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节 苦涩

第七节 苦涩


  “妈,那刘成是哪里人?厂子弟么?”赵国栋解开衬衣上面两颗纽扣,电扇里吹出的风都有些湿热,还未到六月,这天气却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来。

  “不是,是梅县那边的人,招工进来的。”很显然许秀芹对自己女儿找的这个对象也不太满意,自家女儿样貌人品没的说,还是高中毕业生,在厂里也算是走得出去的,却找了一个外来户不说,还是一个普通工人,实在让她有些不痛快,只不过她素来性格柔和,不怎们干涉自己儿女的事情,所以只是提醒自己女儿要仔细思量,却没有强行反对。

  “哦?”赵国栋也皱起了眉头,这二年外地招来的男工一般都是最苦最累的工种,怎么大姐会看上这种人?

  “你有时间也劝劝你姐,那刘成虽然诚恳老实,但是这年头这种人不吃香,若是嫁了他,日后有她苦受的。”许秀芹叹了一口气,“国栋,你姐还算听你的话,现在我和你爸的话她都听不进,还和德山吵过几次了,你就劝劝吧。”

  赵国栋也只有挠挠头应承下来,大姐只比自己大一岁,二十二的人了找对象也正合适,不过找一个外来青工就有些出人意料了,难怪家里人都不乐意,看来这事儿又得轮到自己去化解,一回家就摊上这些事情,也让赵国栋有些犯愁。

  “哥,长庆哥和子全哥他们来找你了。”赵德山粗重的声音在窗外叫了起来。

  “妈,我有时间先看看刘成是啥样再说吧,反正我现在也靠家近了,不说每天回家么,隔三岔五都可以回来,有的是机会。”赵国栋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

  吴长庆和另外两个青年已经在门外洗衣台边上和赵德山正说着话,吴长庆还丢给了赵德山一支烟,正要点燃的赵德山突然看见自己大哥黑着脸走了出来,赶紧将烟从嘴巴上摘下来捏在手上。

  吴长庆看见赵德山的模样忍不住埋怨道:“国栋,你不抽烟那是你的事情,德山也老大不小了,难道抽支烟也要你的批准?”

  赵国栋没有理睬吴长庆,却亲热的和其中一个高瘦青年拍了拍肩膀搂在一起,“子全,好久不见了,咋也不来看看我?还有汪飞,你小子的眼镜都还没有取掉啊?”

  房子全和汪飞都是赵国栋初中时代的好友,吴长庆反而关系没有那么密切,只不过都是同班同学,现在都已经成人,见面关系也就亲热许多。

  “得了,国栋,我们还以为你当了公安就眼睛看天上了,听长庆说才知道你调回江庙了,这下好,咱们几个老同学也可以经常在一起聚一聚了。”高瘦青年脸色有些发红,显然是有些兴奋,矮个子眼镜也是兴奋得只搓手,“国栋,回来就好啊,好久不在一起,咱们哥们几个感情都要生锈了。”

  “呵呵,吃饭没有?没吃就在我家里将就一下。”遇上几个老同学,赵国栋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

  “都在家吃了,今天周末,去滑冰还是跳舞?”吴长庆也插进话,“你也好久没有回来了,厂里边怕都生疏了吧,要不去转一转?”

  “有啥转的?还不是那样?我看这几年厂里变化也不大。”赵国栋松了一下皮带,家里饭菜就是香,吃得也有些饱。

  “哥,啥时候给我拿条警裤吧。”看赵国栋脸色好看许多,赵德山胆子也大了起来,烟捏在手中想望嘴里放,却又有些不敢。

  看见自己弟弟躲躲闪闪的样子,赵国栋也有些感触,吴长庆也说得有些道理,德山都是快二十岁的大小伙子了,他早就知道德山要抽烟,但是一直装着不知道,在自己面前赵德山可是从来不敢抽,自己也似乎管得太宽了一些。

  “要抽就抽,别作出一副脓包样。”没好气的瞅了自己弟弟一眼,赵国栋哼了一声道:“警裤我刚参加工作也没两条,学校那一身都已经不能用了,等明年发新服装时再说吧。”

  听得自己哥哥开恩,赵德山乐得连连点头,这下子可以光明正大抽烟了,正要点燃,吴长庆却叫嚷了起来,“国栋,把你的阿诗玛拿出来洒一圈,抽我的甲秀也不嫌寒碜?”

  赵国栋无奈的摇摇头,拿出还剩大半包的阿诗玛一人扔了一支,连赵德山也不例外,剩下半包也索性就丢给了赵德山,一个月只有几块钱零花,这样一个大小伙子也委实难为了德山。

  捧着大哥扔过来的半包阿诗玛,赵德山骨头都差一点酥了,这可是大哥第一次把烟给自己,而且一给就是半包阿诗玛,这对于一月只有十块钱零花的赵德山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那咱们先去旱冰场遛遛?”吴长庆吐出一口烟圈享受般的道。

  “一帮小崽子们玩的,咱们去也不嫌掉价?”房子全摇头。

  “也别那么说,十八九岁的人多的是,也比咱们就矮两届。”汪飞扶了一下眼睛神色诡秘的道:“不过国栋要在那里碰上孔月就不可能了,要不咱们还是去俱乐部舞厅吧。”

  听得汪飞又把孔月扯了进来,赵国栋也有些无可奈何的摇头,事隔这么多年了,这些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恋着孔月不成?真是笑话,自己也有两三年没见着孔月了,和唐瑾黏糊上后赵国栋似乎就失去了往日那种猎艳的yu望,人也变得正经了许多,整天有唐瑾在身边,想要有点花花肠子也不敢。

  “别把我在和孔月拉扯在一起,我和她根本就没啥。”

  “是啊,我哥在警专里已经有了女朋友了。”赵德山也找到一个机会替自己大哥扯旗招摇,“还是安都市区的人呢。”

  “哦?国栋有对象了?”几个同学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赵国栋有些苦涩,自己被下派到江庙所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敢和唐瑾提起,只是这样瞒也瞒不了两天,本来关系感觉到都有些疏远了,现在下到江庙,还不知道会起多么大的波澜呢。

  “别听他瞎说,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而已,人家在市区工作,和我天差地别,不是一条道上的,现在早就没联络了。”话虽这么说,赵国栋心中的不安却是更甚,也许真要一语成真,那该怎么办?

  “关系好的女同学?嘻嘻,国栋,连谎都撒不圆啊,好到什么程度?”房子全重重的擂了赵国栋一拳,一脸坏笑道:“这年头,男女间哪有什么关系好,除了那种关系,难道还有纯洁的友谊么?”

  “是啊,是啊,子全,今晚我们就去滑冰场和舞厅去找一找‘纯洁的友谊’吧。”吴长庆也起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