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节 恋人

第七节 恋人

  吉普车把一干人送回所,赵国栋觉得自己身上酒气太重,便叫皮志坚开车送自己回家。

  回家换了衣服的赵国栋更觉心烦意乱,想起今天已经星期六了,厂里俱乐部舞厅也早已经开了,正准备去看看,正好遇上找上门来的房子全。

  “哟,子全,今天打扮得够帅啊!”房子全一身崭新的茄克衫,牛仔裤配上皮鞋,清痩的脸颊分外有形,“咋,准备去舞厅吊一吊?”

  “咦,国栋今天你喝了酒?”房子全一看赵国栋的模样就知道赵国栋喝了不少。

  “没办法,和熊仁贵拼上了,加上卿光荣也来了,只有硬撑着上了。”赵国栋也觉得有些口渴,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下去。

  “啊?熊仁贵?卿光荣?”房子全吃了一惊,随即马上醒悟过来,“噢,是你们派出所破了去年那两起流氓骚扰案吧?”

  “嗯,别废话了,去舞厅,今天我还真想找个人跳两曲。”赵国栋不耐烦的道。

  舞厅依然是那样人声鼎沸,赵国栋一走进去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似乎已经不太适合再出现在这里了,虽然大部分青工们都不认识自己,但是许多厂子弟却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望来目光也都变得有些古怪,窃窃私语声更不是不绝。

  “看来我以后怕是不能来了啊。”赵国栋有些遗憾的往角落里缩,但是人们的目光还是有意无意的飘过来。

  “谁说不是呢?咱们厂里住江庙街上的也不少,你的光荣事迹早就在厂里传响了。”房子全洋洋得意的道:“连我们都沾光啊。”

  “唉,那我日后怎么在厂里混?”赵国栋随口道。

  “混?国栋,你打算在厂里干啥?耍朋友处对象,只要你放个风声出去,我敢说你家门槛都要被踢破,就怕你不敢接招。”房子全嗤笑起来。

  “你别把我说成大色魔一样,我现在都还连孔月的手都没摸过呢。”赵国栋借着酒意信口胡诌。

  “对了,你和孔月的事情究竟怎么样?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房子全很在意这件事情,“怎么春节里没咋看到你和孔月呆一块儿呢?”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和她现在属于啥关系。”赵国栋回避道,现在唐谨和自己的关系也是不冷不热,尤其是过了一个春节之后似乎一下子就变得疏远起来,赵国栋发现自己似乎也想通透了,越是热切的追逐,唐谨越是拿捏,如果冷静一下,说不定还会有别样效果。

  “孔月来了,只有她一个人呢。”房子全眼睛挺尖,一边说,一边向孔月挥手。

  孔月也发现了二人,走了过来。

  “孔月,走,跳一曲。”借着酒意的赵国栋不由分说拉起孔月的手。

  被赵国栋一带,孔月就随着赵国栋的脚步旋转起来了。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密的接触了,似乎自打图书馆那一次之后,两人就进入了奇怪的冷战期,赵国栋不刻意去找孔月,而孔月似乎也在有意保持着自己的矜持。

  不过借着酒意的赵国栋变得有些放肆起来,这让孔月感到一丝紧张和不安。

  孔月感觉得到对方微香的酒气在自己鼻腔中荡漾,而抚在自己背后的右手也有力的在自己背上蠕动,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尤其是在自己胸罩肩带处更是停留不动,不时隔着羊毛衫捻起肩带然后放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宛如孩童的恶作剧一般,这让孔月又羞又气。

  脚步滑入幕帘遮挡的阴暗地带,这里已经成了恋人们的天堂,十多对热恋中的人在这里相互依偎拥抱,轻步慢摇,赵国栋甚至可以看到一些人的手掌已经滑进了女友的衣服中,只不过这一切十分隐诲罢了。

  孔月有些接受不了这种氛围,想要离开,但是赵国栋有力的双手控制了节奏。

  周围暧mei的气氛如迷香一般悄悄的渗透着孔月的心志,赵国栋那只可恶的右手就这样诡异的活动着,让孔月全身肌肤不由自主的发烫起来。

  两具身体似乎也渐渐的靠紧了,在幕帘遮掩的阴暗地带,没有人注意你是谁,所有人都将心思放在了自己的恋人身上,联唱的舞曲悠长而缓慢,对于恋人们来说这是最好的催化剂。

  孔月不知不觉的将自己的头靠在了赵国栋的肩头上,也许是淡淡酒气醺醉了她,让她思维也变得迟钝起来,原本紧握着赵国栋左手的右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了赵国栋的颈项上,而赵国栋的最受同样也早就按在了她的腰肢上。

  一步慢摇无疑是恋人们的最爱,搂抱在一起的恋人们可以借助舒缓的舞曲晃动来增加双方身体的亲密接触,而呢喃软语更令恋人们无法自拔。

  孔月已经将身体埋在了自己怀中,赵国栋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胸前蓓蕾触及在自己有些奥热的胸膛上带来的阵阵快感,如果不是环境所限,赵国栋真想亲吻孔月就在自己嘴边的小耳垂。

  一曲既终,散开来的男女们各自归位,孔月忍不住抚弄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脸颊,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那样羞人的姿势搂住对方,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赵国栋觉得厅内有些闷热,三月的天气晚上还是有些寒冷的,但是这么多人挤在这样一间舞厅中,集聚起来的温度自然不低。

  “孔月,我们出去走走?”虽然是征求意见,但是赵国栋却没有给孔月回绝的余地,径直向外走去。

  孔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随赵国栋而去。

  一走出舞厅清冷的夜风就让赵国栋的头脑一清,原本在舞厅中发酵的情欲似乎也一下子被释去不少。

  注意到孔月只是默默的跟随在自己身后,赵国栋也不言语,转入一条通往厂区围墙的偏僻小道时,便直接牵拉住孔月的手并排而行。

  一惊之下的孔月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再一看周围并无其他人,漆黑的周围也让她有些害怕,只得任凭赵国栋拉住自己的手往前走。

  鲜花,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