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十八节 狐狸精

第五十八节 狐狸精


  赵国栋像是被烫了一般闪电般的收回手,双眼飞快的扫视了一眼四周,还好,这深更半夜的,没人,他赶紧道:“小鸥,你怎么了?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走,先回去吧。”

  古小鸥却执着的不回家,让赵国栋也是无可奈何,两人在那里一阵纠缠,古小鸥索性就丢开军大衣,赖在赵国栋怀中,让赵国栋接也不是,推也不是,少女的体香和胸前那对蓓蕾不是碰撞着赵国栋的胸膛,肢体纠缠间,让赵国栋越发有点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一怒之下干脆就把古小鸥一把翻过来,照着对方健美裤下的饱满的臀瓣就是狠狠几下,清脆悦耳的掌击声在冬夜里显得格外响亮,然后将她裹在军大衣中径直扛在肩头上,快步向自己家中走去。

  一惊之下的的古小鸥酒意渐消,但是反倒是被赵国栋的这一番举动刺激得情火燎原,有着外族血统的她原本就对赵国栋情有独钟,被赵国栋这么一弄,更是情思荡漾,伏在赵国栋肩头上一边挣扎,一边咯咯娇笑不休。

  一直进入生活区,赵国栋才示意对方噤声,而古小鸥也颇为知趣的闭上嘴巴。

  “我送你回家。”赵国栋并没有意识到就着短短的一段距离会让一个女孩子心中产生无数遐思漪念,就像一颗石子投在潭水中激荡起无数涟漪。

  “我不回去!”肩头上的女孩态度异常坚决。

  “那你上哪儿去?”赵国栋恼怒的将她放了下来。

  “要不你就把我送到招待所,要不我就在你家呆一晚上。”古小鸥眼睛在黑夜中闪动着魅人的色泽,这个丫头是和一般女孩子有些不一样。

  “我家住不下,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赵国栋皱起眉头。

  “哼,赵德山不在厂里,赵长川不是在河坝里么?你家云海好像也经常不在家吧,江口中学补课很紧呢。”古小鸥瞟了一眼赵国栋道。

  “咦?你对我们家情况倒是了如指掌啊。”赵国栋惊讶的扬起眉毛。

  古小鸥脸一热,自当赵国栋救了自己之后她对赵国栋就感兴趣起来,尤其是在赵国栋登门拜访了父亲并和父亲关系迅速密切起来之后,她就更是有意无意的关注着赵家一家人的动静。

  “是国栋么?”父亲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嗯,是我,我明天休息。”

  “那你赶紧睡吧。”

  赵国栋和古小鸥蹑手蹑脚的进了房,打开电灯,古小鸥裹着军大衣立即就蜷缩在床上去了,顺便也把床上的辈子盖在脚下。

  “咦,你咋上我床了?”赵国栋一边洗漱,一边道。

  “不上你床,上谁床?”这句话有些语病,但是古小鸥却不在乎。

  “哼,孤男寡女呆在一块儿,你也不注意自己的名声?”赵国栋洗了一个冷水脸,又用冷水泡了泡脚,然后才满意的作了几个深呼吸,准备在赵德山床上躺下。

  “名声?哼,你觉得我还有名声么?”古小鸥轻哼了一声。

  赵国栋也是一窒,长川也说古小鸥在江庙中学不大合群,主要原因还不仅仅是她的长相,而且有些孤傲清高的性格也让她在同学们心目中变成了另类,自然而然也就被同学们孤立起来。在厂里却因为她哥哥本来就是招人厌的角色,古志常虽然是副厂长但也管不了人们的嘴巴,连带着她也受了池鱼之灾,什么狐狸精啊,杂种啊,这一类的污水也就泼在她头上。

  “小鸥,别离外边人的流言碎语,他们之所以这么说要么就是羡慕嫉妒你的美貌,要么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赵国栋斟酌了一下言词,觉得自己言语有些严肃,又俏皮的道:“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光脚去吧。”

  古小鸥咀嚼了一下赵国栋的话才反应过来,一下子笑出声来,还是在赵国栋竖起食指的示意下才赶紧捂住嘴巴,“你说我长得漂亮么?”

  “不是漂亮,而是非常漂亮。”赵国栋这是由衷之言,也许许多人还有些看不惯,但是在记忆中赵国栋觉得古小鸥和曾经参加过CCTV杯模特大赛的一个少数民族选手有些相像,这还不叫漂亮,还叫什么?

  “真的?”古小鸥喜出望外。

  “真的,这些生活在旮旯里的人没见过世面,他们怎么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美丽?那像英格丽•褒曼、费雯丽和奥黛丽•赫本这些人在他们心目中不就成了妖精?那叫蜀犬吠日!”

  赵国栋一番话直说到古小鸥心里去了,她一直为自己的容貌苦恼,可是这是天生的,母亲家族中似乎有一点白俄血统,在母亲身上并不明显,恰恰就在自己身上体现出来了,她从小就被一种异样的目光包围着,这也使得她下意识的竖起一道壁障来保护自己。

  “你也喜欢看《北非谍影》和《罗马假日》?”古小鸥一脸兴奋之色。

  “嗯,经典巨片,就算是黑白片,也比那些粗制滥造的货色好十倍。”赵国栋点点头。

  “那你是喜欢《北非谍影》中的英格丽•褒曼还是《罗马假日》的奥黛丽•赫本?”

  “喂,小鸥,你不是大半夜的要和我讨论欧美影星谁更具魅力吧?我没那么好精神,可要睡觉了。”赵国栋拉起被子盖在身上,有这个小丫头在这儿,自己也没法脱衣。

  “你真要睡啊?”见赵国栋似乎不想理睬自己就要睡下,古小鸥有些着忙了。

  “哼,大半夜不睡觉还能干啥?”赵国栋随手把灯关了,“你精神好那就在那儿坐着吧。”

  “不准睡!”古小鸥一下子跳了起来。

  赵国栋没理他自顾自的将头偏向墙,闷头大睡。

  古小鸥无计可施,气得只能使劲儿捶床,这天气可真有些冷,军大衣裹在身上寒意也渐渐透了上来,赵国栋这张床上被子本来也薄,裹在脚下也一样没多少热气。

  赵国栋是真有些困了,头天晚上值班遇上一个精神病,弄了一晚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找到家属让家属带回去。

  十二点还有一章,望看本书的书友都能投上一两张推荐票支持一下,最后一周打新书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