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十三节 拜访

第五十三节 拜访


  赵国栋还是第二次来安都市公安局,十层楼的大楼显得格外威严,一字溜排开的警车半掩在绿化带中,来来往往的人们都首先需要在门口登记核实,当然内部人员例外。

  局领导办公室在七楼,来刘兆国这儿赵国栋并没有什么思想压力,拥有前世记忆的他自信可以平静的面对任何人,在他看来刘兆国是一个值得一交的人,但是并不意味着自己需要去阿谀奉承,也许那样做只会适得其反。

  “笃笃笃!”

  “请进。”

  赵国栋推开门。

  “咦,你小子今天怎么舍得来了?我还以为你真把我这个当大哥的给忘了呢。”

  刘兆国脸上露出一抹惊喜,这个小家伙还真有些沉稳劲儿,到江庙所调研已经隔了两个多月,他居然就没有给自己打一个电话,也没登门过一次,让自己还真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把自己给他的电话给丟了。

  “嘿嘿,是叫你刘局长好呢还是叫你刘哥好呢?”赵国栋挠挠头有些为难的道。

  “呵呵,私下叫刘哥,当然公务上还得叫我职务,坐,坐。”刘兆国很欣赏对方的不卑不亢却又不乏亲近。

  “嗯,没想到刘哥也干了我们这一行,而且一干就是我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和大观口那个骗吃骗喝的落魄刘哥真是天差地别啊。”赵国栋坐在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中感受着市局领导办公室的差距。

  “骗吃骗喝?不是你邀请我一起吃饭的么?”刘兆国也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说话还真不客气。

  “那也是看你可怜没地方吃饭啊,你不是装出一副可怜模样我会叫你吃饭?那大观口街上那么多人我没叫他们一起吃?”赵国栋耸耸肩。

  “那我们算是有缘嘛。”刘兆国对于赵国栋真有些佩服了,在知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还能如此谈笑自如,一般人就算是装也装不出来,他感觉得到对方是真没把自己当作领导,这种感觉很奇妙。

  “还是市区好啊,和江庙比起来有差别吧,刘哥?”一个女孩子送上来热茶,有些惊讶的瞥了一眼和刘局长谈笑如此随便的年轻人,而且一看就是警察,赵国栋下身的警裤暴露了他的身份。

  “在我眼中,还是江庙更美丽。”刘兆国沉吟了一下才道,“或许有些矫情的嫌疑,但确实如此。”

  赵国栋也怔了一怔,“看来刘哥还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啊。”

  “不说这些了,怎么,这两个月在江庙干得怎么样?心情还不错吧?”刘兆国笑着问道。

  “还行,估计今年江庙所能在全局评上先进集体吧?至于我个人么,听说夏季破案战役要评破案能手,应该有我的份儿。”赵国栋颇为自豪,“不过心情么?就不好说了。”

  “怎么了?”刘兆国一挑眉问道。

  “女朋友家里觉得我在郊县,和她不班配,要她和我分手,我们正在奋起力争。”赵国栋很随意的道。

  “你女朋友在哪儿?”刘兆国一皱眉。

  “天河分局。”

  “你今天来不是要告诉我让我帮你调回市区吧?”刘兆国笑了起来。

  “我就是真有这种想法也得委婉一些吧,比如先多跑你这儿几趟,把关系弄得再熟络一些,再含蓄一点表露自己的意图对不对?”一脸诡异的赵国栋笑了起来。

  “哦?看你的意思你还不想调回市区?”刘兆国内心其实笃定对方并没有要找自己帮忙的意思,虽然这对于自己来说算不上什么事情,堂堂一个市局常务副局长,市局处室十几个,下边还有五个市区分局,调动一个普通民警算什么。

  “嘿嘿,真没那兴趣,我在江庙干得挺顺心的,何必非要进市区?”赵国栋摇摇头。

  “那你就不怕你女朋友飞了?”刘兆国眯缝起眼睛。

  “真要为这个飞了,只能说明她有眼无珠,没有享福的命啊。”赵国栋大言不惭的道。

  “哈哈,小子,你可真有个性啊。”刘兆国被对方逗得哈哈大笑,“不过我说真的,感情这东西么还是不要轻易用这种方式去考验,如果你真想回市区,我可以替你安排,到市局或者市区其他分局都没什么问题。”

  “算了吧,还是在江口呆两年再说,反正还早,不过先在刘哥你这儿挂上号。”赵国栋想了一想道。

  “也行,估摸着我两三年也出不了这个大楼,就是出了这个大楼,办你这个事儿也是小菜一碟。”刘兆国这个时候才表露出来一番自信,“对了,你今天到市里来干啥,不是专程来看我吧?”

  “嗯,换休,看看女朋友,顺便去牛王庙那边看看。”赵国栋随口道。

  “哦,你也对股票感兴趣?”刘兆国讶然问道,在大观口就对赵国栋的博学很是惊诧,而且更难得的是都颇有见地,他倒想了解一下这个家伙在这个股票黑市上又有什么独到见解。

  “嗯,这是合理合法的生财之道,我让我弟弟在那里玩一玩,赚个二三十万就收手。”赵国栋觉察到对方似乎也对此有些兴趣。

  “赚个二三十万?”刘兆国真的有些震惊了,二三十万?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对刘兆国来说一样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目了。赵国栋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在自己面前更不可能夸夸其谈,这也就是说对方似乎很有把握在这一行中赚钱,自己老婆这一段时间也是兴致盎然,一直跃跃欲试,但却始终不敢轻易下手。

  “咋了?刘哥不信?”赵国栋斜睨了刘兆国一眼,“现在是中国股市的初级井喷期,只要有眼光有胆量,当然也得再有点资金,赚钱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是光明正大合理合法的赚钱。”

  刘兆国兴趣一下子起来了。

  干他这个位置很是尴尬,看似位高权重,但是经济收入却又大受制约,尤其是他在军队服役这么多年也只攒下点死钱,两个孩子一个大学在读,一个即将高考,消耗也大,现在刚坐上这个位置,一切都得小心谨慎,尤其是在经济上刘兆国更是仔细,他可不愿一辈子栽在这上面。

  如果能够有一个光明正大合理合法的赚钱渠道,那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只不过这个世界真有这种好事情么?就算是刘兆国对赵国栋有相当好感和信任,一样也有所怀疑。

  赵国栋简单的把目前安都乃至安原省这些待上市的股票情况结合国家现在大政策分析了一遍,听得刘兆国似懂非懂,但是他对赵国栋的兴趣却是越来越浓厚,这个小家伙年龄不大,学的是公安政法专业,怎么对这些财经、金融方面的东西却懂得这么多,而且分析起来头头是道,不像是胡编乱造啊。

  “小赵,按你这么说,现在买这些股票也还不算晚?”刘兆国琢磨着道。

  “说晚也晚,毕竟你没赶上最初那些企业内部职工刚刚拿到股票时四处贱卖的时候,现在价格已经翻了一滚;说晚也不晚,那是因为现在这些股票还没有上市,谁也拿不准会不会上市,什么时候上市,浮噪心理让持有这些股票的人只要觉得价格合适就要卖出,而恰恰这些股票的价格并没有涨到位,现在持有到合适时候出手,一样可以获取相当的利润。”

  “嗯,有些意思,小赵,看不出你咋对这些东西也研究得这么透彻?”刘兆国有些好奇的问道。

  “嘿嘿,刘哥,我这人没其他太多的爱好,就爱看书,啥书都看,能赚钱的书当然更要看。”赵国栋信心满满的道,“这是一次赚钱机会,过了这一次怕是要等些时间才能碰上了。”

  “中午你没啥事吧,和我一块儿去吃饭。”看了看时间,刘兆国点点头。

  “吃饭?刘哥,怕不大好吧?”赵国栋挠挠头。

  “别想那么多,你在大观口不也请了我一顿么?今天不是局里的公务餐,是我几个老战友,你认识一下以后也有用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