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节 先觉

第十三节 先觉


  呆呆的坐在床上,赵国栋努力的回忆着一切,那历历在目的一切,但他不知道那一切是不是真实。

  唐谨会在几个月后和自己分手,然后投入那个小白脸怀中,不过她的婚姻并不幸福,那个小白脸和她结婚几年后就调到市政法委,后来又下挂到清江区法院当副院长,好像和法院一个年轻女法官勾搭上了,最后还是和唐谨离了婚,赵国栋甚至还记得梦境中多年后唐谨还和自己又有过那么两三次亲热,不过自己似乎再没有那种感觉了。

  孔月呢?记忆中她好像没有和自己有什么发展,就像两条平行线,最后她好像是和厂里哪个党委副书记的儿子结了婚,结果没过几年那个党委副书记就因为与多名青年女工关系不正常被人抓个现行下台。

  而厂里效益也随着国门打开程度越来越大而每况愈下,最终在后来的国有资产产权转移大潮中沦为民营企业,而她那个全靠父辈余荫的丈夫整日酗酒买醉,喝醉了回家对孔月就是一顿暴打,记忆中赵国栋在回厂里时也几次看见孔月那日渐憔悴脸上的伤痕。

  孔月最终好像沦为在江庙街上以摆地摊卖百货为生,如此清高自傲的一个人连赵国栋也有些不相信她会沦落到那种境地。

  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和人物渐渐重叠在一起,变得清晰起来,但是仍然有更多的记忆碎片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自己呢?江庙派出所呆了一年,重新回到刑警队,不过刑警队队长已经不是刘胜安了,他调到交警队当队长去了,而张指导张德才也成了张队长,五年刑警生涯虽然磨练了自己,但是有了那么一段事情,要想落得领导的青眼相看却是再无可能。

  跟对路线跟错人,这是最悲哀的。赵国栋记忆中这句话似乎很流行。

  直到刘胜安当了副局长分管治安和派出所时,自己好像才下到桥关派出所当了一个副所长,不过两年后刘胜安调到梅县公安局去当政委之后又让自己陷入了困境,张德才很快成了政委,自然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在桥关派出所一呆又是五年,直到张德才一次酒后中风病退,自己才调到北外派出所当指导员,而那时候自己似乎已经三十好几了。

  北外派出所一干又是三年多,,等混到西郊派出所当所长时,自己已经三十六七了,三十六七对于一个要求日益年青化的半军事化队伍来说已经有些老了,三十六七没提上副科,基本上也就没啥奔头了,顶多也就是在公安局当个副局长副政委还要看你混得好不好,要想踏上更高一个层次基本上就没戏了。

  这是预言还是回放?赵国栋呆坐沉思,父母的身体好像还不错,至少记忆中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赵德山终究还是进了监狱,没有工作的他三年后的一次打架中重伤他人,被以故意伤害罪送进看守所,他要付出七年自由代价来偿还。

  赵长川身上也没有奇迹发生,他没考上大学,最后赶了一班末班车进厂,但是也仅仅几后年安都第一纺织厂就被历史大潮抛弃,赵长川也就成了一个标准的下岗人员,记忆中他甚至连对象都没有,如果没有老五的经济支持,他怕是最难过的。

  赵云海无疑是老赵家最出色的一个,考上中南政法学院的他毕业后分回了安都司法局,不过几年后就辞职与人一起开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驾车也从最开始的夏利、桑塔纳慢慢过渡到蓝鸟、佳美,最后变成了宝马730和路虎揽胜,自己提为江口县公安局副局长还全靠了他这个当弟弟的帮忙。

  这一切会变成现实么?还是本来就是现实不过自己提前预知了?赵国栋无从得知,不过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让赵国栋意识到现在不是沉缅于那个有些虚幻梦境中的时候,胯下内裤的难受才是需要立即解决的。

  整个中午赵国栋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定,全家人都觉察到了这一点,不过大家都以为赵国栋心情不好是因为从刑警队调回江庙派出所的缘故,都知趣的没有多说什么。

  一直到吃完饭后,赵国栋才如梦初醒般从神游状态中清醒过来。

  “大姐,那刘成不错,值得交往。”赵国栋言简意赅。

  记忆中刘成和大姐带了孩子没多久就双双下岗,但是两口子相濡以沫,在江口县城里开了一家火锅店,从小做大,弄得风声水起,赵云海大学刚毕业还未成为赵家经济上的头羊时,全靠赵灵珊和刘成两口子经济上支持这个大家,而刘成的五好男人表现也证明了赵灵珊选人的眼光。

  赵灵珊心中惊喜莫名,大弟现在在家里的地位可是一言九鼎,就连父亲轻易都不会拂逆他的意思,赵德山就更不用说了,在赵国栋面前简直就像是在老师面前的三好学生。这一句话也就意味着自己和刘成可以公开谈恋爱,不在需要顾忌什么了。

  “哥,你咋知道?”赵德山粗声粗气拧着脖子道,他很是看不起那个刘成的老实,在他眼中,那叫窝囊。

  “我说他行,他就行。”赵国栋横了赵德山一眼,见对方目光缩了回去才冷冷的道:“你觉得你哥这双眼睛和耳朵看不见听不着?我告诉你老三,刘成来我们家你少给我摆脸色,别人是客人,你别让外人说我们老赵家不懂礼数!”

  赵德山嘀咕了一下不敢再多说,在这个无论哪方面都强过自己的哥哥面前,他毫无底气,就连他颇以为自豪的打架本事,在赵国栋面前也只有满地找牙的份儿。

  赵国栋想通了,不管那些梦境中的事情是否是真,生活还得按照自己的规律走。

  美国攻打伊拉克、阿富汗,911事件,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米洛舍维奇受审,萨达姆被抓获后绞死,洪水、海啸、飓风加地震,亚洲金融风暴,南海撞机,中国举办奥运会,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中国股市房市的起起落落,国际油价过山车,奥巴马当选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这些事情看起来风云变色,令人热血沸腾,但就算这一切是真的,自己又能怎样?自己根本也无力改变些什么,至少现在的自己是如此。

  狂妄的预言只会让人以为自己是疯子或者精神病,这个世界没有诺查丹玛斯。

  而且赵国栋也不认为几年或者十年后自己就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了,蝴蝶效应只能在相当特定的环境下有可能产生,机率可能并不比中彩票大多少,要让自己写一本哈利波特来名扬世界,赵国栋估计自己就算是到大学里去深造十年西方文学自己一样没那本事。

  当然就像是毛主席所说,科学规律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但是人们可以利用科学规律来改造世界,如果梦境是真,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巧借其中一分力改变一些小事情让自己生活过得更好呢?想到这儿赵国栋心噗噗噗的猛跳起来。

  赵国栋努力的回忆梦境中近期可以让自己获得一些改变的东西,但是让他很失望的是,记忆中几乎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唐谨要离开自己,自己去告诉他自己能够预言未来,她跟了那个小白脸不会幸福,她就不会离开自己么?不可能!

  告诉刘胜安他会在几年后当副局长然后去梅县公安局当政委,也许告诉他那一刻,自己会被当作精神病患者,甚至会影响到事情的真正走向。

  不,不,此时的赵国栋发现自己说不出的难受,他急切需要用一件事情来证明自己的梦境是否属实,但是现在能够回忆起的似乎都是一些小事,一些随时可能因为外界客观因素变化改变结果的小事,要不就是需要几年甚至十年后才能见出分晓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