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乡村透视小狂医 > 第1057章 老邪祟出

第1057章 老邪祟出


  徐云梦和李春丽还有梁文健离开之后,这里,就只有剩下夏东,徐兴为黄临光大师,以及管超师徒三人,还有俞兴怀张铮师徒两人了!

  之前这里人虽然蛮多的,但是说逃命,谁都跑得快!

  徐家的一些安保人物也让他们先行离开了!

  大家走出别墅之后,就慌忙上车驱车匆匆地离开了!

  因为他们听说泣血封鬼坛里面的老鬼释放出来,方圆几公里的人畜都要遭殃的,他们自然是赶紧离开这里再说!

  不过,徐云梦三人在走回到别墅大厅之内后!

  徐云梦却是停下,说道:“春丽,你们赶紧走吧!”

  “什么?云梦不不跟着一块走?”

  李春丽有些疑惑惊诧地问道!

  “是啊,云梦,现在情况如此危急,你留下来也不能帮上什么忙的!”

  梁文健也担心焦急地跟着说道!

  “不,我相信夏先生,他一定有办法对付封鬼坛里面的邪祟的!”

  徐云梦跟着说道,“我得留下来看看!”

  “云梦!就算那小子真的能对付那邪祟,但可能是打得不死不休的,我们留在这里,会被殃及的!”

  “是啊!说不定那小子等下为了保护你爸他们,要分心,我们留着,就反而成了他的累赘了!”

  李春丽和梁文健跟着又劝说道。

  “你们别说了,还是赶紧走吧,在不走,就来不及了!快点!”

  徐云梦直接不废话,跟着催促说道!

  “云梦你!”

  李春丽顿时郁闷焦急了!

  “春丽,要不我们……”

  梁文健想说他们要不先走!

  “快点走!”

  徐云梦再次焦急地催促说道!

  “算了,你不走,我也不走!”

  李春丽顿时深吸一口气,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

  “文健,你要是害怕,先走吧!”

  李春丽跟着又对梁文健说道!

  “……”梁文健顿时郁闷了,他若是走了,既不是说他一个大男人两个女孩子都不如,这也太怂了,况且李春丽还是他女朋友,他怎么能抛下女朋友不管呢!

  “你们不走,我也不走!”

  梁文健咬咬牙,跟着说道!

  “这才像是我男朋友!”李春丽顿时有些得意地笑说道!

  “你们真不走啊!要知道,夏先生也有可能失败的,再说,像你们说的,就是他能对付邪祟,我们也有可能遭到波及死掉的!”

  徐云梦有些担忧地跟着说道,但内心,还是充满感激和欣慰的,至少这能说明,李春丽这个闺蜜没有就此抛下她!

  “没事!你和徐叔叔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李春丽跟着笑着说道,“好了,你别再劝了,你不走,我也不走的!我们是回到宴席那边去,还是去哪里?”

  怔了一下,徐云梦说道:“好,既然你们不走,到时候可别怪我啊,后院那边我们是不能去了,上楼吧,三楼的房间卧室里,能很好地看到后院的情况!”

  “

  那还等什么,再迟些,他们打起来,我们可是什么也看不到的!”

  李春丽跟着笑说道!

  于是三人很快地上三楼,找了间视野比较好的卧室,站在窗户边上,偷偷地看后院的情况!

  现在,后院还是和他们之前跑的时候差不多,夏东和俞兴怀老家伙还没打起来!

  其实俞兴怀老家伙没在众人走的时候就立即释放出老鬼,那是他之前也被夏东给打伤了,他得缓缓一下气息才行!

  气息太弱,受伤的,释放出老鬼,他被吸收的气血会更多的,对他极为不利!

  反正夏东会等到他释放出老鬼来,不会先对他动手,所以这也就给了他喘息和准备的机会!

  后院,从徐云梦三人走之后,再没任何一丝动静,甚至,夏东几人,都没再开口子说过话!

  夏东淡然地坐在那里,还慢慢地品尝着茶水!

  黄大师和徐兴为则心中有些担心焦急着,都想着,只希望大家跑快点,距离这里远一些吧。

  管大师他们师徒和张铮,也还是狼狈凄惨地或趴或坐在地面上,没有任何一丝妄动!

  现在最为凄惨的,只怕是张铮,他可还是被筷子钉着呢!

  “你还没准备好?我杯中的茶,都凉了,我可没耐心等太久。”

  又稍微过了片刻,夏东淡淡地开口瞥了俞兴怀老家伙一眼说道。

  俞兴怀老家伙顿时一惊,他没想到,夏东竟然看得出来,他是在喘息蓄神?

  不过,他老家伙还是很快地狰狞说道:“既然你如此想找死,那我就让你看看!让你知道,你今晚的这个决定,是有多么地错误和愚蠢之极!”

  “你的废话,真的是太多了!”

  夏东冷然是说着,眼中一寒地看向俞兴怀老家伙!

  夏东如此眼神言语威逼和鄙视,让俞兴怀老家伙更是极为恼怒。

  他冷哼一声,说道:“我现在就放出来!”

  管超老家伙师徒三人,还有张铮,此时眼中闪着激动狰狞的光芒,他们对此,更是迫不及待!

  就算是张铮,也都没见识过师傅把封鬼坛里面的老鬼释放出来过的!

  如今能一见,他如何地不激动和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本门重宝之中的老鬼,威力到底如何强大!

  他和管超老家伙几人,除了想见识老鬼强大恐怖的威力之外,还想看到夏东被老鬼给吸干血肉弄死!

  俞兴怀老家伙话语一落,再不迟疑!

  咬破手指,然后把鲜血滴落在泣血封鬼坛之上,然后,面色狰狞可怖严肃激动,口中念念有词地念着奇怪地咒语!

  同时,另外一只手,打着奇怪诡异的法决!

  随着他的念咒,只看到,本来滴在封鬼坛上的鲜血,竟然瞬间被吸入其中,小坛子还微微地颤抖了起来,让人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被禁锢的东西,要破坛而出似的!

  这时,俞兴怀老家伙似乎咬破了舌头,朝着封鬼坛喷

  出一口鲜血,然后口中再次念咒,之后用另外一只手迅速地把坛子的盖子给拿开!

  “呼!”

  盖子一经打开,就看到一股黑气从里面冲天喷涌而出,仿佛是恶魔之洞被打开了一般!

  现场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似的!

  同时,俞兴怀老家伙手持封鬼坛的那只左手,似乎被什么东西正在吸收气血一般,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干瘪枯萎起来!

  “啊!”

  俞兴怀老家伙惊恐凄惨大叫起来,急忙把手给抽回来!

  只是,他的左手,看起来也干瘪枯萎起来,似乎只剩下骨头了!

  而他的身体似乎也干瘪矮了几分似的,他面容也有些枯萎干瘪,仿佛在瞬间,一下就衰老了几十岁似的!

  此时看着,仿佛是油尽灯枯的老人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会摔倒挂掉!

  他老家伙虽然感觉痛苦凄惨,眼中也闪着惊惧的神色,但,还夹杂着激动不已的色彩!

  他一双老眼,正惊恐又激动地看着封鬼坛!

  封鬼坛在他的手拿开之后,并没有直接掉落在地面上,而是漂浮在空中!

  坛口还在喷涌着,汹涌可怖的黑色烟雾鬼气!

  此时,后院的上空,已然是被这黑沉沉的烟雾鬼气给笼罩起来,看不见夜空了!

  ——内容来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