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八节 再破

第八节 再破


  扑鼻而来的田野气息让人心情畅快,也使得赵国栋原本收敛起来的yu望又有些外溢,孔月的默许滋长了他放肆的心态。

  “这么久,为什么?”无头无尾的问话,乍一听莫名其妙,但是心有灵犀的二人却明白。

  “你自己明白。”孔月轻抿嘴唇。

  “哦,恰恰我不明白。”赵国栋心中一动,莫非对方知道自己和唐谨之间的事情?不可能,除了赵德山外,厂里没有人知晓真实情况,就算是房子全他们也不过是隐约听说,而自己早就否认了。

  “哼,不明白,你不怕别人误会?”孔月清眸中嫉恨的目光一闪即逝。

  孔月也会嫉妒人?赵国栋很敏感的捕捉到了对方的眼神,韩冬?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她是一个人来。

  “你是说韩冬?呵呵,似乎没有这种可能吧。”赵国栋笑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而是现在没有,韩冬的聪慧让她更注意保护自己。

  “哼,口是心非!”

  “怎么这么说?她不是你的好朋友么?有时候来找我也正常,年轻人多交朋友不是坏事。”赵国栋显得很坦然,“而你好像从来没有到过我们派出所来找过我。”

  孔月将头扭向一边,颈项间细微的绒毛在风中飞扬,远处围墙暗淡的灯光让站在暗处的两人多了一份安全感。

  赵国栋轻轻一带,孔月僵硬的身躯便落入了他怀中,单手挑起对方的圆润的下颌,赵国栋注视着对方清亮的双眸,“小脑瓜子想得还挺多啊。”

  似乎承受不了赵国栋逼视的目光,孔月闭上眼睛,而这无疑是一种强烈的暗示。

  温柔而又坚决的撬开对方贝齿,赵国栋优雅的品尝着战利品,细微的颤栗让赵国栋心中的自豪感更甚,这是一处从未被别人征服占领的土地,除了自己。

  初春的寒风让孔月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体缩进赵国栋宽厚的胸怀中,赵国栋内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外面的夹克敞着,这个号称纺织厂第一美女的女孩子就这样依偎在自己怀中,复杂的情绪让她似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赵国栋没有给对方多少思考的余地,感情上如果再用理智来衡量,那就太无意义了,这一点赵国栋素来认同这个观点。

  女孩急促的鼻息和发烫的脸庞一点一点勾起赵国栋的yu望,赵国栋双手下意识的向后探索。

  羊毛衫下还有一件针织内衣,下摆压在牛仔裤里,赵国栋费力的将针织衫下摆拉出来,双手才可以无间隙的感受女孩细嫩的肌体。

  孔月像是觉察到赵国栋的意图,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但是如何躲得过赵国栋这种老手的本事,胸罩后扣早已被解开,绷得紧紧的胸罩一下子松脱开来。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无论孔月怎么挣扎躲闪,赵国栋的双手都已经熟练的捕捉到了女孩胸前那对茁壮的鸽乳。

  赵国栋喜欢美女,更喜欢美女的身体,他从不掩饰这一点,在他看来应该是每个男人的爱好都和自己一样才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精美的人体无疑胜过世界上最美好的艺术品。

  孔月的乳房很优美,但又不乏饱满,虽然不如唐谨和古小鸥的丰满相比,更无法与徐春雁的丰硕相提并论,但是胜在精致细腻,淡淡的巅峰一点如豆,滑嫩的乳肌结实如瓷,入手便令人难以释手。

  “咕咚”一声将沉浸在情爱缠mian的两人惊醒过来,职业敏感让赵国栋拉住孔月一蹲身,然后自信的观察着传来声音的方向。

  这条小径少有人走,多半是厂周边农户通往自己田地才路过这里,这夜里更是无人行走。

  而这道围墙内便是厂区,机修车间距离这里不远,赵国栋印象中,废旧机器和零件大多堆放在机修车间旁的露天坝子里,如果还有用的,便用胶布挡一挡风雨,若是没啥用处的,便随意弃置一旁。

  “你在这儿等一等,我过去看看。”赵国栋艺高人胆大,拍了拍孔月肩头。

  “国栋,别去,我怕。”孔月声音中都带着一点哭腔了,这黑天野地里,赵国栋要一走,自己出个啥事,怎么办?

  赵国栋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若是把孔月一人扔在这里,出了事情,自己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他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直觉告诉他,有人怕是瞅上了厂里废品场里的废品,厂里对那里看管并不严,内外勾结扔一两样铁块出去卖给废旧收购点很简单。

  两人一边往回走,孔月也在一边整理着自己衣衫,再次被赵国栋取得突破性进展比起第一次让她内心少了些许羞怒却多了几丝甜蜜,只不过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显然不是,情侣?似乎还没有到那一步,那就是介乎与普通朋友和情侣之间的那种微妙状态,孔月内心有一种担心,就是她无法掌握这个男人,而要让她贸然将自己一切交给这个男人,她又有些不甘。

  舞会已经散了,房子全还在俱乐部门口溜达着等赵国栋,看见二人过来,房子全脸上露出诡秘的笑意,看得孔月又羞又气,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去。

  “得手了,国栋?”房子全神色更猥琐。

  “你说呢?”赵国栋意气风发的反问。

  “呵呵,行啊,国栋,总算是搞定了,我一直担心卿烈彪这小子打孔月的坏主意,现在总算放心了。”房子全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觉察的遗憾。

  “对了,子全,你那些股票现在都出了手,这些钱你打算怎么办?”赵国栋顺口问及。

  “唉,早知道我就是卖血也得去在凑上几千块啊,几个月就翻了几倍,这种事情哪儿去找啊?国栋,你说还有没有这种机会?”一提及这件事情,房子全就双眼放光。

  “现在恐怕没有这种好事了,看看下半年再说吧。”赵国栋摇摇头。

  “妈的,想起这钱来得这般容易,我都我那份工作都腻烦透了,整日累死累活,挣不了两个,有啥意思?”房子全叹了一口气道。

  “子全,你那工作本来就可要可不要,外面的机会很多,何苦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我建议你出去走一走,去广东、上海那边转一转,开开世面。”

  “你说让我辞职?”真要说道这个份上,房子全又有些犹豫了。

  “哼,你赚了四万多,相当于你在厂里干十多年了,难道还不敢出去闯一闯?”赵国栋打气道,“现在干啥挣不到钱?你不去试,怎么知道?”

  “嗯,也是,我得想一想,再和家里说说。”房子全有些动心了,“不过国栋,去广东上海见世面可以,但是真要挣钱恐怕还是得落在我们本地实处。”

  赵国栋赞许的点点头,他让房子全出去走一圈也就是让这位好友开开眼界,并不是让他就到外地去发展,以房子全现在这情形,要钱没两个,要专业技术没有,也只能寻找一些比较现实的机会来尝试。

  本周最后一天居然上了周点击榜,实在有些意外,不过还是高兴,更渴望推荐票,希望下周能够继续在周推荐榜上呆着,望兄弟们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