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八节 线索

第二十八节 线索

  日子过得挺快,一晃就到了星期五。

  谭凯回来了,带回一些颇有价值的东西,张三娃媳妇娘家就是大观口那边的,但是他媳妇几个娘家兄弟都很本份,不像是干那种事情的人,但却有个堂兄手脚不太干净,曾经被大观口乡治安室调查过。

  谭凯还摸出一条线索,就是张三娃和平川县那边一个二进宫出来的劳释犯关系十分密切,近期曾经有人看到过那个劳释犯在土陵乡和江庙镇交界的两个村一带转悠。

  赵国栋将获得的线索向邱元丰汇报了,张三娃疑点虽然在上升,但是仍然没有确切证据,劳释犯也有合法权利,不可能因为怀疑对方就随便将对方扣留下来审查。

  要想动对方,就必需要有确凿证据,否则就算是拿下对方最终也只有放人。

  “赵哥,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守株待兔。”谭凯接过赵国栋丢过去的阿诗玛,点燃火,吸了一口。

  “守株待兔能守得到当然好,就怕守一二十天都没有动静啊。”赵国栋何尝不明白,如果是普通人,真的抓回来好生审一番也许能找出一点线索,但是两进宫的老贼,反侦察经验丰富,没有点实在的东西怕是难得撬开他的嘴巴。

  “我觉得还是有点搞头,那两个村都靠山,现在天气热,就是下半夜出来给秧田放水的人也多,他如果要下手,就要避开人多的路,而唯一的路就是进山,沿着那条机耕道走到山边上,然后穿过小垭口,就可以到平川县境了。”

  谭凯十分沉稳,没有把握的话他一般不说。

  “嗯,你觉得把握大不大?”赵国栋也有些动心了。

  “嘿嘿,这不好说,但是不守一守总有些不心甘。”谭凯笑了一笑。

  “好,我去给邱所说说,两个人一组,把我也算上,咱们就豁出去花半个月时间来试试。”赵国栋一咬牙。

  “要不把土陵治安室的人叫着一起?”谭凯犹豫了一下。

  赵国栋想了一想摇摇头,“不,倒不是信不过土陵治安室,但是张三娃在土陵人脉很广,而且十分警觉,如果让他觉察到土陵治安室的人在守夜,也许这件事情就黄了。大家辛苦就辛苦点,若是真破了案子,我私人请客请大家吃酒。”

  许秀芹有些爱惜的看着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儿子,也不知道怎么到了派出所反而比刑警队还要辛苦似的,整天熬夜,回家就蒙头大睡,眼见得马上就吃午饭了,许秀芹真不忍叫他起来。

  赵国栋美梦正甜,梦中不断换来换去的人像让他眼花缭乱,唐谨,孔月,韩冬,甚至还有童曼,他努力想要抱住他们,但是却总是抓不到,好容易抓到一个,却发现只抓住了她的外衣,她一转身,只穿着一身内衣在前面跑,是孔月?赵国栋一个猛虎扑食扑上去,一下子将她按在身下,但忽然间对方却不在了。

  醒来的赵国栋有些遗憾的伸了一个懒腰,阿拉伯国家可以娶四个老婆就是好,听说还有更好的是非洲有些部族可以娶几十个老婆,只要你养得起,自己也就只有做做梦的份了。

  唐谨又有几天没给自己打电话了,赵国栋有些不安,但是昨晚该自己守夜,守了整整一个通霄,又熬了一天干夜,对手还没有出现,这也许就是在比耐性。

  吃了午饭正想上chuang继续补觉的赵国栋就听着门外自己母亲的声音在招呼人:“孔月,你找国栋?他在呢,刚吃完饭,进来坐吧。”

  赵国栋赶紧起身换了衣服出来,孔月站在洗衣台边,一身碧绿的长裙,脚下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如出水芙蓉般婷婷玉立。束起的长发随意的挽在脑后,手上却拿了一本书。

  “孔月,进来坐吧。”赵国栋看看四周无人,午间天气大,都在家休息,只有自己家几个去宁江河里游泳去了。

  “你弟弟他们都不在?”孔月大方的走进赵国栋房间,打量了一下。

  “去河里游泳去了,这么大天气也不怕晒掉皮。”赵国栋打开电扇,扇叶呼呼旋转起来。

  “昨晚你没有回来?”孔月注意到赵国栋好像才起床。

  “嗯,昨晚所里有事情,今天上午就正好补觉。”

  “你下午也要补觉?”孔月有些遗憾。

  “嗯,美女来了,瞌睡虫也就飞走了,哪里还能睡得着?”

  本来在十多后十分普通的调侃话语却逗得孔月脸上一红,“国栋,我发现你当了公安变得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自打云台山一游之后,孔月和韩冬也不时打电话来所里找赵国栋,弄得赵国栋接电话时都不敢随便搭话,要仔细听出是谁声音之后才回答。与孔月和韩冬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这让赵国栋在不安中也有些窃喜。

  “人没有必要活得那么沉闷,对不对?这叫有幽默感。”

  “那你下午打算干什么?”孔月装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道:“没事儿要不我们去图书馆看看书?”

  “好啊,星期天厂里图书馆开馆么?”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去厂里图书馆了。

  “要开,不过基本没啥人。”

  “清静最好啊,只有我们两人更好。”赵国栋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让孔月高兴之余也有些忐忑不安。

  图书馆实在太安静了,除了一个快退休的管理员,整个图书馆就空荡荡的,没有一个阅览者。赵国栋和孔月并排而坐,孔月在看政治类的书籍,看样子是准备考函授大专。

  赵国栋才想起自己毕业时也是雄心勃勃准备去考自考,但是自考太难了,考过了几门课程的他就有些心灰意懒了,不如读函授,那要轻松快捷得多,只不过钱也要多花不少。

  近期的报刊倒是吸引了赵国栋的注意,深圳的股票交易市场已经开始运行,沿海国人的财富意识渐渐被发掘了出来,而在内地,这种意识还相当淡薄,一些面向内部职工发行但尚未上市的股票被分配给内部职工,很多职工却不愿意接受,或者被迫很快就以原价甚至低于原价卖了出来。

  一纸股权证加上一张身份证复印件,这就成了安都牛王庙那些最初炒股者们的倒来倒去的赚钱工具,而自己想要加入进去分一勺羹那首先就得有最原始的资金投入。

  看了兄弟们的书评很振奋,彷佛又回到了写江山那些日子,说实话这几天还真有点那时候的感觉,努力奋进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