面的人男女都有,一个个正在饮酒作乐,吸烟缭绕的。

  在一张大沙发上,夏东看到了左拥右抱的两个美女的高飞雄!

  高飞雄还是那副面色狰狞凶悍的模样,此时正享受这两个美女喂着水果。

  但,这里面的人却似乎把刚进来的夏东当做空气透明人一样,熟视无睹!

  “雄哥!我来还钱了!”

  夏东眉头微皱,沉声地说道。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力量充足。

  足以在这喧闹的包厢里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面!

  这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微微一怔,均是疑惑或者冷怒地看着夏东!

  其中有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冷冷地瞪着夏东说道:“小子哪里来的,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这肥头大耳的中年男显然地位不低。

  他说话的时候,所有人几乎都没再乱吵嬉闹,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夏东。

  “吗的,小子,你扰了涛哥的雅兴,你是不是想死!”

  却有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一副怒气冲冲地对着夏东嚷道,显然,这家伙在拍老大的马屁。

  夏东懒得理会他,一直看着还故作不知,还在吃东西的高飞雄。

  “小子,他吗的我说你是不是聋了啊!”

  尖嘴猴腮的男子看到夏东无视他,让他更是没面子,顿时更是恼火,说着就想起身来教训夏东!

  “等等!”此时高飞雄倒是说话了,又仿佛刚看到夏东一般,惊诧地笑道,“哟!原来是小东啊!我当是谁呢,都是自家兄弟,别嚷了!”

  说着还微微瞪了那尖嘴猴腮的男子一眼,男子只得嘿嘿一笑,对着夏东说道:“原来是雄哥的兄弟啊,那敢情好,快过来坐坐一块喝酒?”

  夏东懒得理会他们这些虚情假意的表演,演技实在是太差了!

  “雄哥,我是来还钱的!”夏东又说了一句。

  “小东啊!你不是一直在外地上班吗,怎么现在回来了,你来了也不先打我电话,好让我去接你,来来,先坐着一块喝点酒,我可是很久没见到你了!”

  高飞雄仿佛没听到夏东说还钱一般,又笑着对着夏东说道。

  “你哥以前可和我是好兄弟,酒力也很强,我就不说你比得上你哥了,来,先陪雄哥我喝几杯再说。”

  “雄哥!难道我说我来给你还钱,你听不到吗!”

  夏东冷声,有些不悦地说道,说着,打开麻袋,直接扔在了地面上,让他们看到里面的钞票。

  众人又是一愣!

  那尖嘴猴腮的男子又恼怒地瞪着夏东说道:“我说小子,雄哥叫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高飞雄却是呵呵一笑,有些抱歉地说道:“哦,对了,小东,你爸昨晚来和我借钱,说要给你妈和你妹做手术用,我也很爽快,直接把钱借给他了,我说的没错吧?以为我就和你们说,有困难找我雄哥,我雄哥毕竟和你哥兄弟一场,一点小忙我还是可以帮得上的。”

  “哦,对了,小东,你老妈和你老妹的手术做完了,还是怎么样了,这么快把钱还回来了?”

  “她们已经好了,过几天可以出院,多谢雄哥的钱,现在问题已经解决了,我是来还钱的,总共45万,你们点一下,麻烦雄哥把我爸写的借条还给我。”夏东继续说道,若是高飞雄没搞什么花样,他也不会翻脸动手。

  “阿姨和小晴真的好了?可是我昨天见你爸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好像挺严重的,怎么好得这么快?”高飞雄有些不信地疑惑说道。

  “当然,我不会拿我妈和我妹来开玩笑,雄哥若是不信,可以明天去医院看看她们。”夏东点头说着,又道,“雄哥,我今晚是来还钱的,改日有时间再好好谢谢你。”

  “小子,你以为赌场的钱,是那么容易借,又那么容易还回来的吗?”

  尖嘴猴腮的家伙冷笑地看着夏东说道。

  “什么意思?雄哥,这也是你的意思吗,你昨晚可是和我爸说不要利息,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的!”

  夏东脸色阴沉,冷冷地看着高飞雄说道。

  果然他猜得没错,这高飞雄,不是善茬,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