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 46.第四十六可爱

46.第四十六可爱


  诶?他

  她回想了一下见苏临的这几次。

  大多数的时候, 他表现得就和林茜给她讲得差不多, 高冷, 面无表情,不怎么爱说话。

  好像也不怎么喜欢女生。

  像那次被问手机号,他宁愿睁着眼说瞎话,也不想告诉那几个问的人。

  而现在。

  他额前的发有点乱,唇角勾起的弧度昭示着显而易见的好心情, 那双形状极好看的眼睛里像是撒满了细碎的光。

  这样的笑, 带着点揶揄,像把小钩子。

  她望进他的眼里,愣了一瞬。

  随后很快回过神来,她努力忽视脸上有点发热的感觉, 岔开话题:“学长, 那我算是录完了么?”

  “嗯。”

  苏临的笑敛了一些,继续着刚才手里的动作,把相机重新装起来, “已经可以了, 传上校园网之后, 我再告诉你。”

  她没想到录这个是这么简单的事, 加上之前浪费的时间,找教室的时间,全程加起来也还不到一小时。

  “那……今天谢谢学长, ”鹿园园站起来, 背好书包, 从上往下的角度看着他,“我先走啦,学长再见。”

  苏临对她点了点头:“嗯。”

  他看着她,就那么坐在椅子上,靠在靠背上,神色淡淡,没有打算走的样子。

  只是背着光,定定看着她。

  鹿园园心里有些疑惑。

  他为什么这么看着她……

  她停住向前走的脚步,微微侧过身,试探着问他:“学长……你不走吗?”

  没想到。

  苏临刚听到她的话,就立马站了起来。

  “嗯,一起吧。”

  -

  “园儿园儿——!”

  鹿园园刚进宿舍。

  就听见一声极具特色的“园园”。

  她笑着走到床边把书包放下,看向上铺:“怎么啦?”

  她上铺是彩虹辫,王一涵。

  c大有明令禁止不准穿奇装异服,可以染发,但不可以染颜色鲜艳的,比如银色粉色这些。

  其实这些条条框框主要是针对艺术系的。

  可谁成想数学系还能有这么大胆的人。

  王一涵军训的时候,帽子就没离开过脑袋,每天早上得提前十分钟起床,在脑袋上卡数不清的夹子,就为了把碎发都卡住,不让教官看见她五颜六色的挑染。

  她正盘腿坐在床上化妆。

  头型敢这么搞的女人,化的妆自然也不会平凡。

  当她画完了一只眼睛,往下看的时候。

  那条长长的黑线让鹿园园叹为观止。

  “园儿,你让我帮你问的家教有信儿了。”她是b市人,说话时儿化音格外的多,叫宿舍里的人名都是直接叫最后一个字再加个儿。

  “……”鹿园园惊喜地睁大眼:“真的吗!”

  军训完之后,鹿园园就让几个室友帮她留意一下有没有认识的人家里有学生想要补习的。

  没想到,现在才隔了一星期就有了消息。

  “嗯,”王一涵开始画另一只眼,边翻着白眼画内眼线边道:“内小孩儿是我亲戚家的,朋友家的,亲戚的孩子。”

  “……”

  鹿园园在心里默默叨咕了一遍,才搞明白这关系。

  “我记得,周三上午你没课对吧?”

  “嗯。”

  王一涵开始用化妆刷在鼻部两侧打阴影,嘴里也不闲着,“那行,那边没什么别的要求,家长想在开始补习之前跟你见面聊一下,定定时间什么的,就周三上午你行不?”

  鹿园园点头:“行呀。”

  王一涵没再说话,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

  鹿园园坐回床边,又站起来。

  她仰着头看正在涂口红的人:“涵涵,你什么时候有空呀,我请你吃饭吧。”

  “嗯?”王一涵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等回味过来她是要表达感谢,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你可别整这些了。”

  虽然才处了不到一个月,但她特别喜欢鹿园园。

  鹿园园看着小小的,瘦瘦的,还不怎么敢说话的样儿,却在军训的时候主动帮了她好多回,她那时候中暑,也是鹿园园第一个发现的。

  她认人准,高中的时候也算个半个不良少女,不算完整的那是因为她成绩好。那些整天扭扭捏捏装纯的女生,她见了太多。

  所以她也看得出,这姑娘是真纯。

  住了大半个月,她也有留心观察,鹿园园虽然生活不至于拮据,但肯定也不怎么宽敞。

  假如宽敞,也不可能想找家教。

  王一涵把镜子“啪”地一下合上,翻身顺着竖梯从上铺爬下去,踩着拖鞋,语气吊儿郎当的,“可收收你那点儿心思吧昂,姐忙着呢,你也不是不知道啊园儿。”

  “……”

  王一涵坐在鹿园园的床边换了高跟鞋,衬得腿又长又直,她扶着连接上铺的梯子,刚要起身——

  站在床边的鹿园园一个转身,在一秒钟之内,飞速坐回了自己的床铺上。

  王一涵:“……”

  王一涵站直了,低头看她:“不是……这是干啥?表演瞬间移动?”

  “……”鹿园园抿了抿唇,大眼睛往下扫到她的高跟鞋,“你穿了这双跟最高的。”

  “……”

  “你不穿鞋有168。”

  “……”

  她的声音添了几丝郁闷,尾音软软的:“……你现在都快一米八了,我才不跟你站一起。”

  宿舍安静了几秒。

  “噗哈哈哈哈哈哈——!”

  她穿上这鞋,的确得有175往上。

  看着小姑娘略带控诉的眼神,满满都是“你明知道我是个小矮子”的样子,王一涵笑得直不起腰来。

  她笑完,伸手拨了下鹿园园柔顺的黑发,“我操,我园儿怎么这么好玩儿啊?”

  “……”

  鹿园园被揉着头发,看着舍友的小短裙大长腿,幽幽叹了口气。

  她不想好玩儿啊。

  她只想长高啊!!!

  -

  周三一早。

  鹿园园按照王一涵给的地址和电话,顺利找到那家人的小区。

  面谈进行得十分顺利,对方听说了她的大学还有高考成绩之后,眼中的惊喜和满意显而易见。

  顺利地敲定了补习时间之后,鹿园园就回了学校,算上路上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才一个半小时。

  她总觉得今天似乎一切都顺利地过头了。

  果不其然,下午的时候她就倒霉了。

  鹿园园虽然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在心里暗示自己要好好听课,但她总有走神的时候。

  法语课上,严川的声音实在是太不吸引人注意力了,她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脑子里的想法早就飘得老远。

  然后——

  “鹿园园,来回答一下。”

  然后她就被点到起来回答问题了。

  鹿园园呆坐了几秒,认命般地站起来,正准备说不知道的时候。

  左手边有轻微的触感。

  她垂眸,一下子就看到桌子上的白纸上,写着的法语。

  她照着念出来,严川满意地点点头。

  直到坐下,她还处在有点懵的状态。

  -

  傍晚的校园被暖黄色的阳光笼罩着,天边有几朵云格外的好看。

  刚才下课之后,她走着走着,发现身后跟着苏临,说是和她刚好顺路。

  鹿园园两手空空,只有背上有个书包。

  她看了眼身边的人。

  他手里拿着刚刚上课时候用的打印课件,包也没背,就拿了只手机。

  面上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路上没怎么说话。

  到了学校食堂附近,校内奶茶店的生意格外火爆。

  看到的那瞬间,鹿园园立马就挪不动步了。

  她今天上课的时候忘记带水杯,看到奶茶店的时候倒不是有多渴,就是想起来奶茶那股甜甜的香味,莫名其妙地特别想喝。

  她转头看看苏临,“学长,不然你先走吧。”

  苏临一愣:“怎么了?”

  “我……”鹿园园看了眼奶茶店,“我想喝奶茶了,但是估计排队要排挺久的……”

  听完之后,他面上没什么变化,“好,那我在这等你。”

  “……”

  他这个样子,鹿园园反而觉得不太好意思了。

  而且,他还是今天她在法语课上的救命恩人。

  鹿园园觉得,自己可以借机表达一下谢意。

  她问:“学长,你喜欢喝奶茶么?”

  “嗯?”苏临不解。

  “那个,”鹿园园的脸颊有点发红,眼睛有些躲闪,“那个,谢谢你上课给我看答案,我请你喝奶茶好不好呀……”

  “……”

  苏临觉得自己现在处于一种,像是中了彩票的感觉。

  不。

  他又很快在心里否定。

  中彩票有个屁值得开心的。

  她红着脸,有点害羞的样子,说要请他喝奶茶。

  小姑娘的头发披着,露出的侧脸线条格外柔和,长睫毛一眨一眨地。

  忽然觉得心里塌了一块。

  他舔了舔唇,喉结滚动:“好啊。”

  听到他的回答,她立马转身,向着奶茶店小跑。

  苏临的目光一直放在她书包上的挂饰上,是个白色的小兔子,随着她的动作一颠一颠的。

  和它的主人一模一样。

  -

  十分钟后,大兔子和小兔子回来了。

  苏临看着鹿园园明显慢吞吞的脚步,有些诧异。

  她几乎是以龟速挪到他面前的。

  等离得近了,苏临才看到,她手里只拎着一杯奶茶。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

  鹿园园一下子就把奶茶给拎到了身后。

  ——给藏了起来。

  苏临:“……”

  苏临:???

  这护犊子一样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刚才不是还说要请他喝?

  “学长……”鹿园园抬起头,细细的眉头微皱,很犯愁的样子。

  “我没带够钱,所以只能买一杯……”

  “……”

  “真的不好意思呀学长,”鹿园园咬了咬粉嫩的唇,抬起空着的手抓了抓头发,“我下次再请你好么?”

  她仰着头,眨巴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咽了下口水;一脸认真中透着浓浓渴望。

  —“我今天实在是,太想喝奶茶啦。”

  像那次被问手机号,他宁愿睁着眼说瞎话,也不想告诉那几个问的人。

  而现在。

  他额前的发有点乱,唇角勾起的弧度昭示着显而易见的好心情,那双形状极好看的眼睛里像是撒满了细碎的光。

  这样的笑,带着点揶揄,像把小钩子。

  她望进他的眼里,愣了一瞬。

  随后很快回过神来,她努力忽视脸上有点发热的感觉,岔开话题:“学长,那我算是录完了么?”

  “嗯。”

  苏临的笑敛了一些,继续着刚才手里的动作,把相机重新装起来,“已经可以了,传上校园网之后,我再告诉你。”

  她没想到录这个是这么简单的事,加上之前浪费的时间,找教室的时间,全程加起来也还不到一小时。

  “那……今天谢谢学长,”鹿园园站起来,背好书包,从上往下的角度看着他,“我先走啦,学长再见。”

  苏临对她点了点头:“嗯。”

  他看着她,就那么坐在椅子上,靠在靠背上,神色淡淡,没有打算走的样子。

  只是背着光,定定看着她。

  鹿园园心里有些疑惑。

  他为什么这么看着她……

  她停住向前走的脚步,微微侧过身,试探着问他:“学长……你不走吗?”

  没想到。

  苏临刚听到她的话,就立马站了起来。

  “嗯,一起吧。”

  -

  “园儿园儿——!”

  鹿园园刚进宿舍。

  就听见一声极具特色的“园园”。

  她笑着走到床边把书包放下,看向上铺:“怎么啦?”

  她上铺是彩虹辫,王一涵。

  c大有明令禁止不准穿奇装异服,可以染发,但不可以染颜色鲜艳的,比如银色粉色这些。

  其实这些条条框框主要是针对艺术系的。

  可谁成想数学系还能有这么大胆的人。

  王一涵军训的时候,帽子就没离开过脑袋,每天早上得提前十分钟起床,在脑袋上卡数不清的夹子,就为了把碎发都卡住,不让教官看见她五颜六色的挑染。

  她正盘腿坐在床上化妆。

  头型敢这么搞的女人,化的妆自然也不会平凡。

  当她画完了一只眼睛,往下看的时候。

  那条长长的黑线让鹿园园叹为观止。

  “园儿,你让我帮你问的家教有信儿了。”她是b市人,说话时儿化音格外的多,叫宿舍里的人名都是直接叫最后一个字再加个儿。

  “……”鹿园园惊喜地睁大眼:“真的吗!”

  军训完之后,鹿园园就让几个室友帮她留意一下有没有认识的人家里有学生想要补习的。

  没想到,现在才隔了一星期就有了消息。

  “嗯,”王一涵开始画另一只眼,边翻着白眼画内眼线边道:“内小孩儿是我亲戚家的,朋友家的,亲戚的孩子。”

  “……”

  鹿园园在心里默默叨咕了一遍,才搞明白这关系。

  “我记得,周三上午你没课对吧?”

  “嗯。”

  王一涵开始用化妆刷在鼻部两侧打阴影,嘴里也不闲着,“那行,那边没什么别的要求,家长想在开始补习之前跟你见面聊一下,定定时间什么的,就周三上午你行不?”

  鹿园园点头:“行呀。”

  王一涵没再说话,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

  鹿园园坐回床边,又站起来。

  她仰着头看正在涂口红的人:“涵涵,你什么时候有空呀,我请你吃饭吧。”

  “嗯?”王一涵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等回味过来她是要表达感谢,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你可别整这些了。”

  虽然才处了不到一个月,但她特别喜欢鹿园园。

  鹿园园看着小小的,瘦瘦的,还不怎么敢说话的样儿,却在军训的时候主动帮了她好多回,她那时候中暑,也是鹿园园第一个发现的。

  她认人准,高中的时候也算个半个不良少女,不算完整的那是因为她成绩好。那些整天扭扭捏捏装纯的女生,她见了太多。

  所以她也看得出,这姑娘是真纯。

  住了大半个月,她也有留心观察,鹿园园虽然生活不至于拮据,但肯定也不怎么宽敞。

  假如宽敞,也不可能想找家教。

  王一涵把镜子“啪”地一下合上,翻身顺着竖梯从上铺爬下去,踩着拖鞋,语气吊儿郎当的,“可收收你那点儿心思吧昂,姐忙着呢,你也不是不知道啊园儿。”

  “……”

  王一涵坐在鹿园园的床边换了高跟鞋,衬得腿又长又直,她扶着连接上铺的梯子,刚要起身——

  站在床边的鹿园园一个转身,在一秒钟之内,飞速坐回了自己的床铺上。

  王一涵:“……”

  王一涵站直了,低头看她:“不是……这是干啥?表演瞬间移动?”

  “……”鹿园园抿了抿唇,大眼睛往下扫到她的高跟鞋,“你穿了这双跟最高的。”

  “……”

  “你不穿鞋有168。”

  “……”

  她的声音添了几丝郁闷,尾音软软的:“……你现在都快一米八了,我才不跟你站一起。”

  宿舍安静了几秒。

  “噗哈哈哈哈哈哈——!”

  她穿上这鞋,的确得有175往上。

  看着小姑娘略带控诉的眼神,满满都是“你明知道我是个小矮子”的样子,王一涵笑得直不起腰来。

  她笑完,伸手拨了下鹿园园柔顺的黑发,“我操,我园儿怎么这么好玩儿啊?”

  “……”

  鹿园园被揉着头发,看着舍友的小短裙大长腿,幽幽叹了口气。

  她不想好玩儿啊。

  她只想长高啊!!!

  -

  周三一早。

  鹿园园按照王一涵给的地址和电话,顺利找到那家人的小区。

  面谈进行得十分顺利,对方听说了她的大学还有高考成绩之后,眼中的惊喜和满意显而易见。

  顺利地敲定了补习时间之后,鹿园园就回了学校,算上路上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才一个半小时。

  她总觉得今天似乎一切都顺利地过头了。

  果不其然,下午的时候她就倒霉了。

  鹿园园虽然每天上课的时候都会在心里暗示自己要好好听课,但她总有走神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