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 26.第二十六可爱

26.第二十六可爱


  “诶”  所有的人都陆续坐回了原来的位子。

  鹿园园以前坐在苏临里面的时候, 和在角落是差不多的,加上她长得小, 估计班里的人都看不太清她。

  而现在, 因为换过来太麻烦, 苏临考完试就坐在了她旁边,等于是两人平常的位置掉了个个儿。

  坐在过道旁边才半小时,她就有些难受了。

  “学长,”鹿园园别过头,小声对右手边的人道:“你平时坐在这里, 也这么多人看你么?”

  “……”

  苏临顿了一下, 掀起眼皮扫了一眼她说的“这么多人”。

  他语气随意:“嗯,他们闲,不用管。”

  “哦……”鹿园园点点头, “就是觉得有点儿奇怪呀……”

  她话里面的“呀”又被微微拖长, 语气带着点小抱怨,尾音软软糯糯。

  苏临听得心里痒痒的。

  可能是刚测验完的缘故, 鹿园园好像没什么心思专心听课, 和他说完话之后, 拿着支笔无意识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他顺势看她的本子。

  黑色的、很醒目的几个字:

  “……”

  苏临一瞬间, 差点笑出声。

  他移开视线,假装咳嗽了两声, 才压下那股笑意。

  鹿园园闻声回头:“学长, 你不舒服吗?”

  “没有。”

  刚说完, 不知道哪里不对, 嗓子有点痒,他偏过头又咳嗽了两声。

  鹿园园见状,突然从桌洞掏出自己的手机,偷偷摸摸地在桌子下面捣鼓着什么。

  苏临回过身来,就看到她在界面,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戳键盘打字,但看不清她在搜什么。

  过了几分钟。

  “学长你看!”鹿园园压低的声音带了点激动。

  她把自己的手机换了右手拿着,把屏幕调亮,然后移到两人中间。

  百度:

  问:喝豆浆能治咳嗽吗?

  答:“您好,喝热豆浆能治咳嗽。豆浆加冰糖……”

  ——李xx 副主任医师 x县中医院

  鹿园园收回手机,黑亮的大眼睛里全是认真:“学长你看到了,豆浆可以止咳的,你快喝点吧。”

  苏临:“……”

  苏临真是服了。

  因为某种不知名原因。

  他又喝掉了一杯学校食堂免费送的带着豆渣的、没任何味道的豆浆。

  ***

  周日早上。

  尽管是不用上课的日子,鹿园园的生物钟依旧准时。

  她浑身陷在柔软的床里,眼前从一片雾蒙到清晰,盯着米白色的天花板发了会儿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隐约听见屋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和谈话声,眨了眨眼,从床上坐起来。

  趿拉着拖鞋,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因为对光敏感,爷爷奶奶特地给她的窗帘装成厚重隔光的。

  拉开的一瞬间,清晨的阳光洒进屋内。

  柔和,不刺眼。

  窗外面是小区里熟悉的景色,明明看不见鸟,耳边却能听见它们清脆而不恼人的叫声。

  看了眼时间,鹿园园发现自己睡了足足九小时,浑身舒适。

  她揉了揉长发,伸了个懒腰,洗漱完毕就出了房门。

  ——“园园醒啦?”

  鹿园园看着奶奶正在摆碗筷,边应了一声边走过去,“奶奶我来吧,你坐。”

  奶奶没说什么,依言坐下,笑眯了眼,“今天不等你爷爷了,咱们先吃。”

  “嗯?”鹿园园看向她,“爷爷去哪儿啦?”

  奶奶一脸无奈,“刚去你陈爷爷家下棋了。”

  “……”

  陈爷爷是邻居,就住在楼上。

  不过大清早的下棋,爷爷还真是……

  鹿园园翘起嘴角,“那爷爷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去给他送点去。”

  “吃完才去的。”奶奶点点头。

  “……”

  吃过早饭,鹿园园帮奶奶洗碗,注意到平常熬药的位置今天空空的。

  她奇怪:“今天爷爷没有患者来拿药吗?”

  爷爷是中医,上了年纪之后不想太累,就不愿意再开门店。尽管如此,鹿老中医早就名声在外,依旧有以前积累下来的患者一个介绍一个地来家里看病。

  “明天才有,到时候现熬。”

  听到奶奶的话,鹿园园点点头,弯起大眼睛,“我上午学校有会要参加,奶奶你帮我跟爷爷说声,我下周再回来。”

  她说完,从背后搂了一下奶奶,就那么站着亲昵地贴了一会儿。

  奶奶的皱纹笑地更深,“知道了,路上小心点儿啊。”

  “知道啦。”

  她离开厨房,刚换好鞋准备出门时,奶奶忽然叫住她:“园园!”

  奶奶走出来,眼里带了点担心:“你爸来过电话没?”

  “……”

  鹿园园放在门把上的手一顿,眨了眨眼,“还没有呢……”

  奶奶走过来,皱着眉,“他要是给你打电话,说了什么混账话,你就回来告诉我和你爷爷。”

  “嗯。”鹿园园的僵硬消失不见,扬起唇角对老人笑:“奶奶你放心。”

  -

  鹿园园出了单元门,一路上遇到的都是相熟的长辈。

  奶奶家在靠近郊区的位置,离喧嚣的市区较远,寂静安谧的氛围、绿树成荫的环境很适合养老,不少人都给自己家里的老一辈在这个小区买房子。

  离开小区走到地铁站,没多久就搭上了2号线,坐了半小时,下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其实根本没有会要开,今天出来,是因为之前说好的家教。

  搭地铁到地方之后,又走了十分钟才找到地方。

  上次谈时间的时候,她见到的是一个很美的中年女人,和善又有气质。

  鹿园园推开房间门,看着转过头来的女孩,不由感慨基因力量的强大。

  “你好呀姐姐,”女孩弯起杏眼,肤白细腻,下巴尖尖,笑得狡黠,“我叫舒甜。”

  介绍完自己,她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姐姐快来坐!”

  “你好。”鹿园园走过去坐下,把包放在一边。

  她看着舒甜一脸的好奇,也抿唇笑了:“我叫鹿园园,是你家长帮你找的家教。”

  ……

  接下来的补习进行的异常顺利。

  鹿园园以前高中的时候就开始给别人补习,教过的几乎每一个都是费时又费力。

  而这几小时下来,她发现舒甜不仅聪明,还特别听话,再加上舒甜性格好像是很活泼的样子,一整个上午的气氛都很愉快。

  顺利完成任务之后,和舒甜互相留了微信,她搭了半小时地铁回到学校。

  鹿园园进了宿舍,正准备回身带上门,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她从口袋里掏出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瞬间僵住。

  鹿园园攥着手机,看了眼一个人也没有的宿舍,抿了抿唇,摁下接听键。

  “爸爸。”

  “嗯,”那头男人的声音和以前一样平淡,冷漠,“怎么样,得奖学金了吗?”

  “……”她依然杵在门口,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得了。”

  “发了吗?”

  “发了。”

  那边立即问:“多少钱?”

  “两千。”

  鹿园园隐约听到男人的嘀咕声,“……怎么才这么点……”

  “……”她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拽着书包带,越扭越紧。

  “那你这月先用着吧,我下个月再给你打生活费。”男人的语调带着不耐,“好好学习,挂了。”

  “嗯,爸爸……”

  耳边传来的“嘟嘟”声,昭示着那边已经挂了。

  她默默咽下那句“再见”。

  鹿园园平静地收起手机,背着书包走到床边,把带回家洗干净的衣服收到柜子里。

  随后坐在床上,低垂着头,发了会儿呆。

  周末在爷爷奶奶家、还有上午见到舒甜之后的那些细碎的开心。

  好像一下子,都不见了。

  心里也特别的闷。

  幸亏有继续做家教啊。她想。

  -

  和爸爸那通电话之后,鹿园园的情绪一直不怎么高。

  对什么都不排斥,也提不起兴趣来。

  直到周三的时候。

  下午的法语课下发了上周随堂测的成绩。

  所有人都拿到了批改完的卷子之后,严川简要说了一下情况。

  “及格的人数还不少,我比较满意,”他顿了顿,接着道:“特别表扬两位同学吧,苏临和鹿园园。”

  鹿园园一愣。

  随后看向苏临桌上的试卷。

  三十道题,每题一分,两人的卷子右上角都有个大写的30。

  鹿园园察觉到周围看过来的视线。

  她的正前位也回过头来。

  她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还没等她再深想,严川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两位同学考了满分。很棒,其余人多多学习。”

  这话一出。

  更多的视线聚集到了两人身上。

  鹿园园有点不适应地想要低头看卷子,却在扫过前面的人时,顿了一下。

  她正前方的女生直勾勾地看着她。

  表情有些……

  她不知道怎样去形容,只是觉得不是很舒服,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鹿园园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来。

  前排这三个女生,好像就是上次被她撞到问苏临要微信号未果的那几个人啊。

  回过头的女生头发是蓬松的中短发,烫着内扣,看起来像个可口的巧克力蛋糕。

  巧克力蛋糕和她对视了几秒,就转了回去。

  鹿园园定了定神开始听课。

  应该是想太多了吧……

  过了四十多分钟到了小课间,苏临起身离开了教室。

  鹿园园不想去厕所,手机也没有新消息,她就在桌子上趴着,脑袋里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纯发呆。

  就这么趴着趴着,耳边传来越来越清晰的谈论声。

  “是啊,她自己怎么可能得满分啊……”

  “连这种小测验也要抄,嘁,真好意思。”

  “就是,上次起来回答问题也不会,说不是抄的,谁信啊?”

  “……”

  鹿园园直起身。

  她再怎么傻,也该知道她们在说谁了。

  她前面的那个巧克力蛋糕讲的最大声,语气说不出的嘲讽,“人家苏学长能考满分,鹿园园抄的时候也不知道改改,她怎么不看看,是一个水平的么。”

  鹿园园默默地听完。

  有些后悔自己给她取的外号。

  巧克力蛋糕是多好吃的东西呀,她不配叫。

  这么想着,身边突然有了细微的动静,她偏头一看。

  是苏临。

  他手上还滴着水,坐下之后看了一眼鹿园园,眼神意味不明。

  没多久,他移开视线,看着前面没有丝毫压低音量的女生,曲起食指敲了敲她的凳子板。

  那女生转过头来,看到苏临的脸,狠狠一愣。

  他说:“对,是抄的。”

  她又是一愣。

  随即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刚才自己的话。

  而且,他不光听到了,还肯定了她的话。

  女生有些激动地想说些什么,可还没等表达出自己的欣喜——

  面前的学长再次开口。

  “不过,你们要搞清楚。”苏临眉目淡淡,眼神却含着冷。

  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是我抄鹿园园的。”他说。

  酷哥头叫莫清,非常淑女文艺的一个名字,但她不管是头型,身高身材,还有性格,都真的是鹿园园长这么大,见过最酷的女孩子。

  没多久,王一涵也匆匆赶到。

  她坐在酷哥身边,头上反戴一个帽子,那头挑染五彩的头发也不至于那么明目张胆。

  离上课还有十分钟。

  “诶,”王一涵转过头来找她们说话,“你俩不是报了音乐社么,我报的都面试完了,你们还没定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