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狂医 > 第1026章 怕你们听了恶心

第1026章 怕你们听了恶心


  夏晴和舒文玥以及卓艳思,自然也早站在门外不远处,趁着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看了一下!

  不由直呼辣眼睛,捂住双眼,但双手的缝隙都还是蛮宽的!

  她们虽说不是喜欢看这种场面,只是她们觉得好奇,夏东真的足不出户,就能知道313包厢的伊向明他们,正在玩那种不堪的场面?

  如今一见,果然证实是如此,更是对夏东更为地敬佩了!

  没多久,包厢的门打开,伊向明几人就被警方押着走出来了,他们都捂着脸,很是气愤恼恨和尴尬,毕竟这样的场面被抓,他们自然是知道很丢脸了!

  他们是虽然都穿了衣服,但都有些凌乱。

  何泰自然也还是把这重要的一幕给暗中录制了下来!

  餐厅里的食客们,更也是忍不住地地纷纷对他们哄笑拍照录制着。

  这种韵事,真的是能成为大家今晚不错的谈资,还有发网上过过瘾,显摆一下!

  可以想象,各种群里面,很快地会出现这些小视频。

  亲眼看到伊向明和高彬几人被抓的凄惨尴尬模样,夏晴和卓艳思她们,更也是兴奋和开心了!

  等警方把人给押下去之后,大厅之内,食客们还都在笑着谈论刚才的事情,特别是男的,一个个脸色都浮现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真是谢谢你们啊!真是个大新闻,还是在大学城里有名的福源酒楼里面!这新闻真的是够劲爆的!”

  很快,何泰又笑着对夏晴舒文玥几人感激地说道,“我得先回去编辑赶紧弄好,得发出第一讯息!下次有机会一定请你们吃饭!”

  “不用谢。”

  夏晴笑着说着,又道,“对了,我之前好像听说那两个男的名字,其中一个好像叫做伊向明,另外一个叫做高彬,算是有钱的一些小资吧,那两个女的,看着可能是大学城里某个大学的学生呢。”

  “真的?好,那我记下了,谢谢夏晴学妹了!”

  何泰更是高兴,若真是这样,那这样的新闻,可真的更是劲爆啊!

  一些有钱的小资老板,和两名女大学在进行着某种不可描述的交易,而且还知道你小资的姓名,这样的消息一出,绝对是够炸的!

  当然,何泰写稿的时候,不会真写出伊向明和高彬的完全名字,会写着伊某明,高某彬,或者伊某和高某。

  发视频或者图片的时候,也会给他们打码,否则算是侵犯他们的隐私,是要负责法律责任的!

  但就算名字经过处理,还有脸上打了码,熟悉伊向明和高彬的人,只要看到这些,都能断定就是他们两个了!

  到时候,他们两个肯定会被鄙视和嘲笑!

  当然,最为主要的,伊向明和高彬,现在是担心着,是不是要坐牢了!

  而夏晴想着只需要搞臭他们就行了,至于是不是真的要坐牢,就不是关心的事情了!

  “嗯,不用谢,那你先去忙吧,以后有空再说。”

  夏晴笑着对着何泰说道!

  何泰又感谢了几句,然后急匆匆地笑着告辞离开了!

  夏东几人自然也要下楼离开了!

  “真是太解气了,嘿嘿,看那两王八蛋还这么嚣张,昨天的教训还不够,今天还敢来叫嚣,简直找死!”

  出了酒楼之后,走在路边,夏晴很是高兴兴奋地笑说道!

  “小晴,对了,昨天你们也遇到他们了?还发生了些事,到底什么事啊?现在吃完饭了,可以说了吧?”

  听到夏晴这么说,卓艳思顿时很是好奇地笑问道!

  一边的舒文玥自然也很是疑惑,她之前可是一直在想着这事呢,只是夏晴说那事有点恶心,之后再说,她也就没继续问。

  “现在虽然吃过饭了,但我怕你们听了,会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啊。”

  夏晴跟着笑说着,又道,“我现在想着,都有些恶心呢!”

  “啥事啊,说吧,不会的!”

  被夏晴这么吊胃口,卓艳思更是好奇了,只是听着,再恶心的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是啊,你都想到了也没吐,我们光听着更不会有事了。”

  舒文玥也笑着说道!

  “好,那你们可做好心理准备了!”

  夏晴笑着,然后就把昨天入住酒店碰到伊向明和高彬两人的事情大致地说了一遍!

  听的卓艳思和舒文玥惊诧不已的,更也是很是解气解恨!

  当然,夏晴虽然没明说伊向明和高彬两人拉在裤子里是夏东做的,但是两人也能察觉得出来,更是觉得夏东这家伙很神奇了,似乎真的是无所不能啊!

  舒文玥对于夏东的了解最少,此刻更是对夏东这个其貌不扬的乡下小子满是好奇了!

  几人说笑着,然后想去逛逛街,在大学城街道马路穿梭着,好让夏晴和舒文玥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和地形。

  夏东和三女正在压着马路,吹着夜风,心情不错!

  但很快地接到了徐兴为的电话,夏东微微疑惑,想着难道是徐云梦又出了什么事?

  接通了电话之后,电话那边的徐兴为,很是恭敬抱歉地对着夏东道:“夏先生,冒昧地给您打电话,还请原谅,不知道您现在可否方便让我说几句?”

  “没事,说吧。”

  夏东淡淡地说着又问道,“不会是云梦小姐出了什么事吧?”

  “不是不是,云梦她好着呢,这还多拜托夏先生的神奇术法手段啊!我们徐家正也想着该这么感谢您呢!”

  那边的徐兴为赶紧笑着说道。

  “谢谢的事不用了,之前说过,有什么事直说吧。”

  夏东又说道。

  “好,那我直说了,是这样的,因为之前根据夏先生的说法,我们也都觉得管超这老家伙参与了迫害我们徐家和云梦的事,真是人心难测啊!亏我们这些年好生地对待着这老家伙,没想到这老家伙吃里扒外帮着外人来谋害我们家!”

  徐兴为愤恨地说着,又道,“现在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希望在他老家伙没察觉我们已经知道实情,所以我们明天打算借着给云梦祝贺病愈的事,举办鸿门宴请他老家伙过来,把他老家伙给抹了。”

  ——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