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 37.第三十七可爱

37.第三十七可爱


  嗯。  合着他这是给谁干活呢?

  秦放是觉得自己是不是脾气太好了点儿。

  放着休息的时间游戏都不打, 在这儿面什么试, 越想秦放咽不下这口气, 边往回走边道:“你今晚上自觉点, 带我上王牌。”

  “……”

  赶在苏临开口之前,秦放抢先一步,“你丫欠我的。”

  说完,立马挂了电话调成静音。

  妈的,叫他昨天晚上去学什么法语。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

  发泄完的秦放神清气爽地回了座位,给了鹿园园乐器类二轮面试报名表, “填完这个就行, 到时候面试时间地点另通知,差不多是在下周这个时候, 记得留意一下短信。”

  “好, 谢谢学长。”

  鹿园园填完之后,再次道了谢才出了教室。

  她走了,秦放还在回味。

  他是不知道苏临刚才是在搞什么鬼, 还是被什么鬼给附身了。

  反正让长得好看的妹子过了, 他也是挺喜闻乐见的。

  啧。

  能赶上苏临抽风,小姑娘挺有福气。

  -

  有福气的小姑娘参加完面试,回到宿舍就接了个电话。

  是通知她领奖学金的。

  c大设立了非常多项奖学金,鹿园园得的这个是每专业入学成绩排前三的奖,金额在所有的奖学金里算偏低的, 但是她还是很开心。

  问清了地点之后, 她和林茜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宿舍。

  c大最标致的建筑物就是大礼堂, 只有一层,顶部呈拱形,离校门口不远,这算是为数不多的几栋鹿园园能不用想路线、就直奔而去的建筑之一了。

  奖学金就是在这领。

  推开雕花大门,里面站了一排的学生,看上去正在做登记。鹿园园拿着自己的学生证和**,也排到他们的后面。

  过了半小时,才轮到她。等办好之后准备出礼堂时,她又被几个人拦下来。

  “同学你好,”为首的男生礼貌地对她点点头,“打扰你了,我叫李严,是学生会新闻部的副部长。”

  “啊,”鹿园园有点懵,眨巴着眼睛,小幅度点了点头,“副部长好。”

  “没事儿,别紧张,”李严笑了一下,“是这样,校园网上有一块专区是专门放奖学金得奖者的采访视频的,学校历来的传统,是每一位的视频都要放上去,我们想要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方便之后采访,可以吗?”

  鹿园园这下听懂了。

  她给他们留了手机号,才出了礼堂。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她忍不住翻来覆去地看手上的东西。

  是一个轻飘飘的信封,上面印着c大的校园图景,还有专属印章。

  里面有两千块。

  鹿园园抿了抿唇,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刚才,她听到前面排队的几个同学抱怨钱少的声音。

  可她觉得,两千块已经很多了。

  开学的时候不好找家教,所以这笔钱……

  对她真的很重要。

  ***

  周五早上七点二十。

  苏临关了震动闹铃,摘了眼罩和耳塞,在几头猪此起彼伏的鼾声中冲了个澡,随后换上衣服出门。

  选修课一周就两节。

  周三下午两点,周五早上八点。

  昨晚,苏临硬是把秦大坑比给带上了王牌,打到最后一把,刚枪刚得眼睛都有点儿花。

  半夜三点才躺下,早上七点半就爬起来的时候。

  他其实整个人都有点儿懵。

  课这东西,苏临惯来都是能翘多少节翘多少节。像昨晚这情况要是搁大一,他今天绝对不带来上课的。

  然后,他走在去教学楼的大道上。

  不算困,就是依然还没挣脱开睡醒后懵了的那个状态,有点儿没缓过来。

  时间充裕,他也就慢悠悠地晃,大清早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苏临就这么晃到了教学楼,进了阶梯教室的后门,放眼一扫,座位都空荡荡的。

  没几个人。

  他又看向上次坐的位子。

  鹿园园正在收拾书包,坐的和上节课是一样的位子。

  他的那股莫名的懵劲好像瞬间就没了。

  苏临走过去,先把手机放桌子上,才坐下。

  身边的人听到动静,唰一下回过头。

  鹿园园今天穿着嫩黄色的短袖t恤,长长的黑发扎成一个马尾,鬓角处垂下的碎发修饰得脸更小了点。

  她本来就骨架小,没了披肩的长发,肩膀薄薄一层,显得更瘦了。

  比起第一次,这么一看,感觉她的年龄更小了。

  苏临对上她澄黑的双眸,点了点头,“早。”

  鹿园园小幅度地弯起唇,又是那种略带这点不好意思的笑,右侧脸颊的酒窝一闪而过,“学长,早上好。”

  “……”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就再没了动静。

  鹿园园桌子上还是摆着上次那些东西,只是又多了几样早餐。

  平常这个点,苏临还在梦里,当然是感觉不到饿的。

  来的这一路,起床直到现在,他胃里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现在,旁边有香味,他几乎是瞬间就生出了股饥饿感。

  他叹了口气。

  随即拨了拨额前的头发,拿起手机刷朋友圈,想转移注意力。

  下一秒——

  “学长,你吃饭了吗?”

  “……”

  苏临愣了一下,才转头。

  她也看过来,正等着他答复。

  他犹豫了一下,脑中闪过数个想法,最后还是诚实道:“没有。”

  “那……”鹿园园把手边一个袋子拎到他面前,试探着问:“你要不要喝豆浆?”

  “……”

  他又愣了一下。

  这是……要请他喝么?

  小姑娘水灵灵的双眼正看着他,尽管这么早的课,她的眼下也没什么颜色,一看就精神很好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刚喝了水,粉嫩的唇上有一层光泽,饱满又亮。

  苏临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伸手把袋子接过来,声音有点哑:“好啊。”

  “吸管在这里面呢,”鹿园园指了指袋子,“这是新的,我没动过。”

  苏临点点头,插上吸管喝了一口。

  感受着手上的温热,他咽进肚子里,沉默了几秒,才道:“谢谢。”

  “不客气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她的声音带着莫名的雀跃。

  她问:“学长,好喝吗?”

  “……”其实他喝豆浆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分不出什么好不好喝。

  但是……这杯是她买的。

  苏临于是点了点头:“好喝。”

  “真的吗?”鹿园园显得很开心:“我跟你讲啊学长,这豆浆是学校食堂最近搞活动,凡是七点半前去买早餐都会送的,我对豆制品过敏,又觉得扔掉太浪费了,就拎了一路。”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一桩大事被解决了一样,“学长你能喝真是太好啦。”

  苏临:“………”

  苏临:“哦。”

  鹿园园的兴致依旧没减:“送豆浆一直到十一月呢,学长你喜欢喝的话,一定记得每天都去领呀。”

  软糯的声音,说出的话像在搞推销的。

  但苏临还是对她若无其事地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说还好,这一说话,他才意识到嘴里还有豆浆里残留的豆子渣滓,有种说不上来的蜜汁口感。

  他妈真扎心。

  “……”

  喜欢?

  每天七点半去领豆浆?

  他喜欢个锤子。

  因为还没上课,周围都是说话声,很嘈杂,但她还是听清了男生说的话。

  他站起来之后,比她高了不止一个头,她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然后眨了眨眼:“……啊?”

  面前的男生挑了一下眉。

  他的眼型很好看,内双窄窄,眼尾很阔,垂眸的时候,显得眼睛狭长。他的表情看起来又冷又淡,五官却奇异地偏柔和,皮肤白,又带着十足的少年感。

  “不是要坐?”他的身子又侧过一点,露出里面的座位,对着她再次开口,“进来。”

  刚才他只说了“嗯、进”两个字,所以鹿园园没注意他的嗓音。现在发现,他声音清泠泠的,带点鼻音,听着格外舒服。

  “啊……”

  她这才反应过来。

  他在让她进去坐。

  鹿园园一下子低下头,为自己的理解能力感到羞愧难当,脸上生起热意。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小声道: “谢谢。”

  一排的座位是三个,就像电影院那种连排椅。

  想着他之前的座的位置,估计不会想和陌生人挨着,鹿园园自认非常识趣地挪到最里面,想要和他隔开一个位子。

  刚理了理裙子准备坐下——

  “那里有虫子。”依然是刚才那把嗓子。

  鹿园园半弯曲的膝盖僵住。

  然后极快地直起身子,离开靠墙的地方,一步跨回中间的座位。

  她最怕虫子一类的小东西,只是听他说,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她心有余悸地看向椅子,上面……

  什么都没有。

  鹿园园疑惑转头:“虫子……在哪呀?”

  在哪?

  他怎么知道在哪。

  “……被我打死了。”苏临撒谎撒地脸不红心不跳。

  “……”

  小姑娘站在他旁边,像是犹豫了一会,脸上红晕又深了一层,讷讷道:“那……同学,你介意我坐你旁边么?”

  “不介意。”

  话刚落音,就看到她像是大松了一口气一样,对着他笑了一下:“谢谢你呀。”

  说完,直接坐下,把书包塞到桌洞里,开始拿书和本子。

  她笑起来的时候,右侧脸颊似乎有一个很小的酒窝。

  一闪而过。

  苏临站了一会才坐下,依然是之前靠着过道的位子。

  与此同时,教室正门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边上讲台边调随身带的扩音麦,挂到耳朵边之后,他的声音放大传遍整个教室。

  而苏临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旁边的人身上。

  这姑娘可能是不知道人有余光这种东西。

  尽管他看上去像在看着正前方,但她的动作他都能看地一清二楚。

  落座之后,她明显还是有些坐立难安。

  她先是转头看了她的右手边——也就是被他污蔑了“有死虫子”的凳子一眼。

  然后,向左转头,看了他一眼。

  最后,动作幅度很小很小地,往他这边挪了一下。

  “……”

  苏临抬手,撑在右脸上,微微向外偏头。

  掩了一下自己压不住的笑意。

  -

  “我叫严川,教你们法语,废话不多说了,下面我强调一下上我的课要注意的事情。”

  “第一,我每节课都点名,自己算好,旷四节的话直接不要来了。”

  这话一出,下面已经有很大的感叹声。

  毕竟上了大学之后,大部分的老师不会挨个叫一百多号人的名字,再加上能考上c大的学生,自律性通常不会太差,老师们也乐得清闲,顶多三四节课点一次名。

  严川像没听到一样,接着道:“第二,我布置的作业一定要完成,我不管你做的成绩怎么样,但是不可以不做。不做、不交作业的,我就当作旷课处理。”

  “……”

  “最后一点,法语很难,希望你们好好学,上课我会随机提问。”

  “………”

  教室里的人不约而同地没了声响。

  点名、作业、提问。

  这是在上高中么?

  严川打开投影设备和电脑就开始点名,一点儿缓冲的时间都没给。

  相较于满教室的窃窃私语,鹿园园听到这些已经不惊讶了。

  这都要归功于她来之前看的那个帖子。

  她知道的,严川不光变态在这些方面,他还会搞突击测验,分数会计入期末考试的那种。

  “鹿园园。”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点,鹿园园高高地举起手,“到。”

  她知道自己声音小,所以只能尽力抬高胳膊。等看到严川点头,并在手里的本子上画了一道,她才放下手臂。

  点名的过程实在是冗长而无聊,鹿园园在桌子上摆好了本子和笔,看了眼手机没有新消息。

  她没什么事做,偏头随意往旁边一扫。

  视线正好和左边挨着的男生撞上。

  他的半张脸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耳朵到下巴处的弧线十分漂亮,鼻骨高挺笔直,薄唇抿着,神色淡淡,瞳仁漆黑有光。

  这个角度……

  这个侧脸……

  鹿园园越看越觉得像,名字就在嘴边。

  这不是——

  她刚想试探着问他,就听见严川的声音:“最后一个,苏临。”

  男生慢悠悠地抬高左手,收回落在她脸上的视线,转头看着教室前方,“到。”

  他就是苏临啊……

  星期一那天听到的八卦,再加上这两天被林茜一直在磨耳朵,苏临学长这个名词在她心中已经非常的遥不可及了。

  没想到,他居然成了选修课的同桌。

  鹿园园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林茜知道之后,肯定要疯了吧。

  第二个想法。

  他比照片上还好看。

  正胡思乱想着,教室前方传来的声音让她回了神。

  “这节课的ppt我传到课程共享文件上了,也发邮件提醒过你们了,都打印了没?”

  “……”

  鸦雀无声。

  谁会检查整天收垃圾邮件的邮箱啊?

  谁会为了选修课跑到图书馆打印啊?

  苏临皱了眉,觉得有些头疼。

  他只是想来混够学分,没想到c大还有这样的老师。

  往右边一看,他新同桌的面前摆着一堆东西。笔记本,笔袋,一摞纸。

  那叠纸,看着像是严川口里的ppt。

  ……居然还真有人乖乖去打了。

  可能是他盯着的时间有点久,她注意到他的视线,小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

  苏临不知道她突然领悟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