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一节 掘金路

第二十一节 掘金路


  回到派出所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所里静悄悄的,只有户籍上有一个人在那里咨询事情,赵国栋看了看所长办公室和指导员办公室都是关着的,估计两个所领导都不在,也就一个人回到办公室拿出笔记本,整理一下一天的收获。

  大观口乡两万八千多人,十二个村一个居委会,乡办企业除了一个造纸厂和一个粮油加工厂之外,还有一个规模相当大的预制品厂,这里的河沙、卵石资源相当丰富,质量也是全江庙区最好的,颗粒均匀,采掘方便。

  另外还有几家私营企业,但规模都不大,都是一些粮食加工和禽蛋加工类的企业。

  乡场镇南边一公里处的天后观是一个在江口县乃至安都市都有些名声的道观,大观口乡也因此而得名,主要是祭拜镇水观音,保佑江口县不受洪水侵袭,每月初一十五,周邻各乡的善男信女们都要来祭拜,因此也就形成了一个墟市,周围平川县、长津县的老百姓都喜欢来这里逢会买卖,是个最热闹的所在。

  宁河由南向北流经大观口乡和江庙镇,然后流进竹莲乡,最后一直要流经江口镇才向东北方向流去。这条河也是整个江口县的生命河,灌溉用水和工业用水都主要来源于这里,但是一旦上游山洪爆发,又会威胁到江庙镇以下的几个大镇安全。

  整理了一下记录的东西,赵国栋将身体靠在藤椅中闭目冥思。采砂这个行道他也在乡上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番,手续卡得不算很严,要办估摸着也能办下来,但是主要原因还是销路。

  乡上预制厂都是直接从河坝里拉沙石,而再有一些零碎的采砂主要都是供给本乡农民自建房用,也就是说除非乡上搞大规模的基础建设,这河坝里沙石虽好,但是却没有去处。

  江庙镇上的用处可能会大一些,毕竟这里企业和居民也多一些,但是江庙镇本身也出产沙石,不大可能从大观口那边拉沙石来用,即便是大观口沙石更好一些也很难打入江庙镇市场,运费就可以抵消质量上的差距了。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看来要想掘好第一桶金还真不简单。

  谭凯说的那个线索也很有价值,那个杀牛的张三娃既然很可疑,就应该好生去挖一挖,倒不一定要去直接接触他,可以从他周围的人下手,如果真的和这个家伙有关,那么他必定和大观口那边的熟人有有关系,如果能够想办法找出他在大观口这边的熟人,那侦察范围就可以大大缩小。

  “谭凯,谭凯!”

  “赵哥,你叫我?”比起胡明贵来,谭凯话语要少得多,但是话虽少,但都有些分量。

  “嗯,还是今天上午说那件事情,大观口的耕牛案,今天中午吃饭时候李书记和曹乡长虽然没说这件事情,但是我估摸着他们心中也梗着一块石头,刑警队来了一趟,后来发了杀人案就给耽搁下来了,我既然驻乡也得花花心思试一试。”

  “嗯,赵哥打算从哪儿入手?”谭凯点点头。

  “明天我们去土陵乡,先和乡上治安室以及乡领导见见面,然后你就沉下去,给我好好摸摸张三娃的底细,从他亲戚朋友熟人入手,看看有没有在大观口这边关系密切的,如果有,把人头给我摸起来,明天过后你就不用来所里报到了,就专心给我摸这个情况。”赵国栋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不来报到怕邱所和廖指导有意见啊。”

  “我去和邱所说,破案第一。”赵国栋摆摆手,“这些你不需要操心,我只要你给我把情况摸上来,记住,一定要细致、准确,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

  “嗯,那好,张三娃是土陵火石村人,那边我还有些亲戚和朋友,我下去好好摸一摸。”谭凯站起身来,“我已经和土陵乡公安员谭东富打了电话,明天他在治安室等我们。”

  “好,你去忙吧。”赵国栋很欣赏谭凯的爽直,说话做事都不拖泥带水。

  一直等到六点过,也没见邱所和廖指导出现,罗明山倒是来打了一头,转眼就不见了,只有值班的贺洪海坐在值班室里看报纸。

  “贺哥,看报纸啊?”

  “嗯,国栋,从大观口回来了?今天是第一天去见面吧?”贺洪海比赵国栋大几岁,皮肤白皙,看上去保养得很好,他驻江庙五乡镇中另外两个乡——宝龙乡和黑石乡。

  “嗯,刚回来。”

  “情况怎么样?大观口听说这一年来不大清静,乡上对咱们派出所有些看法似的。”贺洪海很随便的道。

  “还行,见了罗部长了,了解了一些情况,没事就下去多跑跑。”赵国栋也斜坐在值班室的桌子上,桌上一台黑色的老式电话放在上面,农村派出所和城里就不一样,还在用这种摇柄电话,先要摇到江庙邮电支局总机,才让接线员替你接你要拨打的电话。

  “明天去土陵?”

  “嗯,两个乡都得跑一跑,我才下来,还得花些时间熟悉熟悉。”

  “也是,这乡下就这样,比起县城可差远了,对了,你怎么会从刑警队下来呢?”说到这儿贺洪海一下子来了兴趣。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后来听刘队说江庙缺人,我家又是这边的,局里就让我下来了。”赵国栋耸耸肩。

  “家是这边的就该下来?这是啥道理?你可是科班出身啊。”贺洪海彷佛再替赵国栋打抱不平。

  “唉,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我是江庙派出所的一员,哪里都是干活,这儿离我家还近一些。”赵国栋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邱所今天好像不在?”

  “嗯,和廖指导去局里开会去了,也不知道有什么新行动。”贺洪海打了一个呵欠,“今晚我值班,国栋你没事就回家去吧。”

  “算了吧,明早一大早就要去土陵,要不贺哥你回去,今晚我替你值班。”赵国栋很大方的道,“反正我没事。”

  “这,不大好吧。”贺洪海心头一动,这个赵国栋虽然从刑警队下来,但是看起来还挺耿直的。

  “没事儿,万一哪天我值班有事还不得求贺哥帮忙?”赵国栋笑道。

  “嗯,那没问题。”贺洪海喜出望外,“那就说定了,日后有啥事尽管说,今晚我还真有点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妈的,路上坐车都得一个小时。”

  望着贺洪海急匆匆离开的背影,赵国栋摇摇头,这个家伙还是没变,人不坏,能力也有,就是恋家,一心指望着调回县城去,可好事儿总轮不到他,要在三年后他才能调回到县城城郊的北郊所。

  一夜无事。

  继续求收藏、推荐票、书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