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节 班花

第十一节 班花

  舞厅里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上百双惊奇、艳羡的目光围绕着赵国栋旋转,让赵国栋好生体会了一次英雄的感觉,尤其是能够得到同龄女性的青睐目光,相信无论哪个男性都会有点飘飘然。

  “国栋,这一次多亏你了!”女孩明亮的目光带着些许说不清楚的味道在赵国栋方正的脸膛上回旋,“你是啥时候回来的?”

  “说哪里去了,不说咱们是同学,就我这职业也义不容辞才是。”淡淡的幽香萦绕在赵国栋鼻间,让他遐思万千。他对跳舞并不擅长,不过唐谨可是十分喜欢文艺活动,连带着赵国栋也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学会跳舞,三步四步最后发展成为一步,“我调回江庙派出所了。”

  “啊?你不是在刑警队么?怎么又回江庙派出所了?”女孩惊讶的扬起脸庞问道。细腻的肌肤在镭射灯下更显得娇嫩无比,放佛有一层水光要浸润出来。

  “呃,江庙所缺搞案子的人,我家又在这里,局里就让我下来了。”

  “可是都说刑警队发展前景要大一些啊,许多人都削尖脑袋往县城里调,你们公安局也一样吧。”少女似乎体会不到赵国栋的烦恼,“哪像我们,一辈子就只有呆在这山沟里了。”

  “其实县城也比厂里好不了多少,就是大一些。厂里啥都有,哪点不好?”赵国栋一边小心的让开一对搂在一起慢摇的情侣,一边随口道。

  “那可不一样,县城可要热闹得多,啥都有,这厂里转来转去都是这么些人,想要买个好一点的东西,就得去县城里。”

  孔月柔和的瓜子脸距离赵国栋不足半尺,发丝缕缕不时掠过赵国栋脸颊,洗发水的香味直往赵国栋鼻孔里钻,鼓胀的胸房挺拔高耸,再无初中时代的青涩,加上赵国栋右手扶在对方腰背上,那一抹文胸带子隔着单薄的连衣裙正好落入赵国栋手指上,一种莫名的情愫如春天田野里的野草般疯长起来。

  此时的赵国栋脑中突然蹦出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那也是,不过现在交通也算方便,坐厂里厂车也就一个小时就到县城了。”

  一曲终了,赵国栋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颇有风度的陪着孔月回到舞池边缘,那个紫裙女子已经站在一旁,先前的介绍已经让赵国栋知道对方是子弟校新分来的老师韩冬,一双羊角辫青春妩媚,圆圆的脸上一对酒窝甚是吸引人。

  房子全和汪飞早已经十分热络的在和韩冬交谈,不过赵国栋一眼就看出那韩冬似乎对房汪二人没有多少意思,虽然看上去很有礼貌,但是那股骨子里的倨傲感,就连孔月都感觉得到。

  “你这个朋友好像挺傲啊。”赵国栋悄悄附在孔月耳旁说。

  “嗯,她就这性格,看不上的就不大爱搭理别人,这一次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她怕是连话都懒得和汪飞他们说。”孔月小声道。

  “她是哪儿人?”

  “平川县城的人,安都师专毕业后分来的。”孔月笑了起来,“怎么,国栋,你还没有女朋友,看上她了?嗯,她好像也对你很有好感呢。”

  “嘿嘿,孔月,怎么你也学会当媒人了?”赵国栋胆子也大了起来,“你也没男朋友,要看也该看上你才对,咱们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啊。”

  “呸!谁和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对象?”

  孔月脸有些发烧,想起初中那会儿赵国栋似乎有意无意都围着自己转,看样子就是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当时自己一心想要考出子弟校也就没有心思在这方面,没想到最后却是他考上了江口中学,自己却只考上了江庙中学,而最终结果也是他考上了省里公安专科学校,而自己却名落孙山。

  “嗯,难道说从小学同学到初中都不算?”对方娇羞的模样一下子就刺激了赵国栋心中那份蠢蠢欲动的心思,话语也就越发随便了,“那咋才算,非要童养媳才算么?”

  “你说什么呢?”孔月终于顶不住了,狠狠揪了一把对方腰肉,不过动作很隐讳,她还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个小秘密。

  “呵呵,孔月,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用在你身上可一点没错,不愧是咱们班上的班花。”赵国栋也算是过来人,赞美女人容貌的话再俗再多都不为过。

  “什么班花,都是你们这些男生瞎编的。”孔月心里一阵暗喜,表面上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韩冬才漂亮呢,你没看她那对酒窝多好看?”

  赵国栋当然也注意到了韩冬,那女孩的确有些出众,尤其是那股子倨傲清高的气质更增添了一份味道,不过女人的内心他十分了解,这个时候你若是多看别人一眼,只怕都会招来对方不高兴。

  赵国栋只是很随便的瞅了那韩冬一眼,目光重新回到孔月身上,“嗯,也不错,看看房子全和汪飞有没有机会吧。”

  孔月正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把韩冬扯进来,好在赵国栋的目光没怎么在韩冬身上停留,听得赵国栋这样一说,连忙摇头:“韩冬眼界很高的,厂里有个技术员都想和韩冬耍对象,韩冬一直不答应,汪飞和房子全怕是没希望。”

  “眼界高?在这纺织厂里她还想要找个啥样的?”赵国栋随口道。

  “你意思别人就只能在厂里找了?”孔月有些不高兴了,赵国栋的话也触及到她的痛处了。一心想要考出这山旮旯里,却没有想到高考屡屡受挫,最后还是回到厂里,这都成了孔月胸口永远的痛了。

  “我没那意思,不过现实就是如此,厂里这个圈子比较封闭,基本上和外界没啥接触,距离县城也不近,如果找个对象,日后结了婚不成了两地分居了?”赵国栋大大咧咧的道:“除非能找个帮她调出去的。”

  “是啊,万一韩冬就能找个帮她调出去的呢?”孔月悻悻的道。

  “这厂里和地方不沾边,她一个老师要调到地方学校里很麻烦,不太容易。”赵国栋也工作快一年了,刑警队接触形形色色人物,也算有些见识了,对于小人物来说,他很清楚这人事调动是多么困难,就算自己所在公安系统里,你想要调动都难比登天。

  见孔月嘟着嘴巴不开腔,赵国栋连忙岔开话题,“好了,好了,我们管别人闲事干什么?孔月,你在人事科还好吧?厂里人事调动都得从你们那儿过啊。”

  “哼,只能说比较轻松,人事调动哪是我们作得了主的?科长副科长,上面还有分管人事的党委副书记,我就打打杂。”

  兄弟们,有收藏的收藏吧,再多给几张推荐票吧,正在努力打新书榜,顿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