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狂医 > 第940章 真正的大人物

第940章 真正的大人物


  “夏东这家伙关系到底有多硬!想要对付他真的是更难了!”

  邱丰茂旁边的大侄子一脸地惊诧感叹无奈地说道!

  邱丰茂和他老婆几人,也都是一脸阴沉恼气无可奈何的模样!

  之前夏东有马局严局等人的关系,已经是觉得夏东很难以对付的了!

  可现在没想到,夏东竟然还有县长作为支撑!

  这样的人,可以说在横云县和平临县两县是极为强势,不可招惹的存在了!

  邱丰茂老婆虽然还是有些不服气,但此时,她似乎也只能想着,把这口恶气给硬咽下去了!

  童河和童章以及钱淳几人随着秦永腾走到夏东这一桌的面前。

  夏东家人纷纷起身相迎!

  对于童河县长,夏东家人也是算认识蛮熟的,毕竟上次童河县长亲自去榕树村指导工作,还去夏东家吃了顿饭,顺便感谢夏东!

  此时,卓艳思还也是十分地惊诧,虽说她知道夏东的强大,但也没想到,夏东和县长也是认识蛮熟的样子!

  看来,夏东真的是比她远想的强大得很多!

  沈纤纤虽然也惊诧于夏东的关系,但此时也多少再次地又被惊诧了一下!

  更是想着,夏东这家伙,太神秘了,真的是越挖越深啊,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深浅如何!

  “大家不必客气,都请坐吧。”

  童河县长笑着对夏东家人说着,又道,“我们似乎来晚了些啊,都没位置了,还可以加入吗?”

  很显然,虽然满座十二个人了,但童河县长还是想着和夏东他们在一桌。

  “当然可以,童县长若是不嫌弃,我们大家挤一挤还是可以的。”

  夏德明笑着说道。

  虽说十二个人满座,但桌子都很大,若是再挤挤,再多坐几个人都是不成问题的。

  “当然不嫌弃,我就喜欢和大家坐一块。”

  童河县长笑着又说道。

  “是啊,能和夏先生一家子坐一块,真是我们的荣幸。”

  钱淳副院长也跟着笑着说道。

  他还从来没能和夏东坐在一桌子吃过饭呢,这次来,都是沾了童河县长的光。

  “那我们大家就都挤挤。”

  夏德明笑着说道。

  于是,几人就都稍微地靠近一些,让出了一些位置出来。

  “快拿椅子过来!”

  秦永腾急忙对着招待人员说道,招待人员动作也是迅速,很快地找来几张椅子放下。

  童河县长和童章以及钱淳副院长三人入座,都还算蛮宽松的,不挤。

  至于跟他们来的跟班,则是很自觉地到其他地方去坐了。

  秦永腾客气地和童河县长他们几个寒暄了几句,就笑着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夏东小友,现在你们村的路修得怎么样了?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直接反应。”

  又客套了几句之后,童河县长笑着对夏东问道。

  “嗯,进展得很不错,几乎是最大的速度了,快则几个月可以通路,用上自来水了!”

  夏东点头笑着说道,虽然只是一条进村的公路,但县长重视,而且又有投资方,资金到位,所以一切都不是问题的。

  “那就好,那就好,再有什么问题,和我们反应就行了。”

  童河笑着说着,又道,“上次去你家吃的那个神仙烤鸭很好吃,听说这次也有?嗯,我们真的是有口福了,不过没有大个西红了?”

  “这次来也是带了一些过来的,童县长若是喜欢,我们等下就给您送一些。”

  夏德明跟着笑说道。

  “哈哈,那我就只好笑纳了,我是真心喜欢吃你们家的大个西红柿和烤鸭啊。”童河县长丝毫没客气地笑说道。

  这让周围客桌的宾客们听得更是暗暗吃惊,此番交谈,看来童河县长和夏东家的关系真的很好啊!

  ……

  “树刚,你的老同学范公子还不来吗?”

  此时秦永达忍不住地对一边的儿子秦树刚问道。

  看着夏东那一桌谈笑生风,受人瞩目的模样,秦家众人除了夏东外婆和秦永腾之外,心情都是极为郁闷的!

  而秦树刚请来的范裕楷,之前一直是认为最有来头宾客的存在。

  之前的秦树刚对此也是很有面子很吹嘘的!

  可一直到现在,除了刚来的时候,范裕楷就来秦家老宅给夏东外婆祝寿道贺一下,这几天就一直待在酒店,没再露面了。

  之前他倒还是答应秦树刚,说寿宴当晚,他会现身去道贺再次祝寿的!

  但之前秦树刚打电话给他,直接被骂了一顿,看来今晚是不可能来的了!

  所以秦树刚也没敢再催了。

  今晚的风头,都被夏东一家给抢了过去了!

  秦家人一直是尴尬和笑话般的存在!

  现在范裕楷若是能来,或许能稍微地挽回一点颜面,不会‘败’的一塌糊涂!

  “这,范公子只怕是来不了了。”

  面对父亲的询问,秦树刚一副憋屈郁闷的模样为难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他会来吗!”

  秦永达顿时很是不满地沉声说道。

  “可是,范公子的脾气,你也知道一些的,他来不来,只能是他自己决定……”

  秦树刚很是委屈地为难继续说道。

  “都是你不早安排好,听说你们之前喝个烂醉是不是?”

  秦永达顿时冷哼一声地又道。

  秦树刚顿时不好再辩驳了,确实,之前为了喝趴夏东,他是豁出去了,但反把自己一帮人给喝趴了,夏东屁事都没有!

  到现在,他的醉酒还没算真正的清醒过来,还很是头痛!

  若是他之前早作安排请范裕楷,或许是能让范裕楷来的,这个小小的失误,他真不能辩驳推脱。

  “行了,来不来现在关系都不大了。”

  一边的秦泽老家伙脸色阴沉地说道。

  其实秦家人也知道,就算范裕楷过来,也不能抢回夏东的风头了,现在怪罪秦树刚也于事无补。

  而此时,宴会场地入口处,突然微微地传来人群的一阵阵騒动和惊呼之声!

  其他人不由得十分好奇,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又有什么重大的人物要来了?

  很快,就听到播音员激动,语无伦次的声音,播音员的声音真的是激动得颤抖话都要说不清楚了!

  比之前以往的不知道要激动上多少倍,这更是让全场的众人惊诧焦聚了!

  这来道贺的,来头更大吗!

  比马局严局,甚至童县长都要大?

  秦家人不由得翘首以望,想着,莫不是范公子揽着几个大美女来了吧?

  可播音员的声音,很快地让他们失望起来!

  ——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