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节 坏种

第九节 坏种

  汪飞早已经在卿烈彪过来时闪到了一边去了,这个时候才神神秘秘的钻过来,悄声道:“国栋,你知道卿烈彪今天来这里干啥?”

  “干啥?难道还是来等我不成?”赵国栋没好气的道。

  “你说哪里去了,不过也与你有关系,他是来等孔月的,他那帮狐朋狗友都说孔月是咱们纺织厂第一美女,撺掇着卿烈彪来见识一下,结果卿烈彪还是没等着。”汪飞吐了一口气,“要是让卿烈彪这个家伙看上了,那孔月就真的麻烦了。”

  虽然孔月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但是一想到卿烈彪这个家伙如果真的纠缠上了孔月,那还真的有一点鲜花插牛粪的味道,赵国栋发现自己也有些不由自主的担心,不知道是出于关心同学还是其他原因。

  “卿烈彪这个家伙是个天生坏种,在厂里不知道玩大了多少女工的肚子,也是这两年回来少一些,他在安都办事处的时候,细纱车间和织布车间几个女工都是吃了哑巴亏,我姐在厂医院,听我姐说她就知道至少有三四个女工作流产手术,还有子弟校一个才分配来的的老师也一样。”房子全显然知晓的更多一些,语气也更低沉。

  “那也是一个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

  “哼,国栋你是不知道,厂里的一般女工,太子爷看上你,你敢不从?许你一点甜头,三班倒变长白班,就有多少人要上钩,要不就给车间主任一点暗示,你不就得落上最苦最累的活儿?”吴长庆插言,“你以为这厂里和你们公安局也一样啊?”

  赵国栋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哪里不一样?公安局里只怕也未必比这厂里就干净多少,自己帮刘队背上这一个驾车撞人的事情,本来只是一个正常的车祸,伤者伤势也不重,可说好费用单位承担,自己也不会受任何牵连,可最后悄无声息的就把自己给从刑警队踢了出来,连刘队自己都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说是张指导认为自己是他的人,坚持要求处理,以儆效尤,哼,他们俩争队长这个位置,最后却把自己拿来卖了。

  当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赵国栋几乎要气炸了肺,但是自己先前已经帮刘队扛了下来,要扭转也是不可能了,刘队、张指导,他们究竟在里边扮演了什么角色,赵国栋到现在也不清楚,他也不想搞清楚,在刘队面前,他只能装出一副黯然失色的样子,直到刘队信誓旦旦保证要在一两年内重新把他调回来。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句话赵国栋在小说中已经看到过许多次,这一次他才亲自感受到,而自己似乎也扮演了一个可怜的角色。

  一曲《梦醒时分》想了起来,舞厅里的人纷纷涌入舞池,吴长庆和房子全都早已寻找目标去了,唯有汪飞和赵国栋百无聊赖的站立在角落里,但即便是站立在角落里,赵国栋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焦点,能够让卿烈彪主动过来打招呼的人,足以让人侧目而视。

  “国栋,咋不去请人跳舞啊?怎么,眼界高了,嫌咱们纺织厂没人了是不?”一个粗犷略带沙哑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赵国栋定睛一看,连忙打招呼:“马哥啊,哪里哪里,我也不是才回来么?好久都没有回来了,人都不认识几个了,站会儿歇歇吧,怎么,马哥今天值班?”

  马正奎是纺织厂里的保卫科长,五六年前赵国栋可没少给马正奎找麻烦,后来赵国栋走了,赵德山又顶了上来,老赵家可是没少和保卫科打交道。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赵国栋一考上警专,老赵家声誉倍增,尤其是赵国栋毕业分配回江口后,那情形自然就更不一样了,昔日的刺头儿,现在却成了公安机关的民警,对于像厂保卫科这种公安部门指导的内保单位保卫部门,那甚至还有点下属的味道了。

  “嗯,周末了,都得来看看,省得总有些不晓事的混小子来惹事儿啊。”马正奎是四十来岁的干瘦汉子,也是当兵出身,转业后分到厂里一直呆在保卫科。

  “都是厂里人,能有啥事儿?”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

  “那不一定,咱们这俱乐部舞厅就一块钱一张票,又是对外,女工们又多,这江庙街上那些坏小子总爱来这里兜兜,怕就怕和厂里那帮愣头青们碰撞上啊。”马正奎摇摇头,“听长庆说你调回来江庙派出所来?嘿嘿,这样可好,今晚你在这儿,我就可以放心了。”

  “嘿嘿,马哥你说哪儿话,这可是你的地头上,我可是来遛遛的,没准儿呆会儿就走,我看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在马哥你这儿找事儿。”

  赵国栋恭维着道,马正奎很客气,赵国栋也得迎合着。

  “好了,你们几个好好玩儿,我过去转转。”马正奎也笑着打了个招呼走了。

  “马正奎现在咋也变得这么客气了?”赵国栋嘀咕着。

  “嗬,国栋,那也得看人,你看他理睬过我没有,我站这儿他就当没我这个人!”汪飞愤愤的道:“这马屁精把上边弄得好,听说和你们派出所头儿的关系也不错,一般人他也就不放在眼里了。”

  赵国栋没有搭腔,这年头哪儿都一样,正思衬间,汪飞却叫了起来,“国栋,你看,孔月她们来了。“

  “哦?”赵国栋本来无甚兴趣,听得汪飞一说赶紧顺着汪飞手指看过去,两个穿连衣裙的女孩子悄悄的走了进来,“前面那个白裙子的是孔月吧?”

  “是啊,怎么,才多久不见,你就不认识了不成?”

  “那后面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呢?”

  “好像是子弟校才分来没多久的老师吧,好像和孔月关系不错,我经常看见她们在一块儿。”汪飞仔细看道,“国栋,快去,要不就轮不上你请了。”

  赵国栋摇摇头,孔月的确有些变化,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孔月初中时候就是有名校花,现在长高了一大截,高挑身材在配上白色的连衣裙,背后一根腰带打了一个蝴蝶结,婷婷玉立,一下子就把周围那些女孩子比了下来,就是和孔月一块儿来的那个女孩子也是身材苗条,赵国栋眼力甚好,那个女孩子甚至比孔月还要稍高一点,一张瓜子脸总是浮起浅笑,两个酒窝看上去很动人,正和孔月谈得起劲。

  果然,去请二女跳舞的人络绎不绝,但是二女似乎并没有跳舞的意思,男士们纷纷遭到拒绝,不过都是本厂的人,倒也没有什么尴尬。

  “汪飞,孔月他们还挺傲的啊,这么多人请她跳舞都不跳,那她们跑来干什么?”赵国栋没话找话。

  “你去肯定行,都老同学了,她们俩好像不大爱来跳舞,一个月能来一回吧,我们去请她们跳舞,她们可没有拒绝过。”汪飞笑了起来,“国栋,莫非你还怕被拒绝不好意思啊?孔月可还没有男朋友,你要真有意思可要抓紧,千万别让卿烈彪这些家伙作践了。”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和唐瑾好了之后,他他也就没有多少花花心思在外边晃荡了,他也从来没有打算在厂里找个对象,厂里女性虽多,但是自己已经脱离了厂里,分在县里,更不可能,不过现在自己回到江庙,和厂里的交道也就多了起来。

  门口又一下子挤进来不少人,看来厂里这俱乐部舞厅生意还真不错,想一想也是,厂里这么多青年女工,周末晚上来放松一下,也难怪江庙镇上的青年人也爱来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