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狂医 > 第919章 叫死光头也行

第919章 叫死光头也行


  邱丰茂夫妇他们几人,自然也早看到了这一幕!

  心想着,夏东和施大忠这些人有交集,而且似乎还是老大,这么看来,以后只怕想找夏东报复,可能麻烦一些了!

  想到这里,邱丰茂他们几人,无不有些郁闷气愤和担心起来!

  但,他们还是想着,报复夏东,那暗报复行了!

  只要不让有人知道他们这么做行了,这样稳妥一些!

  “施光头?怎么听着像是‘死光头’呢!”

  夏东身边的沈纤纤忍不住地笑着调侃说道!

  但施大忠,却是丝毫地没有生气,反而还是很客气地笑说道:“只要姑娘你们喜欢这么叫我死光头也行,听着还蛮可爱的呢。”

  “哈哈,你这个死光头还真逗!”

  沈纤纤更是忍不住地捂嘴笑了起来,逗得秦春雪和夏东的家人也都想笑了!

  沈纤纤这丫头也还真的是有些嘴损。

  不过听到施大忠如此回答,寿宴场地的其他人听着更是暗暗惊诧!

  他们可是知道,施大忠虽然是光头,但他是很忌讳别人叫他光头的!

  更别说叫他死光头了!

  可在夏东和沈纤纤面前,施大忠却是温顺的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还很享受被叫做死光头!

  看来,施大忠他们不仅惧怕尊敬夏东他们,还很想着要讨好呢!

  施大忠此时也是一副憨笑的模样,摸着光头,一副傻子的模样陪笑着。

  同时,施大忠黄朗以及巩大川他们,对于夏东身边坐着漂亮的沈纤纤以及卓艳思,也是暗自敬佩不已的!

  想着,东哥是东哥啊,有这么漂亮的小倩嫂子,其他的美女都一直不缺的!

  接下来,施大忠黄朗巩大川他们几个在恭维地说了几句,先行退去,去之前秦永达说的有空位的桌子那边坐下了!

  他们去那边坐下之后,也老老实实地吃喝,没再弄些什么!

  但,自他们来这么一出之后,寿宴场地的气氛,有些诡异起来了!

  大家是真没想到,老实的夏东,会有如此隐藏的身份?

  想来秦家人也不知道,否则,怎么在今天和今晚,还有秦家的人去鄙视嘲讽夏东他们呢?

  “真是没想到,看似老实巴交的夏东,会有如此身份?这是当了什么社会的老大吗!”

  此时,夏东外婆他们这一桌,秦碧轻哼不屑地鄙视说道!

  “是啊,怪不得今天打人这么横呢!原来是有如此身份!简直是目无法纪了!”

  秦香也冷声不屑地鄙视说道,“真没想到,夏东竟然混社会!他也不想想,当年夏良是怎么样的下场。”

  “五妹!你提这些做什么呢!”

  秦永腾忍不住地瞪眼说道!

  现在今晚是寿宴喜庆之日,秦香提夏良这个已经不在的人,氛围确实是有些不合适的!

  况且夏东奶奶以前对夏良也还是很有感情的,夏良当时不在,她老人家还是难过伤心了一段日子的。

  直到现在,每每想起夏良,她老人家心都不好受。

  “五妹,你确实不该说一些不该提的。”

  秦永达也忍不住地微微沉声说道!

  虽然他不是站在夏东那边,但提及夏良,让母亲勾起伤心往事,这样的场合确实不妥。

  之前都提过了一下,现在又提,更是不妥。

  “我,我也只是实话实说,其实像想说夏东这小子,竟然混起了社会和这些人勾搭起来。”

  秦香也知道自己提及夏良的不妥,于是微微抱歉轻哼地又解释道,“是希望夏东不要走歪路子。”

  “五姐和我说话确实是直了些,但也都是为夏东和四姐好的。”

  秦碧跟着又说道,她口的四姐,是在秦家排行老四的秦岚。

  “你们也不要瞎猜,施大忠他们只是说崇拜夏东而已,并没说夏东跟他们混什么的,再说了,他们说都不配做夏东的朋友,那夏东更不可能是和他们一类人了。”

  秦永腾跟着又说道。

  “去,难说!这个谁知道啊!是表面说的好听罢了。”

  秦香还是不屑地继续说道!

  “没错,他们说什么夏东很厉害,但又没说啥厉害,谁信啊?”秦碧也点头说着,又道,“还有,他们说夏东声名在外,我们是孤陋寡闻了,没听说过,三哥,你和夏东他们家一向较熟,你听说了什么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秦永腾有些为难了,关于施大忠他们说的夏东声名在外,他也还真的不知道!

  “他能听说什么!本是没什么名声,谁会知道,我想肯定是施大忠他们吹牛罢了!”

  秦永腾还没回答,他老婆黄思莲不屑地冷声说道!

  “好了,还是先不要讨论这些了,今晚难得高兴,而且施大忠他们也不是来捣乱找麻烦什么的,我们可以放心了。”

  秦永腾无法反驳,只得如此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三弟,你和夏东他们家关系较近,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你也还是得提醒他们一下,不要交友不慎。”

  秦永达顿时跟着叮嘱说道!

  “大哥说的是,之后我会找个机会和夏东他们说说的。”

  秦永腾点头答应道。

  “好,此事暂且不提了。”

  秦永达也跟着说道,此时不想再提夏东的事,主要是再争论下去,影响气氛,让母亲不开心。

  旁边桌子的秦树刚秦树锦等人,本来也还想再多说些什么的,但此时秦永达说此事作罢,他们也不好再提了。

  而此时,寿宴场地迎接客人的人,再次开麦传话道:“横云县富贵酒楼的少当家苏明哲前来道贺,祝秦老太太福如东海,寿南山……”

  众人微微一怔,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姗姗来迟?

  不过关于横云县的富贵酒楼,很多平临县的人也都是知道的,因为,在平临县,也有一家富贵酒楼的分店。

  秦家也有些酒楼酒店产业,虽然和富贵酒店是竞争关系,但明着暗着竞争,但也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所以,对于苏明哲的到来,众人也觉得没什么怪的,情有可原。

  但,秦家等人,却暗自地有些惊诧纳闷了!

  富贵酒楼的苏贵和苏明哲,他们是认识的,但也仅限于表面认识而已,并没有深交,这次的寿宴,似乎也没请他们吧?

  苏贵是苏明哲的父亲,父亲没来,只是少当家苏明哲来了?

  难道,秦家的一些年轻子弟们,和苏明哲这个少当家有认识和来往?

  不过这样也好,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虽然双方存在竞争关系,但只要良性竞争行。

  ——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