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不足50%随机显示防盗章  车子徐徐开入白家的院子, 只是一进院子倒是觉得有些拥挤了,白家的院子绿化做的很好, 因此停车的地方并不十分多, 而此时院中已经停了七八辆车, 看起来就很局促了。

  “怎么这么多客人啊?”白绮罗微微蹙眉。

  冯骁趴在方向盘上, 惆怅:“我那亲爱的父亲大人到了。”

  还不等白绮罗反应,冯骁更加惆怅:“我前头因为点小事儿得罪我爸了, 他见了我要是抽我,你帮我拦着点呗?”

  他讨好的笑,谄媚道:“你过后儿怎么打我都成, 别让老爷子动手了,那么大岁数了, 没给我打死自己再气出个好歹咋办。多影响咱们婚事啊。你说对吧?”

  平心而论, 活了两辈子, 白绮罗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呵呵冷笑:“休想我管你。”

  她直接拉开车门,挑衅:“你可以选择逃走啊。”

  “我要是逃走,就坐实我逃婚了吧?”冯骁痛心疾首:“你咋能这么坑人呢?我偏不走,就要把你娶回家。打就打呗?再说,大姐,你也不能看着我挨揍吧?”

  陆美丽一本正经,说:“你小未婚妻都不管你,我管你干啥?再说, 自己作的死, 总要承担后果吧?你可把你三大爷都气的住俩月医院了。你说说你像话吗?”

  白绮罗犹如说相声一样捧哏:“像话吗?太不像话了!十分不像话!”

  陆美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突然间就觉得这俩人也挺配的,都皮皮的。都说白修然的投资从来没有失手。现在看一看,哪里是投资不会失手,也许选女婿也不会失手。

  她笑了笑,挽住白绮罗:“行了行了,先进去吧。”

  果不其然,一进大门,就看到客厅热热闹闹,白修然坐在正中位置,在一派客人之中简直鹤立鸡群。

  白绮罗:“爸爸,您看谁来了?”

  陆美丽含笑:“表姨夫,又来打扰您了。”

  视线越过白修然,落在其他几位身上,笑着各自打了招呼。

  白修然谦谦君子,温和雅静,他开口:“怎么谈得上打扰,你能来真是最好不过。你若不来,我也要给陆大帅打电话,求着他的千金过来帮忙了。我一男子,实在是操持不来你表姨的婚事。你晓得的,家中女眷虽多,总归不能入了你表姨的眼,若说帮忙,也是有限。更不要提,后面还有阿罗的婚事。”

  说到这里,对女儿招手:“快给你冯伯伯问好。”

  白绮罗听话的问了好,随后也跟着父亲的介绍,一一问好。

  俱是一些长辈,看样子是陆系相关的人物,不过她倒是都不认识。

  冯老爷子看到儿子,眼神真是噼里啪啦的冒着火星子,不过大抵也是碍于还在外面做客,因此绷住了没喷他一脸,将视线放在未来儿媳身上。

  虽说外界皆是传言白绮罗如何跋扈,冯老爷子倒是不以为意。女孩子家家,跋扈又能过分到哪里?而且他的儿子他自己知道,顶顶不着调,又不知道上进。能找这么一个水汪汪的大美人做媳妇儿,已经偷着乐了。

  而且白绮罗还有这么个显赫的家世,白家可就这一个闺女,白修然又宠孩子上天,如此看来真是千好万好,没一分不对了。

  “来,来,冯伯父第一次见你,也不知你女孩子家喜欢什么礼物,一个红包,你喜欢什么自己买些。”

  白绮罗看向她爸,白修然倒是淡定,不当做一回事儿,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

  白绮罗心中就了然,她收了红包,轻声:“谢谢冯伯父。”

  “来来,白家闺女,这是朱二叔给你的见面礼,你可不能嫌少……”

  有了老冯开头,其他人也就动作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白绮罗手上就捏了七八个红包,“谢谢诸位伯父。”

  白修然微笑:“行了,你也别再这里待着了,上楼吧。正好安置一下你表姐。”

  他的视线落在冯骁的身上,扫了扫他的衣服,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过很快的,若无其事的别开了视线,招待起客人。

  冯骁自然不适合陪同白绮罗上楼,他微笑:“爸,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老冯呵了一声,不过总算是没有下了儿子面子:“下午。”

  短短二字,之后便不理会他,反倒是与白修然聊了起来,冯骁摸摸鼻子,感觉这屋里怎么一股冷风呢!

  背脊有点发凉。

  “两个孩子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啊。”冯老爷子很满意这个儿媳,这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过白修然倒是淡淡的,虽说是他主动选了冯骁做女婿,但是若说多么热忱,那也是没有的。只能说,该有的礼数都有,但是若说亲近,并无。

  冯老爷子一度担心白家悔婚,不过这次白绮罗回京,他们立刻寻了他谈婚事,这总算是让他放心不少。

  “白兄弟,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更加不会说那些好听的道理。但是你放心,若是令嫒嫁入我冯家,我老冯一定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绝不让我们家那小子欺负她一分。但凡有一点做的不好,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白修然淡定微笑,回:“您客气了,这倒是不至于的。”

  只断腿就想完?呵呵,哪有有这样的好事儿!

  不管内心如何活动,白修然面上倒是不显。

  他继续说:“按理说,两个孩子的年纪也差不多该成婚了,而我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您也晓得,今年是令公子的本命年。老话儿说的好,本命年成婚可不吉利。而且我白修然就这么一个闺女,自然要风风光光,不能容许有一点瑕疵。所以我就想着,这婚事,今年不成。而开了春儿冷仨月,大冷天成婚天寒地冻的也不爽利,我万不能让闺女遭那个罪。思来想去,也没跟老哥哥商量,我就初步定了明年的夏天。正好,我闺女出国那么久,我也心疼,在家里在住个一年,也是还好的。老哥哥您看如何?”

  冯老爷子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话。

  白修然一个留洋过的读书人都讲究这个,冯老爷子自然更是如此,平心而论,他虽然替儿子着急,但是也觉得今年成亲可不怎么合适。如今白修然提了出来,他自然顺势答应。

  至于春天还是夏天,委实不差那么三五个月了。

  白修然继续:“不过明年夏日哪一天合适,就要老哥哥选一选了。说来惭愧,我对这些,实在是不那么清楚。”

  他将这个主动权又交在冯老爷子身上,冯老爷子满脸都是笑:“行,这事儿我看着来,保准选一个好日子,让他们小两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口和和美美的成亲。”

  白修然这样的人精儿,若是他愿意,跟他说话只会感觉如沐春风,处处满意,哪里会有一分的不快?

  不过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两家竟然就已经将婚事敲定。

  而后聊起旁的,白修然更是游刃有余,让在场诸位佩服的五体投地。

  冯骁安静的缩在一旁装鹌鹑,这时倒是要感慨,他这老丈人要是搞死谁,真是兵不血刃。

  他抬头向楼上看了看,心中默默羡慕他小未婚妻,他也想收了红包回房躺着数钱。然而,没人给他。不仅没人给他,他在这里还要间歇性的感受他老爹的白眼攻击以及白修然莫名其妙的诡异视线。

  当白修然的视线第五次飘过来,冯骁立刻坐直,他老丈人为什么总是看他……衣服?

  冯骁低头扫了一眼,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只是这一低头,电光火时间他猛然想到,自己换了衣服。

  “………………”

  冯骁在一楼感受水深火热的视线攻击,而此时白绮罗倒是已经开始数钱,她盘腿儿坐在床上,几个红包都摊在一旁。

  “他们出手还真大方。”

  白绮罗感慨着点钱,白家当然也有钱,只是收别人的红包,感觉又不同了。

  陆美丽在一旁笑着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再说他们给你都是应该的。过后儿不定能从你爸手里捞多少呢。你未来的公公给你多少见面礼?”

  白绮罗抬眸:“一万零一块。”

  厚厚的红包都能打死人了,她感慨:“不知道哪儿找的这么厚实的红包。”

  若是现代,白绮罗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个时代,这些钱,都能在北平买两栋小房子了。亏得他费尽心机的塞在这红包里。

  “万里挑一,寓意还不错。”

  白绮罗正要说话,就听到门口有些窸窣的动静,她一个健步窜下床,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将房门拉开,门口的人许是没想到会突然有人开门,一个踉跄。

  八姨太稳了稳脚步,轻声细语:“阿罗,二姐让我过来看看你这边有没有需要帮衬的。”

  白绮罗盯着八姨太,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她冷冰冰的:“你给我记住,再让我发现你偷听,就不是一个耳光了!”

  他整了一下外套,弯腰客气说:“白小姐,请。”

  白绮罗抿抿嘴,与他一同下楼,二人来到柜台。

  冯骁没骨头一样倚在柜台:“结账。”

  掌柜的立刻:“一共三块钱。”

  冯骁扔下五块,说:“剩下两块钱买一个冰锥。”

  一般冬日里都要撬冰,这几乎是每家饭馆必备,几毛钱一个,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掌柜的自然高兴高价卖出去,乐颠颠地:“您等一下。”

  他转头去了后厨儿,不多时提着冰锥出来:“来来,先生给您,您小心伤着。”

  冯骁嗤的笑了一声,提着冰锥出门。

  果然,冯骁出了门就将外套脱下交给白绮罗:“帮我拿一下。”

  随后撸起衬衫袖子果断的……扎轮胎!

  白绮罗:冯骁人设真是一万年不崩啊!

  “你们干什么!”

  两个男人出门,其中一人三十来岁,带着鸭舌帽;另一个则是年轻一些,捧着相机。想来这二位就是跟踪他们的人了,现在看他们走了,又跟了出来。

  白绮罗对这种人没什么好感,她扬眉:“干什么?你们看不见吗?”

  “你们太过分了,真是没有一点……”年长那位正要“教训”人,就看一柄勃朗宁对准了他,他心里一个激灵,哑火了,声音戛然而止。

  白绮罗手中的勃朗宁毫不犹豫对准了他们,俩人立刻屁也不敢放,毕竟,这位大小姐要是真的开枪,也是有可能的啊。

  不过,嘤嘤,谁家姑娘随身带这种东西啊,走火了咋办啊!

  “你你你、你别冲动……”

  白绮罗回头看向冯骁,只见他们说话功夫,他已经破坏了一个轮胎。现在他正在破坏后轮胎。

  她轻声:“再跟着我们,我就让你们去见阎王。”

  白绮罗咔哒一声将勃朗宁上膛,二人怕极了,险些跪下。

  白绮罗向前几步,直接夺过他们手中的相机,抽出底片。

  “没收了。”

  “噗!”第二个轮胎也宣告寿终正寝。

  冯骁微笑起身,拍拍手,顺手将冰锥扔到一边儿,“搞定。”

  白绮罗转身跟着冯骁一同上车,扬长而去。

  白绮罗看向后视镜,就见两个记者跳脚的厉害,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低语:“让他们知道点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跟着我。”

  冯骁倒是直白:“还会跟着的,你要相信,这个年头,很多人是要钱不要命的。多拍点你,报纸好卖,那就是钱。不过,你跟我出门带着枪?”

  白绮罗微笑:“就是为了防你用的。”

  冯骁:“荣幸之至。”

  白绮罗:“…………厚脸皮!”

  冯骁笑了笑,将车子拐到一个胡同,停了下来。

  “行了,走吧。”

  冯骁选择的位置很好,十分隐蔽,距离茶楼又不远,因着先头耽误了些时间,二人快速的过来,只是却并未如同他们预料的一般开了后门,后街反而是一整面足有两米高的院墙。

  冯骁:“你踩着我的手攀上去。”

  白绮罗:“费那个劲干嘛?”

  她往后退了几步,迅速助跑,动作灵敏,只垫了一脚就迅速窜上了墙头。

  冯骁摸摸鼻子,觉得自己果然是对未婚妻的战斗力一无所知。他转身走到远处,助跑上墙,两个人很快的进入院子,后院很安静,似乎并没有什么人。

  冯骁动了动嘴,但是没出声:“分开找。”

  白绮罗点头,她顺着管道爬到二楼,倚在窗边轻轻挪动,不得不说,生意很一般啊,空空旷旷。

  “章署长,咱们合作了这么久,一直都很愉快,您放心,我们这边准备的妥妥儿的,绝对不会出任何纰漏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的。”谄媚的男声一清二楚,白绮罗立刻就明白,就是这里。

  她蹙眉招了招手,远处的正在寻找的冯骁立刻过来,二人踩着一点点的窗沿,一左一右贴在墙壁上。

  白绮罗这边恰好有一个树,枝叶繁茂,她略微往里靠了靠,用作隐蔽。

  她倒还好,能遮掩住,而冯骁那边则是明晃晃的贴在墙上。不过冯骁并不在意,他伸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安静偷听。

  “我倒是想要相信你们的,但是这次的事儿关乎陈家、白家、及周家,牵涉甚大。我又怎么能保证,你们能够信守承诺呢?”章署长声音阴恻恻的,他古怪的笑了一下:“而且陈曼瑜是我未婚妻,到时候被你们大当家睡了,我可是穿他的破鞋。我章某人在北平城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了,这活王八我当了,你们大当家总不至于一点血也不出吧?”

  谄媚男声低语:“可是如果大当家不睡了陈曼瑜,到时候怎么陷害周家那傻子呢?而且她若是不失身,您又如何拿捏住陈家和白家呢?不说旁的,那陈曼瑜手上的财产也数不胜数。您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机夺取她的芳心,将这些手到擒来。您看,咱们不是为了大局么?”

  章署长:“你倒是帮我算计的很好。”

  谄媚男一听语气不对,立刻补救说:“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但是咱们一贯都是四六分成。章署长这突然就变了,我们也很难跟弟兄们交代的……”

  章署长嗤笑一声,缓缓说:“你要知道,没有我,你们八龙山早就被铲平了。四六分成是我念着当年你们大当家的救命之恩。你们可不能将我的心善当做理所当然。”

  他点点桌面,更加咄咄逼人:“你们该是清楚,想跟我合作的人,从北平排到天津卫,可轮不到你们八龙山。”

  “章署长您消消气,消消气哈,我没有旁的意思,这样,这样好了。这么大的事儿,我也不好决定,您不如说一个数儿,我回去再跟大当家商量。”

  他又说:“凡事都好商量不是?”

  章署长:“你们要做的只是在婚礼当天绑人,并且带到天津卫。而后那些,可跟你们一分钱关系也没有了。做这么点事儿就要四成,我看你们胃口真是大的不像话了!”

  章署长的声音越发的阴冷,他讥讽道:“一成,搞了周家,最多一成。”

  “章署长,可是这也差太多……”

  “乐不乐意,你回去问你们大当家的。记住,我能成就你们,就能平了你们!”

  章署长起身,似乎已经谈不下去,他道:“总之,没得商量。”

  随着开门关门的声音,房间内突然传出砰的一声砸桌子的声音,“这个混蛋!”

  房间里的人气个够呛,而白绮罗也气的发抖,若不是今日偶然过来偷听,谁能想到他们准备在婚礼上搞鬼。

  “你是什么人!”

  一声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

  白绮罗低头一看,就见一个跑堂打扮的男人不知何时来到后院,竟是发现了冯骁。

  冯骁迅速使了一个眼色,白绮罗立刻往后藏了藏,借着枝叶掩护,倒是没被发现。

  冯骁迅速往反方向逃去,而随着跑堂的叫声,房间窗户被砰一声打开,一个一脸横丝肉的男人探头叫了过来:“抓住他。”

  冯骁迅速的跑到了另一侧墙壁,此时已经有几个人追了上去,他迅速跳下院墙。

  只是没想,这院中竟有暗门,倒是并未将人甩掉,反而是提刀追了上去。

  白绮罗立刻顺着另一侧跳下墙壁,她想也不想,跟着他们也追了过去。她总归是不能让冯骁一人面临这样的危险。

  小路曲折多路,白绮罗本就是从另一侧下来,一时间倒是被他们落下好一段距离。她盘算了一下,爬上墙壁,大体瞄准了他们的方向,就见这些人果然是紧紧追着冯骁不停。

  而他们的车子竟然也在不远处,白绮罗一下子就明白冯骁想往哪里跑。

  她立刻先行往车跑去,刚一跑到,就看冯骁也只差几步,他将钥匙一扔,白绮罗立刻打开车门。

  冯骁动作极快,飞一样窜入车子,他毫不犹豫脱掉外套,拉开衬衫,动作太急,衬衫的扣子崩飞了几个。只他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按住白绮罗,瞬间亲上她的唇……

  她早上十点多吃的燕窝粥都已经饿了,更不要说冯骁了。

  白绮罗:“走,吃饭去。”

  冯骁微笑上车,他问:“想吃什么?盖思乐咖啡馆?”

  虽说听闻并不是西餐,可是白绮罗还是不太感兴趣,她摇头,说:“饿了,找个近处吧。”

  入目所见不远处就有一家餐馆,这边还挺繁华的,吃喝之处倒是也多。两个人没有任何迟疑就决定了去处。毕竟,是真的饿了。因着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餐馆里人不多。

  跑堂的赶紧上前招呼,冯骁:“有包间么?”

  “有的有的,二位楼上请。”

  虽说现在处处“解放”,可是若是女子,一般倒是多少还是会顾及一些。跑堂的也不觉得意外。他将二人引到楼上包间。

  冯骁将餐单交给了绮罗。

  白绮罗这个时候也不客气,点了两荤两素,一汤一甜品,随后格外交代:“稍微快些。”

  跑堂的应了是,立时出门。

  冯骁起身来到窗前,他看向大街,随后回头笑:“他们也跟了我们小半天了,不知回去能写出怎样的素材。”

  白绮罗歪头,“我还算是彬彬有礼吧?”

  其实名声又不能当饭吃,她并不是很在意就是了。不过是玩笑罢了。

  冯骁点头,一本正经:“相当有理。只是……”

  他眨眨眼,没骨头一样倚在窗上,说:“他们八成以为我们要共筑爱巢了。”

  白绮罗瞬间变了脸。

  冯骁上前一步,弯腰撑着下巴看她,问:“你怕了?”

  白绮罗翻了一个白眼,她抿嘴说:“我白绮罗怕什么?我只是厌烦有人这样跟着我。如同苍蝇一样。”

  冯骁微笑:“那等一下帮你把苍蝇赶走?”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赶?”白绮罗也不是小傻瓜,她扬眉问:“冯骁,你这人没安好心。”

  冯骁若有似无的笑了出来。

  白绮罗认真说:“按理说我不该让你陪我一同看房,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么?我觉得,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i>

  我们应该私下好好谈一谈。”

  冯骁差不多是知道白绮罗想谈什么的,他淡定的笑,坐了下来:“好,你想谈就谈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敲门声,跑堂的过来上菜。因着人少,倒是也快,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竟是就上了个齐全。

  一股食物的香气瞬间在小小的包间弥漫开来,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勾的人腹中的馋虫隐隐作乱,恨不能一口吃个干净。

  白绮罗与冯骁对视一眼,双双异口同声:“先吃饭。”

  竟是难得的一致。

  白绮罗虽然饿了,食量有限,没吃多久就放下了筷子,捧着茶盅饮茶。

  不过对面的冯公子可不客气了,也不知是饿了还是真的如此美味,他凭借一人之力竟然将四个菜吃了个干净,一汤一甜品也全然没有放过。

  白绮罗眼看冯骁动作,终于忍不住:“慢点,你别噎着。”

  还真不是对他有意思的关怀,而是,纯粹人道主义关怀。

  很显然,冯骁误会了,他暧昧的笑了笑,随后爽朗开口:“放心,我没事儿,我习惯了。”

  白绮罗疑惑的挑眉,他解释:“打仗的时候养成的习惯,改不掉。”

  白绮罗瞬间了然,这件事儿她是知道的。虽说这是一本架空小说,可是现如今也是军阀林立,真是说不好谁和谁就突然打了起来。而冯骁所在的团正是隶属于北方势力范围内的陆系。

  也就是她表姨丈陆焕林。

  白绮罗捧着茶杯仔细回忆剧情,说真的,谁看书的时候会关注十八线小配角啊。她对冯骁的印象实在是不够深刻。不过书里定位似乎是一个早期背景雄厚家世显赫的纨绔官二代;而中期他父亲因为站队错误出事,他倒是一力承担起冯家,最显赫的时期出任陆系空军二把手。

  不过如果说白绮罗是大男主杰克苏文的一号作死小能手,那么她丈夫冯骁就是二号作死小能手。

  冯家就算出事也是瘦死骆驼比马大,家底丰厚,更不要说冯骁与陆少帅亲如手足,同时又有白家作为依仗。可就在人人都以为他会更进一步之时,冯老爷子过世,冯骁直接退伍离开空军。

  个中原因,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白绮罗盯着冯骁回想剧情,更多更详细的情形,她已然完全不知,不过她这样直勾勾的,是个人就感觉得到。

  冯骁不是块木头,直接抬头问:“好看吗?”

  白绮罗也不回答,反而是反问:“你为什么要同意娶我?你不喜欢我吧?”

  她看书的时候可不觉得冯骁有多么喜欢白绮罗,虽说这个年代大多都是这种父母之命的包办婚姻,可也有不少新潮的男子女子讲究自由恋爱,情投意合。

  而冯骁这种男人注定不会缺少红颜知己,想来也是情人满天飞?

  她抿抿嘴,试图说服他:“我知道你当时因为救父心切才答应我爸,可是你看,我们俩彼此都不了解,盲婚哑嫁,你又不喜欢我,又何必浪费自己的一生呢?而且,你也别觉得我就是把责任都推给你,我愿意和你一起去找我爸。我们两个人都不愿意。他还怎么为难我们,难道让我们成为怨侣吗?”

  冯骁平静的听白绮罗说完,缓缓开口:“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不愿意呢?”

  白绮罗:“啊!”

  她惊讶的看着冯骁,“你、你说什么?”

  “我乐意啊!”

  她!不!信!

  白绮罗微微眯眼,说:“冯骁,你这就过分了,说谎可不好。”

  冯骁扬着嘴角,带着一丝丝玩味,“我怎么说谎了?”

  他看她气鼓鼓的样子,一时竟是觉得十分有趣:“不如你说一说。我哪里说谎了?”

  “你为什么会愿意娶我!我们既不熟悉也不了解,更没有共同的喜好。”白绮罗又生气了。

  相较于白绮罗这个火爆易怒的脾气,冯骁倒是好脾气的让人叹为观止。

  他扬眉,轻飘飘的:“若说既熟悉又了解,那么我跟大姐结婚得了?”

  白绮罗直接喷了,她眼神飘呀飘,哼了一声:“你若是愿意,我不反对啊!”

  冯骁:“我反对!我实名反对,行了吧?就像你说的,我们都不了解,又怎么知道彼此没有共同的爱好呢?而且就算没有又如何。若是两个人完全一模一样,又有什么乐趣?我看你活泼又好动,觉得这样很好,很适合我。”

  他眼神漆黑的不见底,做最后的陈词:“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解除婚约的。”

  顿一下,语重心长:“而且我也觉得,你挺喜欢我的。”

  白绮罗:“………………”

  她捏了捏拳头,一把扯住了冯骁的衣服,凶巴巴的:“我不动手,你把我当病猫是吧?”

  她已经很克制很克制了,但是这货是皮皮虾,不招她不会说话。

  “你凶的样子真的格外好看。”冯骁抬眼看她,眼神漆黑明亮。

  他这人似乎特别喜欢上目线看人,倒是让人觉得格外的无辜。

  白绮罗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还好看吗?”

  冯骁有些喘不上气,不过还是嘴硬:“好看的……”

  白绮罗气极了,一把将他揪了起来,抵在墙上:“你再说!”

  冯骁:“哎不是,你这样,外面看了像是我们在亲热……”

  白绮罗怒:“你!”

  “咦?”

  冯骁本来正在和她闹着玩,不经意一撇,微微蹙眉,疑惑:“他们怎么在一起?”

  白绮罗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从窗户正好看见两个中年男人一同走入斜对面的一家茶馆。

  “你认识?”

  冯骁诧异的看她一眼,随后说:“那是警察总署的章署长。”

  顿一下,又说:“也是你未来的小姨夫。”

  白绮罗松开他的手张望:“我没见过,不过,是有什么不妥么?”

  她可不觉得他刚才的表情仅仅是看到她未来小姨夫。

  “也没什么。”他微笑整了一下衬衫,嘀咕:“你给我衣服扯得这么皱,你说旁人该怎么想?要不我们分开出去吧?免得影响你的名声,毕竟外面还有八卦小报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