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十六节 埋伏

第三十六节 埋伏

  砂石场终于开张了。

  兴奋得如吃了亢奋剂的赵德山一连几天走路都带风,家中那辆老旧的永久自行车在他脚下比起摩托车都慢不了多少了。

  几个筛沙工都就近请了当地农民,一条下河坝的便道也只花了大半天时间就垫了起来,几台拖拉机也在赵德山在厂外的几个狐朋狗友的帮忙下联系好了,砂场已经正式运转起来,一堆一堆的沙石被筛出来,堆砌在河滩上。

  每日里也有一两辆拖拉机来拉沙石,大多都是大观口这边通过唐思模介绍来的一些关系。

  堆砌在河滩地上的沙石堆数量每天都在不断增加,赵国栋交代赵德山按照工作量来计算工资,而不是按照每天工时来计算工资,这样一来筛沙工人们的积极性相当高。

  每天天不亮就来开始干,到了中午十二点后太阳太毒了之后就休息,下午四点钟之后又开始,一直要到晚上八点过天快要黑尽工人们才离开。

  赵德山这几日里也是早出晚归,这沙石堆在那里倒不担心有人来偷,河坝里多的是,只要你肯来拉,只是每日里计算方量和工资,随时监督质量,还得不时去拉拉家常,递上两支烟,送上几壶开水。

  直到筛沙工人们离开之后他才能离开,不过赵德山干得很起劲,望着这一堆堆沙子,他彷佛看到了一条他从未想过的道路。这些沙子就是财富,送进了建筑工地就会变成一张张人民币,只是每日里零星来拉的沙石就让赵德山颇有些自豪感了。

  赵国栋并没有将多少心思放在砂石场上,在他看来,砂石场不过是最原始的敛财途径,简单而直接,问题只有一个,销路,而销路问题解决了,一切都再简单不过了。

  而赵德山表现出来的热情让赵国栋可以放心,一个闲了太久的大男人,只要给他机会,他会不遗余力的去抓住。

  从办理砂石场手续到购买筛网、木架、小车、铲楸等必要工具,赵国栋已经投进去了将近三千元。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除了自己大半年攒下的一千块外,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在自己父母那里借了两千。

  从母亲那忧虑的目光中他能够感受到这两千元对于这个家庭的分量,这也许是这个家庭能够拿出的所有积蓄了,或许就是为长川和云海准备的学费。

  赵国栋并不担心这笔钱能不能收回,资源采掘型的企业是不会亏本的,至少像采掘沙石这种既无危险而投入成本又相当小的行业,只要有销路一切都不死问题。

  他唯一担心的是厂里的工程会不会如期开工,而砂石场开业这十几天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沙石,紧紧依靠唐思模介绍来一些零星买主,怕是只能勉强维系几个筛沙工人们的工钱。

  而随着九三年初这个时间渐渐逼近,给他时间也不多了,他急需一笔资金来开始他的投机事业,如果上苍给了他这份前世记忆他却不能好好运用,那是要遭天谴的。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问题不是自己能够影响的,古志常既然答应了自己自然不会作梗,卿烈彪的电话他倒是有,但是他自知他和卿烈彪之间的关系还远达不到可以说这种事情的份上,在这个问题上去求助于卿烈彪影响他父亲太不明智。

  而这个时候去找古志常或者杨天培同样毫无意义,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

  就在砂石场筛好的沙石越积越多的时候,赵国栋全身心抓的第一件案子也遇上了瓶颈。

  前世记忆告诉赵国栋,要在这个社会成为人上人,要让自己可以改变和影响周围自己亲人朋友的命运,要让自己过得更加称心如意,仅仅是有钱还不够,何况自己还无法保证自己就能真的凭着这份记忆获得点石成金的本领。

  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继续在仕途这条道路上走下去,而有了这份前世记忆,区区一个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已经不在他眼中了,他完全可以凭借着自己对后世的了解和认知,抢占先机,在仕途上走得更远,甚至不仅仅局限于政法这个行道。

  而这一切都还需要从眼下最基本的所在——江庙派出所开始。

  他现在遇上了第一个麻烦,那就是偷牛案的毫无进展。

  应该说谭凯的摸情况已经摸得相当详实了,那个二进宫的家伙在江庙的活动情况也被掌握得很清楚,很显然那个家伙一直在选择合适的作案目标和时机。

  但是江庙去这么大,谁也没有能力去每天跟踪那个家伙,单纯的守株待兔有些笨拙,也许那个家伙突然转性回平川那边去作案了,那自己这守了二十来天就白守了。

  三组人轮番守候弄得大家都疲惫不堪,邱元丰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赵国栋还是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从当初的半个月已经延长到三个星期,到延长到现在的一个月,联防们都有些怨言,如果不是那一次赌博案件的奖励兑现得很及时,而赵国栋的表现又让联防们很是佩服,只怕联防们的意见会更大。

  赵国栋仰倒在草坪上,他和谭凯选择了一个居高临下的小山丘背后作为观察点。

  从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来自江庙方向的那条机耕道,过了这一段就要转入山脚下,崎岖的山道可以一直通达平川县境内,只不过这条道路太过难行,并没有多少人愿意走这里,除了本地人。

  唐谨又有几天没音信了,赵国栋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好像说是唐谨这几天与科里人一起下派出所在搞调查,但赵国栋仍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孔月那边也很平静,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好像是经过了那一天的事情之后双方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至少赵国栋是这样认为的。

  而孔月那边究竟是觉得需要冷静一下还是要保持一下矜持,赵国栋不得而知,这让赵国栋在松了一口气之余也有些失落。

  反倒是韩冬打来了两通电话聊聊天,让赵国栋在派出所的生活不至于太过无聊。想起韩冬圆脸上两朵酒窝,赵国栋明知道再和这个小女孩交往下去可能会有麻烦,但还是有些怦然心动的感觉。

  有时候转念一想,自己都已经是拥有了前世记忆的人了,连感情生活“丰富”多彩一些这点特权都不能享有,那未免太逊了一点

  回忆一下前世记忆中那些网络小说中穿越者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壮举,自己如此低调已经很难得了,在感情上得到一些弥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就是这个念头不断的在赵国栋心中发酵,使得他甚至对唐谨的思念也稍稍被冲淡了一些。

  渴求鲜花和推荐票,还有书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