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十六节 酒话

第六十六节 酒话

  当邱元丰终于酩酊大醉倒桩不起时,赵国栋也觉得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了,迷迷糊糊间只听得熊仁贵说:“这一次总算是报了上次老邱把咱们丢翻的一箭之仇,老马,你们把老邱安排到背后客房里去休息一下,看样子他们俩是走不了啦,嘿嘿,痛快!”

  酒后的赵国栋脸色和邱元丰完全两样,邱元丰是脸色通红,而赵国栋却是发青,踉跄中只感觉到一股沁香的气息萦绕在自己身畔,在一个人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送上chuang。

  皮鞋也被人脱了下来,赵国栋努力想要睁开双眼,但是未能如愿,只得任人摆布。

  也不知睡了多久,晕晕乎乎中只感觉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喂在嘴边的温热水汁让赵国栋不由自主的一口喝下。

  绿豆汤?赵国栋倒在床上咀嚼着熬烂了绿豆,眼睛虽然闭着,但是却感觉得到屋里还有人存在。

  悄悄睁开双眼一瞄,却见一个优美的圆弧形臀部正对着自己脸颊,相距竟然只有一尺之遥!红衫丽人正在吃力的将邱元丰肥胖的身体翻过去,即便是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邱元丰如雷鸣般的鼾声。

  触手可及!赵国栋只觉得这一刻全身热血都涌向了某一点,他只要双手一撑起便可将这可恶的牛仔裤剥下来,让自己一窥遮挡之下的全貌,当然只能是想一想,先不说邱元丰还在房中,就是不在,这种举动也可以演变成刑法一百三十九条追究的行为。

  赵国栋发现真有些精虫上脑的感觉,或许是先入为主的想法让他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可以任人亵玩,但是冷静一想,自己凭什么这么看,就因为传言说她和老狗熊有一腿?就算那样,自己也就可以为所欲为?真是荒唐!赵国栋在内心深处为自己有些冲动的念头感到羞愧。

  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了,赵国栋沉沉睡去,直到有人来把自己叫醒。

  “小赵所长,喝点稀饭吧?”红衫丽人的盈盈笑意落在赵国栋眼中说不出的味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呃,邱所呢?”

  “熊书记已经让人开车把邱所送回县城了,你反正家就在这里,喝两口稀饭,正好回家休息。”徐春雁淡淡一笑,这个如此年轻的所长在午间暴露出来的那一瞬间痴迷并没有躲过她的目光,她很是为自己的魅力感到骄傲,都说和他在处对象的孔月是纺织厂的第一美女,但是一样抵不过自己的魅惑。

  “不用了,我直接回家就行了。”一翻身坐起来的赵国栋觉得头有些晕眩,六比二,纺织厂实在胜之不武,用这种方式把自己和邱所丢翻也非英雄之举。

  “小赵所长,看来你酒意还未全消啊,不如我把稀饭给你拿到房间里来,你等一等。”一扭身,徐春雁优美的背影就在赵国栋面前消失。

  看着徐春雁送上来的稀饭、馒头和咸菜,赵国栋胃口大开,三五两下如风卷残云吃个干干净净。

  看见身旁这个红衫丽人双手托腮就这样看着自己狼吞虎咽,赵国栋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失态。

  见赵国栋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徐春雁噗哧一笑,心中却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柔情,这个人说起话来不卑不亢,斩钉截铁,颇有一所之长的威风,但是这一刻却又像一个尚未长大的大男孩,稚气尚存。

  徐春雁这一笑直让赵国栋目眩神迷,两枚酒窝深浅不一,如绚烂生姿的晨花,如晶莹剔透的朝露,直嵌入赵国栋心底,眼前这个女人释放出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并非那种想要将她扑倒的诱惑,而是一种情不自禁的想要和她相依相偎私语谈心的yu望。

  “呃,••••••”赵国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个女人,论年龄她应该比自己大上几岁,只是••••••

  “若是小赵所长不嫌我托大,就叫我一声徐姐好了。”似乎是猜出了赵国栋心中的犹豫,徐春雁心中一宽,嫣然笑道。

  “呃,徐姐不是我们江口这边的人吧?”拍了拍肚皮的赵国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是千州那边的人。”。

  “千州啊?难怪。”千州地处安原省东部边缘,属于深丘区,经济落后,但是却以出美女著称。

  “什么难怪?”徐春雁白了赵国栋一眼,真还有点小情人之间的味道。

  “呵呵,徐姐知道何必再问?”赵国栋心旌也是一荡。

  “那都是你们男人胡诌的。”徐春雁轻哼一声道。

  躺在床上的赵国栋笑道:“事出有因,无风不起浪,总是有根据才会这样说吧。对了,徐姐哪一年过来的?这边还有什么亲戚么?”

  “过来快十年了,就只有一个妹妹在这边。”徐春雁扭过头望向窗外。

  “啊?徐姐••••••”赵国栋也隐隐约约听说徐春雁两姊妹都是单身,但是具体情况却不太清楚,毕竟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女人,和自己有没有瓜葛,也就不关心。

  “我离了婚的。”徐春雁脸色变得有些冷淡起来。

  “对不起。”赵国栋有些后悔怎么会提及这个问题。

  “不用,是我自己太敏感了。”徐春雁展颜一笑,“人生不如意事太多,也不差一件。”

  赵国栋眼睛一亮,看不出徐春雁还有这般豁达的心境。

  “徐姐真是洒脱,可世人却往往看不透。”

  “有时候逼到这个份上,想不洒脱也不行啊,难道说哀求就能挽回?”徐春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大男孩模样的派出所长面前说这些话,可是一出口似乎就有些收不住的样子,“或者说是强颜欢笑也不为过,谁不想过幸福的日子?”

  “以徐姐的人才,似乎••••••”赵国栋沉吟了一下,直觉告诉他对方像是有一种想要向人倾诉的yu望。

  他的直觉很灵敏,也许是酒意现在才开始缓缓发作,徐春雁脸色反而比午间多了一丝绯红,“我和他没有孩子,谁的原因也不知道,他也不愿意去检查,于是••••••”

  于是不会生蛋的母鸡这个名头就落在了徐春雁头上,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失去了徐姐,那是他有眼无珠,对于徐姐来说也许是一件幸事。和这种心胸狭窄鼠目寸光的男人在一起生活迟早也是分手,还不如早断早了!”

  看见月票榜上烽烟四起,惊骇中!立足现实,努力更新求推荐票,望看本书的兄弟们把你们宝贵的推荐票投给本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