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 14.第十四可爱

14.第十四可爱


  苏临把奶茶喝完才上楼,嘴里的甜味浓郁,一直没散。

  回了宿舍,秦放和老大看样正坐在秦放床上打游戏,老二没在,但浴室里有水声,估计是在洗澡。

  从刚才挂了电话开始,他手机就一直在震动。他调了静音之后,微信又不断跳出提示。

  [苏女士邀请您语音聊天]

  “……”

  他揉了揉鼻梁,点了挂断。

  然后打字:怎么?

  :儿砸!刚才是不是不高兴啦!你这孩子你怎么说挂就挂了呢?!妈还没跟你说妈是怎么追到的你爸呢!你不想听吗?

  “……”

  她追他爸,跟他追别人,性别掉了个个儿,明明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地方。

  斟酌了会,他回了串省略号。

  :……

  那边很快回复。

  :你这是不想听?还是不信我的秘籍?妈跟你说吧,女生最受不了的呢,就是示弱。

  ……

  ………

  :阿临人呢???

  :快问我怎么示弱啊????

  “……”

  苏临呼出一口气。

  打字:嗯,怎么?

  苏女士这次打字的时间长了一些。

  然后,他的屏幕下方蹦出一大段话。

  :比如你平时给人家姑娘的印象是个很猛的男人,很man让人很有安全感,然后你突然生病了,病得很重,在她面前展现出你和平时不一样的一面,她就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

  一种?

  苏临本来只是打算一扫,却没想到她说的好像挺像那么回事,就看了进去,结果突然卡住在关键的地方。

  :一种什么?

  :等会儿,我想不起来那词儿,正问你爸呢。

  “……”

  于是他等了几分钟。

  :你爸说,那叫怜惜之情……

  :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何止不对劲。

  看到那个词,他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你爸还说,大学有一次我肚子疼还是哪里疼的,生着病还去给他送早餐,他那时候感动绝了,就觉得你妈我特别惹人怜爱。

  “……?”

  他觉得,照这么下去,对话马上就要跑偏了。

  :……

  :知道了,妈我睡了。

  :!!!追到手了之后记得发那姑娘的照片啊!!!

  :嗯。

  怜惜之情……

  苏临把这四个字自己那面瘫一样的亲爹联系起来。

  浑身都抖了一下。

  不过,虽然这个词恶心了点。

  但是苏女士说的,好像大部分都还挺合理。

  刚才在楼下吹了太久的风,头好像有点隐隐的不舒服。他拒绝了秦放他们的游戏邀请,早早地上床闭眼。

  脑子里浮现出今晚鹿园园给他发的那句话。

  其实有些好奇,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要说心情不好,是有一点。

  从她去了音乐社,告诉他她不想走后门之后,又或者是在她一脸认真地夸他人真好的时候。

  他向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也并不知道这种略带压抑的烦躁心情从何而来。

  可是。

  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都被她一杯奶茶给冲散了。

  突然想起,似乎还没回复她。

  苏临翻身拿起手机,调出鹿园园的对话框。

  :谢谢。

  :奶茶很甜。

  -

  第二天早上起来,苏临头痛欲裂。

  痛到他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喝了几**酒,之后失忆了。

  他皱着眉摘下眼罩,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又习惯性地看了下微信消息。

  ……

  :对了,再说一句。

  :妈告诉你这也不是希望谁生病,但是你得知道,生病的时候人最虚弱,心防最脆,最容易被感动,一定得把握机会。

  :正所谓,趁虚而入!!/机智

  “……”

  苏临一阵无语。

  他感受着头部传来一阵阵密集的痛感,脑子里像是有个锤子在敲。眼睛酸涩,喉咙也有点疼。

  应该是感冒了。

  但毕竟他昨晚,是头发没吹干就跑下楼,之后又打完电话喝完奶茶直到头发都被晚风晾干才回的宿舍,感冒也是活该。

  盯着上铺木色床板发了会儿呆。

  苏临突然就特别想问问他妈,她教了他趁虚而入。

  可是这个“虚”是他的话……要怎么入。

  -

  把上午的课果断翘掉以后,苏临又睡了过去,直到中午才起床。

  吃完午饭,走在去外语系的路上,脑子里的锤子虽然消停了一点,但还是不容忽视。

  连他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

  到了法语课教室,鹿园园又比他早到,她坐在里面,米白色的外套,背影瘦瘦小小的。

  他走过去坐下之后。

  鹿园园回头,和平常一样打招呼,“学长,早——啊。”

  看到他之后,她的声音顿住,疑惑道:“你怎么带了口罩?”

  “……”他还没说话,就听她接着道:“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她问:“……是因为……昨天晚上么?”

  她今天穿的衣服和平时差不多,色调看着就很软,头发披着,小脸素白干净。

  只是微微皱着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有了点愧疚。

  “……”

  苏临本来想点头。

  但是他看到小姑娘的眼里的情绪,突然就有点儿不怎么忍心。

  “不是。”他顿了顿,胡扯了个理由:“昨晚……宿舍空调开太低温度了。”

  她的表情将信将疑,“这样啊……”

  “……”

  这句话说完之后,两人突然突然同时沉默下来。

  好在,马上到了上课的时间,很快严川就进了教室。

  “看着ppt,今天我们讲的是……”

  今天学的是和职场用语有关的内容,其中有许多小对话,为了让学生明白什么样的场合要说什么样的话。

  “这样,两个人一组,五分钟的时间,照着我刚才讲的句式互相提问一下问题,比如家里人的职业……”

  严川刚才讲的句式,是询问人的职业。

  鹿园园一手拿着笔,把视线从ppt移到旁边的人身上。

  苏临戴着口罩,可能是因为不舒服,眼睛也不怎么有神,半阖着,给人一种很困的感觉。

  但平心而论,好看的人就算是只露出小半张脸,那也是能一眼看出好看的。

  好看的人突然看着她开口:“要对话了么?”

  “……嗯。”

  “你……家人有做什么职业的?”

  家人……

  鹿园园怔了一下。

  其实真正算起来,她的家人可能是爷爷奶奶吧。

  “……我爷爷是中医,”她随手翻着资料,“但是好像没讲这个职业……”

  “是哪种中医?”他突然问。

  鹿园园一时没回过神来,“……嗯?”

  苏临解释:“是在医院工作的话,可以算是医生这个职业。”

  “不是诶,”她摇头,“我爷爷之前是自己做,现在年纪大了就在家里,熟人介绍才会给看病。”

  闻言,苏临本来没想太多。

  突然,准确地捕捉到几个词。

  中医、在家、熟人。

  而他现在有病。

  有病……就得治。

  心情略有起伏,他的太阳穴就开始突突地跳。他抬起一只手摁在额头附近,和她对视:“你记得,你之前说我们关系好。”

  小姑娘愣愣地点头:“……嗯。”

  “所以……我们算是熟人。”

  “……”

  “那我能去找你爷爷,看病么?”

  “……”

  找她爷爷,看病?

  鹿园园睁大了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才好,毕竟她从来没把同学带回家里过。

  她试探道:“学长,你……是特别的不舒服么?假如是感冒的话,其实吃西药好得更快……”

  “不光是感冒。”苏临直勾勾地看着她,“头特别疼。”

  他用了“特别”。

  这句话,配上他露出的眼睛里可见的血丝,以及下眼皮处的淡淡青色,格外的有说服力。

  鹿园园咬着唇,有些开始动摇。

  他接着道:“不方便的话就算——”

  听到他的话头,她脱口而出:“方便的,我下课和我爷爷说一下,然后学长你把你没课的时间告诉我吧。”

  “……好。”

  谈话间,严川给的五分钟已经到了,他整顿纪律的时候,苏临也转过头看着前方讲台。

  双眼微眯,唇角在口罩里勾起。

  趁虚而入原来是真的。

  ***

  因为周一到周五的课表差的太多,最后两人定好了周六。鹿园园周五晚上依然住在学校,为了方便第二天带“患者”回家。

  坐地铁半小时,等到了小区之后,鹿园园边走边给他介绍,“这个小区住的大部分人都年纪比较大,因为不吵,环境也挺好哒,就很适合养老……”

  “嗯。”他点头。

  苏临以前没来过s市的这个区,这里不算在市内,和她说的一样,小区面积很大,周遭没有城市里喧嚣的车水马龙,安静又舒适。

  没多久,到了单元门,他看着鹿园园开门,然后跟在她的身后进了电梯。

  出了电梯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紧张起来。

  这……

  好像……

  算是见家长了吧?

  没等他再想下去,门开了。

  家里好像只有她爷爷,打了招呼之后,他们进了门,换好鞋,鹿园园进了一个房间,而他则被叫到沙发处。

  鹿园园的爷爷头发是纯纯的白色,长得一看就很和善。把脉用了几分钟之后,鹿老中医开始问他问题。

  “我听园园说,你叫苏临?是吧。”

  “嗯。”

  “喉咙疼吗?”

  “……”点头。

  “头疼吗?”

  “……”再点头。

  “你是怎么感冒的?”

  苏临大概讲了一下过程。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老人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你这叫外邪入侵人体导致气血静脉不通,引起的头痛和咽喉肿痛。”

  “……”听不懂,反正点头就对了。

  “痛多少天了?”

  “四天。”

  鹿老中医沉思了半分钟,撑着膝盖站起来,“你跟我来。”

  苏临跟着他拐了一个弯,来到一个隔间。

  里面摆了三台他叫不出名字的器械,还有一个有些倾斜的台子,像是用来给人躺着的。

  鹿老中医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块毯子,铺到台子上,随后拍了拍,转头看他,“你躺上来。”

  苏临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但还是依言照做。

  “你玩儿会手机,等我一下。”

  想到刚才,他就是和鹿园园一样叫的“爷爷”,于是他点了点头:“嗯,谢谢爷爷。”

  对方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苏临长这么大,也生过几次病,但是看中医这还是第一次。他有那么点好奇,也没玩手机,就这么躺着打量房间。

  直到传来脚步声。

  鹿老中医边进来,边说:“我要给你同学扎大椎穴,还有风池穴,其余的说了你也不懂……”

  ……嗯?

  苏临往门口的方向偏头,就看到鹿园园和老中医一起进了门。老中医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被窗外的光一照,有些亮眼。

  等他走近了,苏临才看清。

  ……?!!!!

  他瞬间睁大了眼睛。

  手心渗出汗,心跳也开始剧烈跳动。

  鹿老中医拿着一排银针,边用酒精棉消毒,边对着他笑:“你这种情况,喝药太慢,扎后脑的穴位最有效。”

  “翻个身,爷爷给你针灸。”老中医说。

  苏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