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十七节 难局

第六十七节 难局


  徐春雁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赵国栋,许多从未对人言及的话语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可以说是外人的大男孩说起,连徐春雁自己都感到吃惊,她也意识到似乎是午间的酒劲现在才开始慢慢渗出来,让她有些失态,但是赵国栋的回答让她有一种想要扑在对方怀中说个够的冲动。

  赵国栋也觉察到了两人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融洽却又隐隐有些暧mei,亲密又不乏理解,他很享受现在这种特殊的意境,虽然他也知道这种意境注定很短暂,要么冷却下去,要么继续升温。

  “有些事情看开了也就那么回事儿,生活一样要继续。”徐春雁轻轻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

  “现实虽然残酷,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放弃信心,更不能自暴自弃。”赵国栋沉吟着选择语言。

  似乎是觉察到赵国栋话语中深藏的含义,徐春雁突然笑了起来,娇艳如一池春水缓缓浸泡着赵国栋并不牢固的堤坝。

  “你们男人心思总是那样龌龊,总把别人看得那么下贱。”徐春雁柔媚的看了赵国栋一眼,“根本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些事儿。”

  “是么?无风不起浪啊。”连赵国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松了一口大气,原本潜藏在心间深处的一抹压抑和憋闷瞬间释放一空。这是一种潜意识的独占欲作怪,美好的东西只能属于自己,赵国栋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似乎也对这个女人有了那么一缕zhan有欲。

  “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情。”徐春雁微微一侧身体,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傲然勃立的双峰正好给赵国栋了一个恰到好处的侧影。

  赵国栋不得不赞美造物主偶尔的灵光闪现便会在某个人体上塑造出完美的一幕,徐春雁挺拔的*纵然是在胸罩的竭力约束下依然是那样高耸,地心引力在她身上彷佛失去了作用。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老狗熊想要在她身上占什么便宜也没那么容易。

  “徐姐还是小心一点好,这世道人心难测啊。”赵国栋善意的关心道。

  “有小赵所长保驾,谁还敢恣意妄为?”徐春雁半真半假的道。

  被徐春雁这一将让赵国栋不知该如何应答,厂里的事情他可没有多少发言权,何况她徐春雁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这种情形下,似乎也不容赵国栋打退堂鼓,“嘿嘿,徐姐若是有需要,我自然义不容辞。”

  “此话当真?”徐春雁眼睛一亮。

  “君无戏言。”赵国栋微笑着道。

  这个君是谁的君?郎君?

  似乎是觉察到赵国栋言语中的隐意,徐春雁脸上掠过一抹潮红,娇媚的白了赵国栋一眼,“都当所长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油嘴滑舌?”

  这一句话险险就将赵国栋身体内早已弥漫的情欲引爆,如果不是考虑到这种环境下实在不宜,赵国栋真不知道自己能否把持得住。

  直到夜色降临,赵国栋才拖着有些酸软的身体回到自己家里,千好万好还是自己家好,当躺在自家床上时他才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当县局政委牛子建宣布了县局的任命决定之后,也就该轮到邱元丰和赵国栋二人的交接发言了。

  这一次所务会算得上时规模最隆重的一次,出了邱元丰调任县局治安科长外,刘猛也同时调任花莲派出所任副所长,一下子走了两人,县局也为江庙所补充了二人,一个是安都市警校刚毕业不久的陈国刚,一个是刚从部队转业的袁振勇。

  邱元丰和赵国栋的就职离职发言都很简短,赵国栋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请大家支持自己工作,把上任所长留下的良好局面推进得更好。

  事实上局里关于江庙所所领导调整的文件一出来之后,赵国栋就注意到了所里边民警们心态的变化。

  刘猛已经看不见人了,要去临近花莲所任副所长原本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提拔,但是相较于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两年就要任主持工作的副所长的赵国栋来说,这对刘猛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索性也就眼不见心不烦。

  贺洪海虽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见到赵国栋如此速度上位,心中自然也是百味陈杂,一时间也难以说清。罗明山倒是没啥反应,颇有一点冷眼旁观的味道,这是最让赵国栋头疼的,不怕别人有想法,就怕别人没想法,这就难以打开局面了。

  两个女同志没啥,她们从未想过其他,只要奖金补贴能够到位谁来都差不多,而廖昌盛也对赵国栋的上位表示欢迎,他早已经过了年龄,能够在指导员这个位置上稳稳当当的呆两年就是最大的愿望。

  “小赵,纺织厂那边你要盯着,他们是我们所赞助的最大来源,说句难听的话,拔根汗毛都比其他企业腿粗,不过••••••”邱元丰最后有些怀念般的望了一眼江庙派出所的牌子。

  “邱所,我正想咨询你呢,那天在厂里你好像有点••••••”

  “嗯,这也是我想要告诉你的,其实要抓那几个小子如果用点心也能够抓到,不过有两个因素,一来是这两起案子都比较简单,又不是一伙人,单纯作为治安案件处理当然没问题,但是这肯定不能让纺织厂满意,而要将几个家伙送进去判上几年条件又不够,所以有些麻烦。”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其中有一个主犯是江庙镇镇长敬海的外甥,如果我们把他抓获,他必然会来说情,这种情况下我们两头都讨不了好。加上罗明山在江庙镇和那些镇干部不对路,许多事情也不好处理,本打算翻了年调整一下,但既然我走了,如何考虑就是你的事情了。”邱元丰叹了一口气,“这只怕是我留下的最大遗憾了。”

  “这倒是需要考虑的,如果说逮捕起诉不了,仅仅是治安拘留几天怕是难以起到震慑作用,也难以向纺织厂那边交待,但实际情况又这样复杂,••••••”赵国栋沉吟着,难怪头脑灵活如邱元丰都采取了拖的策略。

  “嗯,这件事情你需要好生琢磨一下。另外就是罗明山的问题,他本来就是江庙镇人,驻江庙镇本来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他和江庙镇村干部有些不对劲,工作打不开局面,你可能妖好好考虑一下怎样用这个人。”邱元丰最后望了身后派出所一眼,“我就走了,有啥不明白的事情给我打电话,记住,要想工作打开局面,首先还是得把人心聚合在一起。”

  治安科的吉普车跟随在政委的切诺基背后渐渐消失,只留下赵国栋一个人站在派出所门口,宽厚的身影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凝重。

  第一卷结束,晚上开始第二卷锋芒初露,希望兄弟们推荐票扎起,也欢迎兄弟们书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