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节 大梦

第十二节 大梦


  两人正说笑间,赵国栋看到韩冬和房子全、汪飞两人与方才脸色吓得煞白那个青年一起走了过来。

  “赵哥,你怕是不认识我了吧?我比你低一届。”

  一身十分新潮的T恤衫,看样子那古志常当这个分管后勤基建的副厂长还真是一个肥缺,脚下三A皮鞋,那T恤胸前一朵太阳花标志,好像是法国名牌梦特娇,只是个子单薄了一点,就像是一跟竹竿挂着一件衣裳似的。

  “古小峰是吧?有点印象,好久没有回厂里了,许多人都有些不认得了。”如果不是先前汪飞的介绍,赵国栋肯定想不起这个人,不过现在他老爹是副厂长,赵国栋觉得没必要得罪人。

  那个青年显然对赵国栋能够记起自己十分高兴,手中一包长支红塔山忙不迭的洒着,“赵哥还想得起我?刚才全靠赵哥了。”

  “说哪里去了,好歹咱们都是厂里的,还能让外人在咱们这儿撒野?”赵国栋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烟,却听得舞厅门口一阵嘈杂声音,几个高壮的身影一下子涌了进来。

  几个人心都是一紧,仔细一看却见带头的是赵德山,手提一条粗大的钢管,气势汹汹的跑上前来,“哥,说有江庙街上的人来找你惹事?”

  赵国栋脸色顿时一沉,“滚回去!有我在,轮得到你来?你这副样子想要干什么?给我惹事么?”

  赵德山这才想起自己大哥的身份,刑警队出来的,谁敢放肆?自己提棍拿棒的,不是给哥找难堪么?

  赵德山讪讪的正想带身后几个伙伴离开,古小峰早已经迎上去,红塔山雨点一般洒出去,“赵哥,赵二哥咋说也是来帮你的啊。”

  马正奎也走了过来,“国栋,德山也是好意。”

  赵国栋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点,“帮忙?他不给我帮倒忙就行了,这是**的天下,提刀拿棒那是自己想要往班房里钻。”

  点燃烟美美的吸了一口,红塔山的滋味的确不是甲秀黄果树这一类货色能比的,赵德山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也的确不适合呆在这里,赶紧给几人打了个招呼,溜了出去。

  “国栋,你家德山也只有你才能镇得住,现在连你爸都有些管不住了。”马正奎见赵德山在赵国栋面前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不禁叹了一口气道:“你可得把你家德山管紧点,这一年来,他没啥事干,就带着厂里一帮子弟东奔西走,和江庙街上那些人都有来往。”

  赵国栋点点头,“谢谢马哥了,我现在回来了就有时间了,有我在,他敢?!”

  “唉,厂里也没招工,要是德山能进厂有班上,可能就事儿了。”马正奎摇摇头,“国栋,要不你把他弄到你们所里联防队去干干吧。”

  “他连兵都没当过,恐怕不行。”厂里每年当兵指标就那么几个,争得头破血流,没有点过硬的关系根本走不了,毕竟回厂里就可以安一份正式工作。

  原本十分融洽的氛围就被赵德山带一帮子人来给破坏了,当孔月和韩冬与赵国栋道别离开时,赵国栋还真有些恋恋不舍,还是房子全知趣,代赵国栋邀约孔月和韩冬去找赵国栋玩,孔月和韩冬都很爽快的答应了。

  和一帮同学打过招呼后赵国栋也回家了,回到家的赵国栋有些兴奋,躺在床上半晌不能入睡。厂里分给家里只有三间房,父母一间,大姐赵灵珊虽然也分有单身宿舍,但是却很少去住,所以也就占了一间,剩下一间大房,就成了四兄弟的寝室。

  好在赵国栋一直在外读书,毕业工作之后又在单位住的时间多,而老四赵长川、老五赵云海都在住校,所以也就这么凑和着过来了。

  今天周末,赵长川和赵云海都回来了,四张床还是像往日那样高低床,赵国栋和赵长川一张,赵德山和赵云海一张,不过隔壁那张床的下铺现在还闲着,赵德山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他只觉得这一觉特别香特别长,长得像是几十年。一晚上无数梦境出现在脑海中,如走马观花般的穿梭而过。

  朦朦胧胧中赵国栋听得有人在说话,“国栋还没起来?”

  “等他多睡一会儿吧,反正星期天,他在刑警队估计也没怎么睡个囫囵觉。”

  “都快吃午饭了啊,要不让他吃了饭再接着睡午觉啊。”

  “再等等吧。”

  一阵脚步声后,房里安静了下来。

  赵国栋翻身一骨碌坐了起来,胯下内裤湿漉漉的,好不难受,记忆中那些女人是谁?除了唐谨之外好像还有许多其他女人,似乎很久没有这种生理现象了,赵国栋晃晃脑袋,这是怎么一回事?

  房里因为窗帘没拉开,显得黑魆魆的,赵国栋有些茫然的坐在床上,是自己作了一场梦,还是怎么回事?他仔细打量自己的身体,雄壮而又充满力量,内裤还是记忆中的那种老式白球裤,噢,不,不,现在才是在做梦么?

  恍恍惚惚间,破碎的记忆似乎慢慢连串了起来,昨晚梦境中那一切就像是一场漫长而又细腻的情景剧一点一点的在脑海中浮起,赵国栋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一场梦怎么会如此真实而又深刻,深刻得就像是每一件事情都在自己身上发生过?

  赵国栋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的记忆变得更清晰一些,但是似梦似真的梦境似乎只是给了留下了串联起记忆的一条绳索,破碎的记忆悬附在绳索上,更多的东西却像是在雾霭中若隐若现。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竭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以便能够想起梦境中的一切,但是似乎并不那么容易。

  赵国栋看了看墙上带日历的彩画,又看了看手上的手表,这是一块日本双狮自动表,带日历的,花了赵国栋整整两个月工资,没错,一切都是原样,我真是作了一场梦么?

  赵国栋扪心自问,他不知道梦境中那一切是否是真的,但是如铭刻在记忆中一般,这又是以往做梦从未有过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南柯一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