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十六节 年末

第五十六节 年末


  刘兆国最终还是接受了赵国栋的建议,他的脾气就是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既然相信赵国栋的判断,他就不再犹豫,将自己在部队中工作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六万块钱全数按照赵国栋的建议购买了股票。

  只不过现在诸如安钢铁和安原光路的股价已经溢价至一比二点四,比起赵德山下手时足足涨了一倍,但是在赵国栋的记忆中,这还远远没有到位,在九三年的春节后,安原光路将会涨到一比十六左右,而安钢铁也会飙升至一比十三以上才会掉头向下。

  安原的冬天总是姗姗来迟,阴冷而又湿润的天气让习惯于这种气候的安原人一样感到无比厌烦,天气晴朗的日子就必然伴随着早晨的大雾,让万事受阻,而不时来点雨夹雪让人们无所适从,阴霾的天气几乎就要一直纠缠到二月间,就连春节都难得看到老天爷一个好脸色。

  与糟糕的天气相比,赵国栋的心情却是很好,除了砂石场的利润依然在缓慢的增加外,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和刘哥建立了相对稳定而良好的关系,当然如果股票黑市上的失手也许会直接危及到他刚刚和刘兆国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却不可能发生,赵国栋不相信一只蝴蝶可以把这场风暴也改变。

  赵长川每月交来的利润都被赵国栋毫不犹豫的交给了赵德山投入到了黑市上,股票价格一直在缓慢的上涨,虽然间或有一些小起伏,但是并不影响大趋势,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春节前一个月,各种股权证都开始出现大幅度上扬。

  赵国栋知道记忆中的黑市狂潮终于掀了起来,这两三个月间,牛王庙的股权证都将会上涨到一个惊人的价位。

  然后随着政府出台公告对股权证交易进行规范,省政府将开始采取措施禁止自发股市:通过宣传媒介告诫股民,股票、股权证交易的风险由购买者自己承担,自发交易不受法律保护。禁止各公司将发行的股票、股权证进入自发市场,对股权证实行托管和集中管理,禁止私下交易,而随着发行企业也纷纷发出各种约束性要求,这场狂潮将会落下帷幕。

  随着年终的临近所里边的杂事也越发多了起来,局里边的奖金政策逐渐出台,元旦一千五,估计春节前还有一千五左右,大大超过了去年,但是这也给所里带来了巨大经济压力,八名干警需要二万四千元,而加上年终联防们的奖金和各种拜年费用,估计三万元也拉不住闸。

  赵国栋发现邱元丰这一段时间在所里呆得很少,几乎是一个星期也就两三天在所里出现,而且经常是到区工委那边汇报工作。

  而面对财政上的巨大缺口,邱元丰一方面要求赵国栋和刘猛都要抓住机会适当出击,另外也要求赵国栋和贺洪海以及罗明山各自到自己所驻乡镇党委政府去化缘。

  良好的人际关系帮了赵国栋大忙,大观口乡的三千元和土陵乡的二千元赞助很快就到位,而贺洪海在黑石乡和宝龙乡的化缘却不太顺利,最终落到所里只有黑石乡的一千五百元。

  至于江庙镇则直接拒绝了罗明山的要求,这让邱元丰少有的大发雷霆,不但在所里将罗明山骂得狗血淋头,而且还在江庙区工委院子里扬言要让江庙镇党委政府明白派出所的战斗力。

  当夜赵国栋、刘猛、贺洪海三人率领全所联防在江庙镇一名副镇长家中抓获四名打麻将赌博的政府干部,并在第二天下午再度出击扫荡了江庙镇一名党委副书记姨妹子开的茶馆,抓获参赌人员十余人。

  连续两次行动让江庙镇与派出所关系骤然紧张,尤其是邱元丰明确要求要对参赌四名政府干部处以治安拘留之后,一直保持沉默的区工委也不得不出面协调双方关系。

  从区工委回到派出所的邱元丰显得很冷静,以至于赵国栋难以判断区工委的协调工作是否取得成效。

  “小赵,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派出所这一次的行动有些过火?”邱元丰见赵国栋进来,抬手示意赵国栋入座。

  “邱所,都快年底了,真有必要和江庙镇把关系搞僵么?明年我们还得开展工作啊。”赵国栋也摸不准邱元丰在想什么。

  “呵呵,小赵,你还太年轻,有些事情你还不太明白,江庙镇这帮家伙以为我们派出所在他们江庙镇地盘上就可以指手画脚,一毛不拔不说还经常在一边说些风言冷语,我早就想要收拾他们了,这一次不过是一个火头子罢了。”邱元丰摆摆手,“不用担心工作,江庙镇上这帮家伙群众基础还不如我们派出所呢,我也没指望他们能给派出所多大的支持。”

  “可是••••••”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邱元丰顿了一顿之后才道:“小赵,不瞒你说,翻年我就要走了。”

  “啊?”赵国栋大吃一惊,“邱所你去哪儿?”

  “估计不是治安科就是户政科,局里边已经和我漏了风,就等翻年党委会过了。”邱元丰知道论理自己不该在赵国栋面前透露这些事情,但是在市局常务副局长刘兆国流露出对赵国栋的关心之后,他意识到不能再把赵国栋当做一名普通民警来看待了。

  “那邱所你是高升啊,治安科和户政科可比江庙所强多了。”赵国栋由衷的道。

  “还行吧,也许局里考虑我年龄不小了,也该回城里照顾一下家了。”邱元丰显然对这一次局里的安排还是比较满意,“小赵,我已经向栾局、政委以及何局正式推荐你担任江庙所副所长,不过这件事情我只有推荐权,却没有决定权。春节快到了,你也该好好走动走动了。”

  赵国栋显然能够理解邱元丰话语中的深意,走动走动,无论走刘兆国还是栾征远,你都得走动,官帽子不会自己落到你头上来,无论你能力多强本事多大。

  今晚十二点又要打榜,望书友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