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节 布子

第九节 布子


  “嗯,我听说土陵那边有一家砖厂经营不动了,是省第二监狱在那里办的劳改点,准备对外承包,如果你敢尝试,我可以帮你牵一牵线。”赵国栋道。

  “砖厂?这我可从没有接触过。”房子全眼睛一亮之后又黯淡下去。

  “谁是生来就会的?长川现在搞那家砂石场不是一样弄得风声水起?”赵国栋轻哼了一声,“只要合理合法经营,没有说搞不好的,主要问题还是一个,销路!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两个单位,但是后面就要靠你自己来打开市场了。”

  “要交多少承包费?”房子全一咬牙问道。

  “具体不清楚,但是估摸也应该在三五万吧,但是如果砖厂经营得好,一年挣个十万八万没有大问题,扣除承包费,也能有三五万落袋。”赵国栋想了一想道,“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跳出厂里的机会,原本我想让德山去试一试,但是我看德山性子太过浮噪,还得再磨一段时间,不如你去试试。”

  这也是赵国栋才得到的一个消息,原本这个砖厂是省第二监狱搞的一个劳改点,但是前期在劳动过程中跑了一个犯人,省监狱管理局追究责任下来,监狱领导也受到了影响,于是便不再允许犯人到外地劳动,这个砖厂便荒废了起来。

  本地倒是有些人想承包,但是监狱又不太相信本地农民,所以这件事情也就这么放下来了。

  房子全沉默了一阵之后,才毅然道:“好,老子这次就豁出去搏一把,大不了这一次挣的折了,日后老子自己出去混,国栋,要不你也来掺一股?没你加入,我心里不踏实。”

  “你就那么信任我?”赵国栋笑了一笑,“到时候再说吧。”

  “嗯,说定了,老子这一次就横了,说不准咱也能弄个百万富翁来当当呢,哈哈哈哈。”房子全呲牙咧嘴的叫嚷道,这一会看起来竟是有些狰狞。

  “好,子全,有时候机遇也是逼出来的。”赵国栋重重的拍了拍房子全的肩头,“我看纺织厂现在效益也不如前几年了,照这样下去,纺织厂怕要不了几年就要走入死胡同。”

  “没那么容易吧,好歹咱们厂也算是安都市的大厂,几千工人,政府还能不管?”房子全不以为然。

  “哼,政府还能把一切管完?时代在变化,政府职能也会逐渐变化,一切都要以市场导向为基准的。”赵国栋摇摇头,在轻工业方面国退民进是一个大趋势,现在还不明显,但是随着改革开放力度越来越大,这种计划经济的产物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形势了,当然现在说这些还有些为时过早,“不说这些了,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们自己的事情吧。”

  赵国栋知道有些事情需要趁热打铁,星期一一大早便带上薛碧琴直奔纺织厂,事情办得是异常顺利,一个小时之后便从厂里财务科那里拿到了现金支票,谢了熊贵仁之后,赵国栋便喜滋滋的返回派出所。

  江庙镇那边也已经说好,两万块钱随时可以到位,大观口那边也和李永善和曹运全沟通好了,一万五千块对于大观口乡来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数目,剩下的也就是三个经济相对落后一些的乡。

  土陵那边赵国栋自信没有啥问题,多的不敢说,八千块没大问题,唯独黑石和宝龙两个乡他并没有多少把握,毕竟这两个乡经济远不如江庙和大观口,好在黑石乡还有点交情,唯独宝龙乡那边他交道还不多。

  “卢小勇,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赵国栋想了一想,把家住宝龙乡的联防卢小勇叫了过来。

  “赵所,啥事?”赵国栋的任命一下来,联防们的称呼也从赵哥变成了赵所。

  “嗯,宝龙那边我不太熟,吴书记和尤乡长你熟不熟?”赵国栋也不绕圈子,直奔主题。

  “嘿嘿,赵所我是宝龙人,哪能不熟呢?”卢小勇是所里最年轻的联防,但当兵回来也有几年了。

  “哦,那你介绍一下他们情况,你也知道现在所里想买台车,得找各乡镇支持一下。”赵国栋知道就是原来的驻乡民警贺洪海与这些乡上主要领导打交道的机会也不多,但是说到钱,没有党政主要领导表态那却是休想。

  “赵所,尤乡长是才上来的,又是个女的,她说了不算,吴书记虽然是大观口人,但是在宝龙也工作了十几年了,从计生办主任到副乡长,再到乡长、党委书记,宝龙乡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卢小勇说话也很直白。

  “哦?你是说要钱找吴书记一人说了也算?”赵国栋知道乡镇上一般是乡镇长管包括财政在内的一般行政事务,人事权和重大事务党委书记则有决定权。

  “嗯,现在尤乡长还不敢和吴书记叫板。”卢小勇神色诡秘的笑了起来,“不过都说尤乡长上边有人,等一两年就很难说了。”

  上边有人?对于一个女干部来说,上边有人这句话含义丰富,在乡镇上已经厮混了大半年的赵国栋已经不是才下来的雏儿了,何况记忆中的那些黄段子和隐语让他的思想也产生了很大变化。尤蕙香这个女人据说年龄不大,也就三十出头,能走上乡长一职,也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不过这不是赵国栋现在所要考虑的。

  “少给我扯到一边去!说正事,我和吴书记不熟,要想让他出血,你看怎么搞合适?”赵国栋也想看有没有什么捷径可走,要在每个乡镇都迅速建立起威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得就机会,就像处理大观口和江庙这样的机会。

  卢小勇话里有话并没有让赵国栋放在心上,女干部总是缠绕着风言风语,上一次上任之后去拜访各乡镇党委政府领导尤乡长不在乡上,他也没见着,到现在也没见过这个在四乡一镇有些名声的女乡长究竟啥样。

  “呃,吴书记性格比较古板,也没啥爱好,不打牌,不抽烟,不喝酒,不太好接触。”卢小勇挠了挠脑袋道。

  “哦,那他是一点爱好都没有?”赵国栋皱起了眉头。

  “真的没听说他有啥爱好,嗯,除了下象棋。”卢小勇笑了起来,“如果那也算爱好的话。”

  “下象棋?”赵国栋啼笑皆非,自己虽然也爱好下象棋,但是总不能想要让对方支持派出所资金,就去陪对方下几局象棋吧?如果那有用的话,自己倒是不介意。

  “嗯,其他就没有了。不过他好像和大观口龙书记是两老挑。”卢小勇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龙华平?”赵国栋一喜,龙华平现在和自己关系相当不错,在解决了郑二赖的事件之后,赵国栋每一次去大观口乡都要到他办公室里去坐坐,二人关系也迅速熟络起来。

  赵国栋迅速给龙华平打了一个传呼,这玩意儿在春节前后就开始在乡镇领导中风靡开来,先是书记乡长们都挂上了时髦的松下寻呼机,很快副职们也都零星开始有配上摩托罗拉寻呼机的了。

  龙华平很快就回了电话,赵国栋简短的把自己意图说了,龙华平很爽快的答应了帮赵国栋邀约吴天成一起沟通。

  想起这件事情,赵国栋才又记起自己对卿光荣的承诺,又给蔡正阳打了一个电话。

  又是星期天了,新书榜还有两天,十二点打榜更新,明早七点再来一节,即将进入高潮阶段了,望看本书的兄弟们过了十二点把推荐票投给本书,瑞根先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