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十一节 春酒

第六十一节 春酒

  “蔡哥,其实很多人都应该看到了这一点,只不过现在中央政策不明确,毕竟这些民间集资在某种程度上也缓解了一些企业的资金压力。蔡哥若是有不同看法,完全可以通过一些渠道来表述自己的意见,提醒决策者们及早作出应对之策。”

  赵国栋这种带有强烈暗示味道建议让蔡正阳心中一动,以自己掌握的情况,完全可以以华阳县的实际情况写一片分析式的文章,找出问题并提出一些意见,这对于正好处于关键时刻的自己应该不无裨益。

  “国栋,你觉得解决问题的办法何在?”他也想考校一下赵国栋。

  “整顿是必然的,要说手段也并不复杂。但是问题根源在于企业资金不足,这其中问题很复杂,一方面是低效率的重复投资占用了相当资源,另一方面则是国家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的态度仍然没有明确,国有银行对于它们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更是讳莫如深。”

  “尤其是在我们思想相对保守的内陆地区,即便是国家政策有了明显转变,但是要传递到了我们这里,仍然需要时间,陈旧的偏见使得国有金融机构难以给予这些企业以必要的支持。”

  赵国栋这一番相当前卫的话语不但让蔡正阳大为震动,就连入座倾听一直没有发言的熊正林一样是瞠目结舌。

  两个人都像看待火星来客一般上下打量了赵国栋一番,良久蔡正阳才缓缓道:“如果你是在华阳县公安局,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调到县委办。”

  “呵呵,蔡哥,你别被我这几句瞎蒙的话给唬住了,我不过也就是多看了几本书,尤其是国外一些学者对我们国家经济改革的一些看法罢了。”赵国栋摸了摸自己脑袋,不好意思的道。

  “是么?你是觉得我这个华阳县委书记平时不看书不学习,思想保守?”蔡正阳半带玩笑色彩的笑道。

  “蔡哥,你这么说我可承受不起,不过我倒是觉得,如果我们这边的干部们能够多去广东和江浙一带走一走看一看,观念肯定会有很大转变,我是指下到他们县乡一级甚至村一级政府去了解,不是指去游山玩水。”赵国栋正色道,“要不熊哥又要来监督你了。”

  “国栋,又在卖嘴白了?”刘兆国裹着围裙走过来,“过来,帮我打下手,水开了。”

  赵国栋乐呵呵的去了厨房,只剩下蔡正阳和熊正林二人,“正阳,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光凭他这番看法就不是一般人说得出来,我敢说就是你们华阳县委办主任也未必有这般见识。”

  “嘿嘿,别说我们县委办主任,就连我甘败下风啊。我只是不明白,他怎么就能看得这么透彻这么远?而且还是一个警察!”蔡正阳唏嘘不已,“难道真是天才?”

  “你也别妄自菲薄,国栋可能看的书是比较多,接受新观点比较快罢了,也未必正确,不像你我整日都被日常杂务束缚。”熊正林也有些郁闷,两个县处级干部居然就在这里听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警察卖弄口舌,居然还听得头头是道。

  “没那么简单,这个小家伙的看法还真准呢。我听兆国说,他把他所有积蓄拿出来,按照国栋建议买了几十手安钢铁,现在价格已经翻了两滚了,如果出手就可以尽赚十几万!”蔡正阳苦笑着道:“早知道我们也该去下一注才对。”

  “啊?”熊正林大吃一惊,前段时间临近年底,纪委事情也多,他也就没多和刘兆国联系,“赚十几万?兆国把全副家当都投进去了?”

  “是啊,兆国这小子看人还真准,就敢相信国栋的话!”蔡正阳心中也是有些遗憾,当时他虽然也赞同赵国栋的观点,但是却并没有付诸行动,一来是觉得其间仍然有很大风险,二来也没有想到股票市场的涨跌竟然如此之大,其间会有这么高的收益。

  “那兆国还不出手还在等什么?”熊正林不解的问道。

  “国栋那小子说还可以在等一等,估计春节之后还会有一波涨幅,到时候再出手。”蔡正阳沉吟着,“如果我们现在下手,是不是也可以小赚一笔呢?”

  “没有必要了,蔡哥,如今上涨空间没多大了,如果蔡哥真的想要在这上面玩一把,等下半年吧,下半年可能还会有机会。”赵国栋笑着插言。

  “政府怕不会放任牛王庙这个股票黑市到下半年。”蔡正阳摇摇头。

  “嘿嘿,蔡哥,我可没说是在牛王庙,我说的是上海股票交易所。”赵国栋笑了起来。

  “哦?你觉得下半年上海股市会有机会?”蔡正阳眼睛一亮。

  “任何股市任何时候都有机会,问题在于你能否准确捕捉到,而要作到这一点,除了上帝,我想象不出还有谁。”赵国栋颇带调侃味道的笑道:“我们只需要在我们视线范围之内偶尔捕捉到一两个机会就足够了。”

  蔡正阳和熊正林交换了一下眼色,这个家伙居然在两人面前卖起关子来了,还来了一段听起来很富有哲理的论段。

  “蔡哥和熊哥别生气,我说的是实话,现在股票市场和经济状况有些脱节,看得人有些云里雾里,也许到了五六月份之后会明朗起来。”赵国栋看出两人心中的疑惑,连忙解释道。

  一场谈话直到柳道源一家人到来才算终结,刘兆国两口子包的饺子味道的确很不错,不过东北风味的酸菜馅饺子让这几个安原人不太适应,倒是韭菜馅儿的饺子被一扫而空。

  饭后四个男的玩起了桥牌,赵国栋对于桥牌不感兴趣,主动告辞,刘兆国在和他道别时别有深意的告诉他要扎实工作,把主要心思放在工作上,这番话让赵国栋浮想联翩。

  春节一晃而过,唐谨几乎没有时间和赵国栋联系,但赵国栋和唐谨二人还是利用放假期间偷偷尝了一次小别胜新婚的滋味,不过唐谨给赵国栋带来的消息让赵国栋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心思又一下子受到了打击,她的父母在春节期间居然和蒋伟才的父母吃了一顿饭,这让赵国栋郁闷无比。

  继续求支持,推荐票!以努力更新回报书友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