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一节 发配

第一节 发配

  赵国栋有些沮丧的提着提包走在马路上。里边只是装着一些换洗衣物,还有就是几本学校里带回来觉得还有些价值的教科书和几本自考书。

  在刑警队里没日没夜的忙,像个上满了发条的机器,几乎就没有时间翻翻书,也许今天以后自己就会有闲暇来看看书了。

  初夏的日头已经有些凶猛,晒得他全身来汗,索性把白衬衣脱下搭在肩头,闷着头走路。

  他搭的是一班到邻县的过路车,不经过江庙街上,从这马路边上到街上的派出所还有几里地,本来这几里地也算不上啥,可今日里走起来却格外不是味道。

  队里的车和人都一窝蜂去了东庭,听说东庭乡的马头山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当地派出所初步勘察应该是非正常死亡,极有可能就是一件案子。

  一旦立案,那可就是命案,勒在刑警队颈项上的绳子立即就紧了起来。

  这年头,一旦出了命案,上边领导啥都不问,只问你啥时候破案,也不管案子有没有条件,你一帮人累死累活忙乎一个月,若是没有有价值的线索,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那你就等着看领导的黑脸吧。

  不过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想到这儿,赵国栋又有一些幸灾乐祸的高兴,不过这一丝高兴如云烟一般瞬间就消散了,他立即就被自己面临的处境所烦扰。

  刑警队,多么响亮而又霸道的名字!刑警,这个身份走出去谁不礼让三分?

  虽然累死累活,但踏出公安局大门,连胸膛也挺得比别人高一些。无论是行政机关单位干部还是社会上的混子超哥,谁不侧目而视?

  说句不害臊的话,就是走到姑娘们面前,就凭这身份也得加好几分,不过这一切对于自己来说都成了过去式了。

  三个警专同学同时分到了刑警队,这一届江口县难得的一下子有了三个省公安专科学校的毕业生。

  往年都是间歇性的一两年来那么一个,不少都留在了市区几个分局或者市局机关里,今年分配政策向基层倾斜,三人一块儿回了县上的刑警队,心里本来就有些委屈,但在刑警队里也总算是一个安慰。毕竟是尖刀队伍,也能学习一下办案。

  现在可好,就自己一个人被踢出了刑警队,而且是灰溜溜的出走,一下子就被发配到了派出所,而且还是距离县城四十公里之外江庙派出所,这份味道却是让人不是滋味儿。

  太阳越发毒辣,晒得赵国栋颈项上有些火烧火燎一般,赵国栋抬起头来瞅了一眼前方,这快是吃中午饭时间了,路上的行人也没几个,周围都是水田,想要找个一方歇歇凉都没地方。

  赵国栋不由得怀念起这近一年的刑警生涯来,再怎么苦怎么累,那也是一大帮子人,说说笑笑,枯燥也好,辛苦也好,也就这么过了,现在自己一个人这么操正步,委实让他有些难受。

  早知道就该早些出门,谁知道队里会遇上命案,一下子就只剩下两个女同事呆在队上,童曼还算够意思,还骑着自行车把自己搭上送到了汽车站。没想到会搭上一班过路车,车费倒是节约了五角,只不过却把自己给丢在了距离江庙镇街上两里地之外的马路上。

  赵国栋有些走神,想起一大早自己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轻轻扶着童曼的腰肢,他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食髓知味,自打和女朋友唐谨做过那种事情之后,赵国栋发现自己似乎埋没了二十年的情欲一下子就给发掘出来了。

  童曼腰肢那份柔腻的肉感,让他心动神摇,差一点就让他把童曼当成了唐瑾,那双手禁不住的就想要往上攀爬高峰。

  童曼也和自己一样是三个警专生之一,不过他不和自己一个班,倒是和黄化成一个班。长得挺乖巧,脸盘子圆圆的,有点洋娃娃的味道,尤其是一双眼睛上的眼睫毛又长又弯,眨巴起来还真有些勾人,听说黄化成那个家伙一直对童曼有些意思,不过看样子两人没啥进展。

  一阵自行车铃铛声飘过,一辆自行车从自己旁边窜了过去。

  赵国栋连头都没抬,自顾自的走路,眼见得转过前面道拐口就可以看到江庙场镇的正街了,他的琢磨一下怎么去报道,是低眉顺眼装出一副受了贬斥的样子去还是一副若无其事大大咧咧的架势?

  自己没有受处分甚至连通报批评都没有一个,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从刑警队调到派出所尤其是乡下派出所,如果不是提拔为所领导,那也就意味着一种惩罚,一种被带着浓厚放逐味道的调整。

  “大茄子?!”

  前方传来的声音一下子将赵国栋的思绪拉了回来,大茄子?

  赵国栋怔了一怔,已经有好多年没听到有人称呼自己这个绰号了,这个绰号应该是自己在厂子弟校初中时代的“美称”,得名于某日在男生厕所里的一次无聊比试,脱下裤子的男生们一个个憋足劲儿看谁能把尿射得更高,自己虽然未能夺冠,但是那堆头却被其他伙伴看在眼里,加之自己在家里男性排行老大,大茄子之名由此产生。

  不过那绰号也是同学们私下里敢叫一叫,赵国栋一直以这个绰号为耻,谁敢当面这么叫,绝对要付出代价。不过到了进入警专尝试过两性之事的美妙之后,赵国栋却再也不反感这个绰号,只不过却再也没有人喊他这个绰号了。

  赵国栋抬起头来眯缝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横在前方的自行车,车上那个家伙一脸被一般人叫做骚痘痘的青春痘,一只脚支地,一只脚踩在自行车脚踏子上,有些惊喜的咧着大嘴望着自己。

  “国栋?是你吧?”对方大概也有些不肯定,又大声叫嚷了一句。

  阳光有些刺眼,不过赵国栋抬手遮住了额际瞅了一眼,对方模样没啥大变,还是那副猥琐的模样,不过个头倒是长高了许多,比自己似乎还要高上一点,一件蓝色背心穿在身上,厚实的脊背显得有些汗漉漉。

  “长庆?”赵国栋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这个老棒子!一回来就碰上了老同学,把方才的颓丧情绪也一下子冲淡了许多。

  “哈,你在这儿迈方步干啥?受罚?不嫌热得慌?”自行车一下子溜了过来停在了赵国栋面前,浓烈的汗臭气息熏得赵国栋差一点要捂住鼻子。

  “滚你妈的蛋!”赵国栋也不客气,一屁股跳上车后座,“走,去江庙街上,老子正热得不行。”

  吴长庆卖力的蹬着自行车,五分钟后,赵国栋和吴长庆已经呆在一家饭馆里的吊扇下凉快着了。

  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碟卤猪头,一碗粉蒸肉,一份回锅肉,一瓶柳浪春,两个同学已经开始小酌起来。

  “国栋,你这是咋怎的?不是说你在县上刑警队当刑警么?一直也不见你回来,我还打算哪天上县里去看看你呢,怎么就走路回来了呢?”吴长庆也把背心脱了,露出一身强悍的肌肉,拈起一块猪头肉塞进嘴里,又狠狠的抿了一大口酒。

  “一言难尽。”赵国栋学着武侠书籍中那些高人们莫测高深的话语,自己回来这件事情一时半刻还真说不清楚,“不说了,总之,咱是回来了,江庙派出所,嘿嘿,弄他妈一大圈,又回老家来了。”

  赵国栋和吴长庆都是安都第一棉纺织总厂的子弟,安都第一棉纺织总厂并不在安都市区,甚至也不在江口县城,却在距离江口县城四十公里的江庙镇郊,距离江庙镇街上都还有五六里地。这

  是六十年代末建起来的一个老厂,据说当初是为了生产军品,但是后来却又莫名其妙的没了这种说法。几千人一个大厂子却建在了江庙这个连县城都不是乡下地方,也难怪那些老职工们一直有些遗憾。

  “嘿嘿,你可是胡汉三又回来了,咱们厂里的那些漂亮姑娘们又要遭殃了。”吴长庆又大大的喝了一口下去,一边顺口道。

  “妈的,你把我比喻成什么人了?胡汉三?老子是穿虎皮的,你把我当成国民党还是土匪?”赵国栋也不介意,同学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多顾忌,吴长庆也是一个爽直人,往日里打架也是冲得最快的,绰号就是棒子客,“你现在在厂里哪个车间?”

  “机修车间。”又是一口酒下肚,吴长庆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几颗青春痘更显得凸起难看,“妈的,老子家里没关系,想去水电气车间,可几个名额早就被人占完了。”

  赵国栋看吴长庆喝得有些急,这么多年没有什么交道,也不知道这个家伙酒量怎样,别三两下就倒桩才麻烦了。机修车间是纺织厂里的辅助车间,工作量倒是不大,不过工资也就很有限了,更没有啥油水,不像水电气车间,那是掌管着全厂动力命脉,自然要滋润许多。

  “慢慢来嘛,也不急在一时。”对于厂里的事情赵国栋已经很陌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