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节 乍到

第四节 乍到

  重新回到床上,赵国栋发现自己却始终无法入眠,思绪像脱缰野马四处狂奔。

  看来唐瑾与自己感情终于出现了问题了,事实上三个月前赵国栋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市区分局和郊县局之间的差距不是一尺两尺那么大,纵然是自己和她的感情再是牢固,但是在空间距离和时间流失这两个可以让一切褪色的洪水面前,感情堤坝也只有溃堤一个结局。自己竭尽全力在弥补那可能出现的决口,但是能够起到多大作用呢?

  本以为自己见惯了学校毕业时那些双宿双fei的劳燕从此分飞的场景,自己应该有了一些思想抵抗力,但是当看到那个面容白皙的小白脸热情的向着唐谨献殷勤时而唐瑾又是笑靥如花时,自己心中那股子感觉,只能用心如刀绞的来形容。

  唐瑾是赵国栋的警专同学,也是年纪里有名的校花之一,赵国栋从一进入学校第一天见面时就被对方给彻底吸引住了。

  娇小玲珑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精致秀美的脸盘子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加上一头微卷的短发,再穿上英武的警服,赵国栋几乎毫不犹豫的下了决心要把这个女孩子追到手。

  赵国栋知道自己的条件不算好,论家境,自己不过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论背景,家里亲戚大多是农村或者普通城镇居民,论人才,自己考上警专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个头虽然魁梧结实,但这二年谁看你这个?

  何况警专中像自己这种人比比皆是,但是赵国栋硬是凭着一张厚脸皮和一股牛劲儿,硬生生的击败了许多竞争对手成为唐瑾的男友,这在警专中甚至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认为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不过甜蜜的生活似乎总是过得那样快,毕业分配的残酷性让赵国栋和唐瑾都很快就感受到了现实的差距。江口县距离安都市区还有四十公里,而唐瑾却分配到了天河区分局户政科,仅仅是这四十公里之遥就让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也疏远了不少。

  虽然赵国栋只要一有空闲就往唐瑾那里去,唐瑾也是一有空就来,但是刑警队本来事情就多,经常是唐瑾过来却找不到人,加上通讯也不方便,无论是唐瑾还是赵国栋自己都意识到这样下去两人之间的感情迟早要出问题,只是这种事情却不是二人能够扭转的。

  下意识的将手臂枕在头下,仰望着有些斑驳的房顶,赵国栋的心渐渐变得有些苦涩。

  唐瑾的漂亮和活跃走到哪里只怕都不会少人追求,天河分局管辖地段地处市区中心,经济条件也好,比起江口县局来条件不知道优越了多少倍,肯定会有不少年轻男性在唐瑾身畔献殷勤,即便是现在唐瑾能够坚持下去,但是长时间下去呢?

  唯一的办法也许只有调到市局或者市区几个分局中去,但是这谈何容易,想一想自己连县局刑警队都没有站稳就被发配到江庙来,赵国栋就一阵烦躁。

  距离唐瑾越来越远,两颗心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原本一直相当自信的赵国栋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这种局面,只怕唐瑾真的就会远离自己而去了。

  “小赵,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刚刚开完第一次所务会,赵国栋还没有来得及下楼,就听见邱元丰的声音传来。

  “坐吧,小赵,你到咱江庙来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刘队是我的铁哥们了,你这一次能够帮他扛下来,够意思,这江庙你也应该比较熟悉,听说你家就是纺织厂的,那也正好,挨家也近了许多,刑警队出来的,那可得好好表现一番才是,我很看好你啊。”

  邱元丰坐在藤椅上显得有些挤,藤椅的藤条似乎也被他的身体往外凸起了一圈,他是一个胖子,四十岁不到的年龄身材就有些走样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水平,至少这番话就说得很有水平。

  赵国栋脸上有些惊讶,自己帮刘队顶缸的事情连队里也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局里面都以为是自己的出的事情,怎么这个家伙就知道了?难道是刘队告诉他的?他和刘队的关系就好到这种程度?不过对方没有点明,赵国栋也不多问。

  “邱所放心,你安排我到哪儿,保证给你把工作拿上去,这一点你尽管放心。”赵国栋也是挺胸很耿直的道。

  “好,方才所务会上已经分了工,你就驻大观口和土陵两个乡,邱指导年龄大了,身体也不比以前,所以只好偏累你了。”邱元丰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大观口和土陵两个乡这一年多来不太清静,两个乡治安室的治安员也是缩手缩脚,党委政府也有些看法,工作没有拿起来,群众意见不小,你要尽快熟悉情况,记住,你一个人工作肯定是干不完的,必须要依靠当地党委政府,把治安室一帮人好生带起来,拿出一点成绩来。”

  赵国栋一边点头,一边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明白了,我下午就先去大观口。”

  “也不用那么急,你才来所,这样吧,今天你先休息一下,反正是周末了,可以回家去一趟吧,星期一正式上班,你带胡明贵一起去大观口,他是大观口人,情况也熟悉,你也尽快和大观口乡党委政府和各村干部认识熟悉一下,以后工作起来也便于求得他们的支持。”

  邱元丰点燃赵国栋递上的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淡蓝色的烟圈在两人之间形成一道若有若无的屏障,似乎将两个人一下子的距离拉了开来。

  “小赵,既然来了咱们江庙所,就抛开一切包袱,好好干,咱们江庙可是解放前江口县城的所在地,也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栾局可就是咱们江庙所出去的。”

  邱元丰口中的栾局是指现任江口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栾征远,赵国栋也听说过栾局以前在江庙呆过,不过那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了,栾征远也不过在江庙所担任了半年的指导员就调到了刑警队担任指导员,从刑警队指导员干到队长再到副局长,最后到局长,前后不过十年光景,也算是江庙所唯一一个走出来的局级领导。

  “嗯,我一定不会辜负邱所的期望。”

  赵国栋也不想多赘言,这个时候说啥都是白话,自己初来乍到,连地皮子都还没有踩热,虽说在这江庙镇地盘上生活了十几年,但纺织厂相对于地方来说本来就十分封闭,很少与地方上有多少交道,如果不是赵国栋初中时候还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经常和子弟校一帮人与江庙中学学生发生一些冲突,只怕连江庙镇都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好,你去吧,办公室我让他们都替你打扫了,整理一下东西,你今天就可以休息了,记住星期一早八点半准时要点名,不要迟到了。”邱元丰摆摆手示意赵国栋可以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