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节 威信

第六节 威信


  正在夹菜的赵国栋一怔之后,随即笑道:“你说蔡哥?还行,在一起吃过几次饭。”

  “呵呵,上次我开全市工业会议的时候,我正好和正阳市长走到一起,他提到过你。”卿光荣眼中含意颇深,“他很看好你啊。”

  “卿叔说哪里去了,蔡哥那是在打趣我呢。”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道,难怪卿光荣会亲自跑来敬酒,难怪会变得如此豪爽大方,原来如此!

  “呵呵,能得正阳市长的首肯,很难得啊。”卿光荣一直搞不清楚堂堂一个安都市的副市长怎么会认识一个小警察,怕是江口县公安局的局长他也未必认识才对。

  卿光荣作过专门了解,蔡正阳不是安都人,上来之前是华阳县委书记,在下派到华阳县之前是安都市委组织部干部,也从未在江口工作过,也没有听说过老赵家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否则他家也不至于几个待业在家了。

  但是蔡正阳的专门提及赵国栋让卿光荣很是在意,所以也想借这个机会来探探赵国栋的底,但赵国栋很沉稳,半丝口风不露,不过听他的称呼,似乎和蔡正阳关系很不一般才是,能经常在一起吃饭,怕是江口县公安局长也未必有这本事才是。

  “卿叔哪天有空,我约一约蔡哥,让他来咱们乡下来尝尝河鲜。”赵国栋看出了卿光荣的意图,只是才蒙对方大方的给了三万支持,买车的资金一下子就解决了一半,他实在不忍心不给对方一个想头,只是吃顿饭而已,又不涉及其他。

  “好啊,我随时有空,国栋你越好就给我打电话。”卿光荣脸上喜色一闪即逝,饶是他自控能力相当强,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高兴。

  “嗯,没问题,约好我就给卿叔您打电话。”赵国栋见卿光荣那眼底深处的喜色感觉到自己是不是答应得太爽快了一点,说不定再说说,多给一万块也有可能,不过话已出口也不好改口了。

  桌上虽然还是觥筹交错,但是无论是熊仁贵、徐春雁还是罗明山、袁振勇,都注意到了卿光荣与赵国栋的亲密情形。

  两人谈话声音虽小,但是紧挨在一旁的熊仁贵还是隐隐听得两句,什么正阳市长,什么约一约,这让熊仁贵更是震惊,看卿光荣对赵国栋的模样,几乎就是多年密友一般,哪里还有什么年龄、尊卑之分?

  徐春雁望向赵国栋的目光却是震惊之余多了几分敬畏。

  卿光荣何许人?!

  纺织厂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就是熊仁贵、古志常、丁大祥这些副手在他面前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赵国栋却能在他面前谈笑风生,隐隐有平等相交的味道,而卿光荣甚至还有点有事相求的架势,这让徐春雁更无法将那日酒后的大男孩与眼前这个挥洒自如的年轻男子重叠起来。

  或许自己妹妹的事情还能落到他身上?徐春雁心中突然泛起一点希翼,伴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觉。

  袁振勇稳稳的驾着车,老吉普车在公路上拉到八十码,嘶吼的发动机如开锅一般,赵国栋坐在副驾上,酒意一阵阵上涌,方才徐春雁送他上车,趁人不注意,他有意无意的挨了对方那怒峙的双峰,惹来对方一阵嗔怪,挠得他心中痒痒的。

  “袁哥开车挺稳啊。”赵国栋松了一下皮带,“嫂子在哪儿上班?”

  “县医院。”袁振勇酒后话语也不多,这让赵国栋很满意。

  “嗯,好单位啊,医生还是护士?”

  “护士,啥好单位,能混口饭吃。”袁振勇笑了起来,显然对自己媳妇很满意。

  “嘿嘿,护士,那能把袁哥伺候好啊。”赵国栋也笑了起来。

  风从帆布缝隙中钻进来,呼呼着响,赵国栋伸展了一下身体,“这个案子解决了我们大问题,收获不少,所里准备买一辆长安或者昌河牌微型警车,另外还打算给每个民警配一部传呼机。”

  “啊?”坐在车后座的三人都叫出声来,传呼机可是一个奢侈品,现在连局里中层干部都还有不少未曾配上,赵国栋这么一说自然让包括贺洪海在内的所有人惊喜不已。

  “赵所,会不会太扎眼?”贺洪海吐了之后,酒意也渐渐消退。

  “嗯,肯定有人要说二话,不过无所谓,我会先向栾局、政委和何局报告的。”赵国栋点点头,“这是工作需要,不是福利待遇,谅他们说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听说城关所和治安科也想买车。”罗明山插话道。

  “嗯,所以我想争取和他们一起报给局里批,批下来就马上去省厅提车。”赵国栋斗志昂扬,“有辆新车,大家去局里外出办案也精神一些。”

  陈国刚望向赵国栋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尊敬和羡慕,也就比自己大两岁不到,这么年轻就能主持江庙所工作,而且短短一个月就能造出这么大声势来,难怪自己从局里下来就有人说赵国栋不简单,前程远大。

  “大伙儿齐心协力好好干,到年底,我还打算去区工委多争取一些政策,让区工委也替咱们多考虑一点奖金,咱们在边远的基层,总得让大伙儿有点想头才行,要不谁还愿意来乡下?”

  “赵所,你这可说到咱们心窝子里了,凭啥局里和城边上这些派出所待遇和我们一样?他们踏出单位就能回家,咱们还得乘车坐上一个小时才能摇晃回家,车费还得自负,这不公平!”贺洪海一听来劲了。

  “嗯,城乡差别不是短时间能够消除的,我们只能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解决自己的事情。”赵国栋吐了一浓浓的酒气道:“要让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放心,我不会亏待辛苦了一年的大伙儿。”

  赵国栋掏心肝的话让车上几人都有些感动,都觉得赵国栋人虽然年轻,但是业务出色不说,说话更是在情在理,而且总能够考虑到大家的难处,难怪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所长,就连罗明山和贺洪海两人都觉得现在的赵国栋才真有一所之长的架势。

  啥也不说,清早求推荐票!兄弟们有的投给本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