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节 韩冬

第十四节 韩冬

  赵德山偷偷的躲在窗外观察着躺在床上的赵国栋神色,大哥的精神似乎有些恍惚,赵德山估摸着是不是昨天晚上遇见那两个女同学的缘故。

  赵德山知道二哥有个安都市区的女朋友,他还看过照片,长得是挺漂亮,不亚于孔月和那个子弟校的女老师,不过别人是在安都市区,比起江口县来不可同日而语,赵德山估摸着二哥这副神情怕是失恋的表现,要想治愈失恋,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恋爱。

  “哥,孔月她们来找你来了。”

  “啊,他们来了?”赵国栋坐起来瞅了一眼窗外,自行车停在了洗衣台前,几个男女架在自行车上谈笑正欢。

  “嗯,子全哥、长庆哥还有汪飞哥也来了。”赵德山光着膀子抹了一把汗道。

  “把衣服穿上!”赵国栋暂时抛开脑海中杂乱的想法,瞪了一眼赵德山。

  “哥,他们在门外等你呢。”赵德山穿上一件有些旧的背心,哼哼道,“这么大的天,你们还要去郊游?”

  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走出门去。

  “孔月、韩冬,你们来了?”赵国栋还是那副白衬衣外扎绿警裤,落落大方中又透露出一股子英气。

  “国栋,你也不常回来,今天我们去云台山爬山,那三十六连环洞咱们有些年辰没爬了吧?今天天气热正好去钻一钻,凉快凉快,咱们带了些干粮,晚饭后咱们就去宁江里游泳怎么样?”房子全悄悄给赵国栋使了一个眼色,一边兴致勃勃的道。

  “爬云台山三十六洞?”赵国栋挠挠头,“这么毒的太阳,••••••”

  “骑自行车也就半个小时就到了,河边风大,凉快着呢。”房子全不满的哼了一声,“国栋,好不容易回来,大伙儿搞个集体活动你也推三阻四?”

  “走走走,别说了,去还不行么?”赵国栋赶紧举手投降,“走吧,这日头两位女士可得带好遮阳帽,还有泳衣准备好没有?”

  “还用你说?”孔月娇俏的一笑,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今天她换了一身粉色连衣裙,裙袂更短了,白嫩的小腿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耀眼。

  吴长庆搭上汪飞,韩冬却抢先跳上了赵国栋自行车的后座,孔月却上了房子全的自行车。

  清脆的铃声在柏油路上飞翔,笑声不时从六人中传出,似乎连日头都一下子消退了许多。

  韩冬的纤手扶在赵国栋腰间让赵国栋很有些不自在,虽然唐谨也曾经有同样行为,但是这份感觉却截然不同,一个并不熟悉的女孩子坐在自己车后座,小手还按在自己腰板上,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真还让赵国栋有些不大习惯。

  他不知道这个女孩怎么会跳上自己车,揣摩再三赵国栋估摸着对方是不想让房子全他们三人有什么其他想法,所以就选择了自己作为挡箭牌,反正就在孔月的眼皮子底下,也不可能有什么其他。

  这么一想赵国栋心情也就轻松下来了,思维也顿时灵活起来。

  这个韩冬虽然很漂亮,但似乎在昨晚梦境中没什么印象了,自己离开江庙派出所和厂里边联系就少了,也就只有几个同学还有些联系,其他人也就没在意了。

  漂亮女孩子要落在别处可能稀罕,但在纺织厂里实在算不上什么,几千女青工,百里挑一千里挑一随随便便也能选出几十个相貌出众的,这年头要找个国营单位正式工作并不容易,加上报考条件不高,纺织厂每年招工都会吸引江口和周邻县市甚至安都市区许多城镇户口女青年来报考。

  “我听孔月说赵哥是警专毕业的?”背后传来女孩子秀气的声音。

  “嗯,去年毕业的,你不是我们江口人吧,怎么分到这里?”

  “我是平川人,学校统分就分到这里来了,还以为安都第一纺织厂会在城边上呢,最不济也该在县城里啊,没想到会在这里。”女孩子似乎有些遗憾。

  “嗯,咱们这纺织厂名头好听,却落在这旮旯里,骗了不少人。”赵国栋一边蹬车一边道:“不过这厂还算大,设施也基本齐全,不能和县城比,但也比一般镇甸好多了。”

  “唉,看样子也只有在这里呆一辈子了,还是赵哥你们好,公安,国家干部不说,穿上警服威风凛凛,而且可以随时调回县城。”背后女孩子声音充满了羡慕味道。

  国家干部?赵国栋在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

  他已经越来越相信梦境中的真实性了,因为那太详实且符合事物发展规律了。铁饭碗终究会打破,而警察这门职业也逐渐会沦为国家公务员中最不受报考者欢迎的行道。

  当一种职业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收入和本身付出越来越不相称的时候,这个职业理所当然的会受到冷落。所以当其他公务员报考比例达到一比几十上百的追捧时,报考基层警察的人数甚至达不到开考比例。

  而像教师这些职业却更是大受欢迎,不但收入固定不比公务员查多少,还有寒暑假,如果有些本事,半遮半掩的开开补课班,光是这份收入都足以赶上正份工资了。

  “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干我们这行辛苦不说,而且没有个准点,看上去威风,但实际苦处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赵国栋也不想多解释,“不过干我们这行最大收获就是能够见识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很多阴暗面,很多人一辈子也见识不到的东西。”

  “哦?赵哥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报考的警专?”身后女孩子饶有兴致的问道,双手也有意无意的放在了赵国栋的腰上。

  “那会儿哪知道啊,警专提前招收的。我当时也就觉得新鲜,加上那会儿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就随便报了,谁知道就给录取了。”赵国栋回忆着当时的情形,咂咂嘴巴,“大概是天意注定我要当公安吧。”

  “嘻嘻,赵哥你是公安,也信这个?”背后女孩子娇笑了起来。

  “嘿嘿,我还是党员呢,真正的无神论者。”赵国栋也觉得背后这个女孩子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赵哥怕是有对象了吧?在哪儿上班啊?”

  当女孩子问出这个话题时,赵国栋敏感的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一丝紧张,联想到唐谨几个月之后就会离开自己,赵国栋也有些黯然,就算是自己知道日后发生的一切,自己似乎也无力改变这一切,除非自己能在这短短几个月内让自己命运来一个大的改观。

  兄弟们,打榜激烈挣扎中,渴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如果对本书有点兴趣的话,不妨点评赐教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