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十八节 挑衅

第四十八节 挑衅


  大观口的逢会相当热闹,每到农历每月初一和十五,这里都是热闹异常,而今年八月十五就更是人潮涌动,天后庙前后的坝子里人山人海,来自周邻几个县市的老百姓都来赶场逢会。

  各种小吃应有尽有,杂耍马戏也是层出不穷,各种小手艺也是纷纷登场,像剪纸、藤编、草编、糖人、泥塑、石雕,引得无数人驻足观望,其他地方这个时候十分讲究的月饼在这里反而显得不那么起眼了。

  赵国栋带着胡明贵、谭凯赶到天后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过了,治安室的人员早早就撒了下去,罗长荣因为乡上开党委会来不了,这边也就只有赵国栋担起重任了。

  每到初一或者十五,周遭的扒手们总会寻摸着想要在这场盛会中捞一把,这也是大观口乡治安室最为头疼的事情,几乎每个初一十五都会有那么几个失窃的群众哭哭啼啼的来治安室报案。

  虽说损失不大,一般也就是几十元钱,但是对于乡下百姓来说也是让人肉痛的了,所以治安室每逢这个时候都不得不全体出动,以求最大限度的将那些扒手撵走,维护逢会的平安。

  在刑警队时赵国栋便跟着队上一个反扒的老刑警半个月,专门跟车反扒和在市场上蹲点守候,半个月下来,赵国栋也颇有斩获。

  所以前期赵国栋也来过几次,抓获了几个尚未下手的老面孔,赵国栋也不为难他们,索性让治安室的人讲这些家伙拷在天后庙旁边的旗杆下,听凭群众的唾骂,也让群众们认清楚这些长期靠在这里扒窃为生的土贼,提高警惕。

  这一手也的确起到了相当好的效果,很快周边的贼们也都熟悉了赵国栋的身影,只要赵国栋一到,这些人便自动消失,或者就在茶馆里呆着喝一天茶,久而久之似乎也就形成了一种默契。

  赵国栋和胡明贵顺着天后庙旁边的几条街道溜达了一转回到天后庙前广场上,这里是人流量最大的所在。

  虽然天气逐渐转凉,但是拥挤的人流还是让二人出了一身臭汗,几个映入眼帘的熟悉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赵国栋也不为己甚,毕竟任何人都有来逢会的权利,并不能因为别人有前科就随意限制对方人生自由。

  “赵哥,今天听热闹的,要不买点东西?”胡明贵已经成了赵国栋的忠实拥趸,三五个月就能在江庙这边打出一片天地,胡明贵还第一次看到如此强悍的角色。

  “这有啥好买的?”

  “嘿嘿,瞧瞧那边的藤编草编,竹雕石雕,真不错,买一个送给女朋友,很有意义的。”胡明贵一边不时点头和过往的亲戚朋友熟人打招呼,一边道。

  “嗯,那呆一会儿看看。”赵国栋目光流转不定,人太多了,一张张朴实的脸扑面而来,要想在这中间寻找到目标不太容易,看来还是回到广场上更妥当。

  半个小时后赵国栋回到了原地,蹲在天后庙旁边的几块垛子石后面目光在人流中漫无目的的游移,今天看来那些家伙还算是懂事,知道自行离开。

  如果仍然在自己面前游来晃去,赵国栋就要把他们视为在挑衅自己的权威了,那就必须要给予必要的惩戒,好在这种现象并没有发生。

  赵国栋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目标,三男一女,其中两个年龄不小了,至少在三十岁以上,打扮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十分普通,也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但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气息却让赵国栋一下子就觉察到两个家伙都是练家子,而且不是寻常的练家子。

  那个女孩子相当漂亮,个子高挑,蓬松的卷发,白净的脸上宽大的墨镜遮住大半个脸,一条粗大的金属链子在饱满的胸前晃荡,略有些透明的白色衬衣中黑色胸罩隐约可见,全身上下有着一种高贵典雅却又混合着放荡不羁的气息,很有点颓废美的味道,赵国栋评价。

  至于另外一个年轻人却有些不上道了,闪烁不定的目光,游移摇曳的视线,加上有些神经质般的手指抽动,赵国栋不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

  扒窃?这似乎很可笑,几个人身上的穿着大概能抵得上自己一年的工资收入,这里有什么目标值得他们下手?小商小贩还是过路游客?

  这里浓郁的地方风俗特色加上很有些历史的古街小巷,很是吸引一些喜欢自由踏青的散客,甚至有外省的游客慕名而来,不过赵国栋并不认为有值得这几个人下手的目标。

  不管怎么样,赵国栋不希望在自己的辖区内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无论他是谁,如果敢于挑衅自己的权威,那自己不会退缩。

  游走在天后庙前广场的大多是外地的游客而非周邻的百姓,他们更喜欢广场上各种地方特色的小玩意儿,藤编的花篮、箩筐,草编的绳带、草鞋,石磨蓝的彩纸剪贴,精美细腻的石雕件,雕工精致的竹雕工艺品,古朴厚实的泥塑像,这一切足以让外来人驻足徘徊。

  这些人虽然平常不多,但是今天不一样,每年正月十五和八月十五是最重要的天后节,不少外地游客都会选择这个时候来这里游玩,他们一旦失窃,数量就很难说,那说不定就会给自己和派出所带来不少麻烦。

  “子华,让仲平不要去没事找事,那边两个是吃官家饭的。”就在赵国栋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几人动静时,对方也同样觉察到了赵国栋的存在,水晶镜片下鹰隼般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身份的赵国栋。

  “老大,就这穷乡僻壤你还怕什么?吃官家饭的又怎么样?多的是酒囊饭袋,仲平不过是去玩玩,练练手而已。”另一个男子有些漫不经心的道。

  “不,恐怕你走眼了,那个家伙没那么简单,他是在故意向我们示威,警告我们,你没注意到么?他故意把腰间的手铐露了出来。”水晶眼镜男子神色不动,声音却提高了一些。

  “那又怎么样?有本事他就去把仲平抓住啊。”

  “辉哥,咋出门到乡下散心就变得这么谨慎了呢?”那个女孩子也打趣道:“怕阴沟里翻船?”

  “哼,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是经典话句,但却是至理名言。”眼镜男子突然提高声音,“让仲平赶快回来,别去惹事!”

  起早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