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十二节 蓄势

第五十二节 蓄势


  进入十一月后便是农村里民舍的建设高峰期,因为十一月之后雨水少了许多,天气干燥,正好是修建的好时机。而各乡冬春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也拉开了序幕,江庙区各乡镇的明沟暗渠建设,尤其是像土陵、黑石、宝龙三个丘陵乡镇的沟渠建设更是进行得如火如荼。

  凭借着赵国栋先前铺垫下来的关系,赵长川很快就打开了江庙区除了江庙镇之外的其他几个乡镇的市场,尤其是在土陵乡,各村建设的砂石用料几乎都从赵长川手中进货。

  砂石场工人增加到了将近二十人,几乎每天都有十来辆拖拉机来拉砂石,生意的兴隆程度大大超过了赵国栋和赵长川的预期。

  山川砂石场,也就是赵国栋给这座砂石场取的名字,意取赵德山和赵长川最后一个子,出货量一下子增大了许多,而花莲那边江口二建司所需砂石所占比例甚至只占到了三分之一不到。

  赵长川很清楚冬春建设高峰期只有那么三四个月,而江口二建司才是砂石场生存的主要靠山,所以他丝毫没有因为江口二建司那边是先挂账而这边则是现钱现货而怠慢,只是加紧了工人们的工作效率。

  赵德山依然在安都驻扎,但是牛王庙股票黑市的日益火爆让他简直如同猫抓心一般痒得难受,一叠叠花花绿绿的钞票整天在他眼睛边上晃来晃去,让他心烦意乱。

  好在每个月赵长川都将砂石场的收益送到他手中,并迅速按照赵国栋指定的几种股票择价下手购买,这才勉强让赵德山燥动的心安稳下来。

  经历了借钱事件和小固山之游之后,赵国栋和韩冬之间的关系迅速密切起来,不过这只是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两人下意识的都想要避开孔月,虽然韩冬也知道孔月实际上并没有和赵国栋有什么关系,当然她并不清楚赵国栋和孔月在图书馆那一幕。

  房子全是第一个觉察到赵国栋有脚踩两只船的嫌疑的,赵国栋也并没有打算瞒房子全,作为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他觉得没有必要,而且他和孔月之间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而孔月图书馆事件之后更是变得谨小慎微起来,似乎担心一不小心就会落入陷阱一般。

  “国栋,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和韩冬处对象?”躺在赵国栋在床上,房子全一边抽烟一边问道。

  “干啥?问这个干啥?”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问道。

  “哼,休想骗我,从韩冬那眼神中我就能看出来,你这宿舍里都有一股膻味儿。”房子全瘪瘪嘴。

  “膻味?膻味咋又和韩冬扯上关系了?”赵国栋莫名其妙。

  “嘿嘿,你是不是把韩冬给办了?就在这张床上?别不好意思,都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正常,所以这屋子里就有股作了那种事情之后的膻味。”房子全一脸坏笑。

  “放你的狗屁!”赵国栋笑骂,不过他得承认这个家伙的嗅觉很灵,这场床是刚办了事儿,不过不是和韩冬,而是唐谨。昨天该赵国栋值班,唐谨索性就来了江庙,也就半遮半掩的住在了赵国栋的宿舍里,这年头,也没有人管你这些闲事儿。

  “装吧,你就给我装吧,方才我就看韩冬眼神不大对劲,有股子妖娆味道,唉,又一个无辜少女倒在你的胯下。”房子全半是羡慕半是提醒的道:“孔月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韩冬和我没关系,孔月也一样,我们都是普通朋友关系。”

  “普通朋友关系?普通的床上关系还差不多!”房子全怪叫起来,“你没看到孔月谈起那股子幽怨味道,我还一直在纳闷你怎么不去找孔月了,莫不是你非要每次都等别人女孩子上门?原来是和韩冬勾搭上了。喂,国栋,脚踩两只船的活计可不好干,你的好生悠着点。”

  “滚你的蛋!哪有你说得那么龌龊,韩冬和孔月我连碰都没碰过,不信你去问她们俩。”赵国栋也是一脸坏笑。

  “我去问她们?问她们什么?问她们上过床没有,睡过觉没有?”房子全翻了一个白眼,“那孔月还不得一脚把我给踢出去。”

  “所以这些事情你就当不知道好了,女孩子的心,海底针,你很难摸清楚,我也懒得去摸清楚。”赵国栋耸耸肩,“我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谈恋爱有助于心理健康,更能使人精神焕发,你没有这种感受么?”房子全对于自己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好友如此浪费青春很是难以理解,汪飞费尽心机却连韩冬的边都挨不上,不得不黯然止步,而这韩冬却主动上赵国栋这里来,这说明什么?人与人不能比啊。

  “温柔乡是英雄冢,没听说过这句话么?”赵国栋昂首吟诵道。

  “我呸!少在我面前装大头蒜!读初中的时候是谁在那里偷看人家孔月换衣服?这会儿倒是装起正人君子来了。”

  “喂,喂,子全,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不过是碰巧瞥了一眼罢了,马上就离开了啊。”赵国栋连忙解释。

  “好了,好了,没人翻你这些旧账,现在孔月都要睡在你床上了,谁还管你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房子全没好气的道,“我只是提醒你孔月真的不错,挺单纯的,别让卿烈彪这些家伙给糟蹋了,上个星期卿烈彪又回来了,那些狐朋狗友们又在撺掇他去勾孔月,幸好孔月没来。”

  “哦,卿烈彪又回来了?”赵国栋怔了一怔,“他去不去勾孔月我管不着,只要他不用什么卑劣手段。至于孔月要怎么,那得看孔月自己。”

  “嗬,你倒挺看得开啊,是不是孔月早就被你睡了,你想趁机把她甩了?”房子全狐疑的望着赵国栋,这似乎不太符合赵国栋往昔的作风。

  “子全,我都告诉你了,我和孔月真的没什么,或许我们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远没有达到你说的那一步。”赵国栋啼笑皆非。

  “那你还在等什么?难道非要让卿烈彪抢了先手?再怎么也得和孔月睡了觉之后再说啊。”

  赵国栋心中一热,这才是真正的朋友,虽然说话方式有些不对,但恰恰是这些最直白最粗鲁的话语能够代表一切。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子全,你那六千块钱都买了么?”赵国栋岔开话头。

  “嗯,都让德山买了,安原光路,一比一点五买的,六千块啊,就换来四张纸片,外加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我都不敢想象如果这玩意儿如果一下子作了废,我咋向我哥和我妈交代。”房子全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来,“国栋,你说这能赚钱么?”

  “哼,只要你不是太贪,按我说的办,六千变六万不敢说,变成五万问题不大。”赵国栋自信的一笑,“真的赔了,你把股票给我,我给你六千块钱。”

  “嘿嘿,那咋好意思?愿赌服输,我既然信了,那也就做好了亏的心理准备。”房子全摇摇头,“那啥时候出手啊?”

  “嗯,两三个月后吧,现在已经开始涨起来了,不过还远远没有到位,如果我手上有钱,我还会毫不犹豫的全部买成股票。”赵国栋狠狠的道,“有些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来了。”

  “妈的,若斯真的有五万块钱,老子就不干了,干脆出来自己找饭吃。”房子全一咬牙道。

  “子全,你真舍得那份工作?”赵国栋眼睛一亮,他早就想劝对方,但是又不想让自己的意图去直接影响对方,他只是希望对方能看到自己身畔的一切变化而触动对方,现在看来还是真起到作用了。

  “哼,有这份工作又怎么样?前两天家里替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就厂里的青工,人长得不咋样,态度还牛得很,还嫌我工作不好,家庭条件差,我靠,也不看看自己长得和东施差不多,还以为自己是貂蝉呢。”房子全恨恨的道。

  “呵呵,原来是受了刺激啊。”赵国栋笑了起来,语气中也充满强大的自信,“子全,相信我,发财的机会有的是,只要你肯去闯荡,呆在厂里没有多大意思,只有走出去,你才会知道外面的天地多么宽广!”

  http://sjg.qidian.com/,未投三江推荐票的请去投本书一票支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