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节 心冷如冰

第十一节 心冷如冰

  赵国栋注意到唐谨情绪的不对,自己送上的玫瑰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反倒是眼中的忧虑让赵国栋心不禁往下沉。

  “怎么了,小瑾?出什么事儿了?”赵国栋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道。

  “国栋,我爸妈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唐谨勉强一笑道。

  “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赵国栋反问,他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答应了我爸妈和你断绝来往,但是他们发现了。”唐谨垂下头。

  “他们怎么发现的?发现了又咋样?”赵国栋冷冷的道。

  “昨天我撒谎没回去,他们就到分局来了,发现了我们。”唐谨声音低沉,充满了灰暗。

  今天赵国栋要到省厅来提新车,于是就提前一天来到了安都,照例和唐谨悄悄回了分局宿舍那个小窝里住下,一夜男欢女爱自然不提,却未想到被人偷窥了。

  “啊?”赵国栋怔了一怔,原本今晚还想在这儿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去呢,看来不成了,“你爸你妈咋说?”

  “我妈高血压翻了,现在住院呢,我爸也气得不行,连我姑姑、舅舅他们都来了。”唐谨轻轻抽泣起来。

  赵国栋心往下沉,但是还是搂着唐谨,慢慢捧起她带雨梨花般的脸颊,“他们要我们分开?”

  “嗯,我爸说不想把我妈气死就马上分手,如果再看到我和你在一起他就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唐谨闭上眼睛,泪水顺着脸庞滑下来。

  “你打算怎么办?”这个时候赵国栋发现自己超乎寻常的冷静,他知道唐谨父母不仅仅是处于对自己在郊县工作而反对,他们心目中,也许一个郊县厂矿里普通工人出身的他,根本就不配和唐谨这样家境又好人又漂亮工作也好的女孩子在一起。

  他很想告诉唐谨,自己要调入安都市区易如反掌,甚至要进安都市政府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没有说,因为没有必要。

  “我想我们暂时分开,等我妈病情稳定以后,我再慢慢通过我姑姑和舅舅作他们的工作。”唐谨拿手绢擦拭了自己脸上的泪痕,竭力咬住哆嗦的嘴唇,“他们就在那边。”

  赵国栋一回头,看见四个中年男女正向自己走来,一时间他心冷如冰。

  看来这一切似乎还是无法改变,什么暂时分开,什么通过他们做工作,赵国栋突然想起几句话,女人是天生的表演艺术家,女人的心比变色龙更善变,唐谨也是这样么?

  从其中两个人脸上那种倨傲的神情赵国栋就可以感受得到他们那种居高临下的俯视味道,虽然他们在赵国栋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国栋,这是我大舅,二舅,这是我小姑和我姑父。”唐谨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介绍道,“他就是国栋。”

  “小赵,我们能谈谈么?”一个文质彬彬,脸上带着金丝秀朗眼镜的男子礼貌的问道。

  “大舅,••••••”唐谨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中年妇女已经打断了她,“小瑾,你先过去,你妈还在医院里等着你呢,我们只是和小赵心平气和的谈一谈,难道说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担心我们会干什么不成?”

  赵国栋瞥了一眼这个盛气凌人的中年妇女,长得的确挺漂亮,穿着也很时尚,样子也和唐谨有点挂相。

  “小瑾,听话!”另一个年龄稍小一点的男子皱起眉头,“难道你真要把你妈气死不成?”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是在说自己呢,看来一切都早已设计好了,自己又何苦作恶人呢?

  唐谨有些飘忽的目光似乎变得躲躲闪闪,赵国栋不知道是自己过于敏感还是真如此,想起昨夜的疯狂,赵国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迟钝啊迟钝,自己是真没感受出来,还是不愿意往那方面想?亦或是自己真的想多了,唐谨还是爱自己的,只是迫于家庭压力?

  “晓瑾,你去吧,我会心平气和的和你这些长辈们谈好的。”赵国栋表现得无比平静,先前的愤怒和抑郁放佛一下子收敛了起来。

  “是啊,晓瑾,小赵一看就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我们会谈好的。”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瞅了一眼唐谨。

  唐谨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躯,她想要说什么,嘴唇蠕动着,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终于抽动着身躯漫步离开了。

  再度叹了一口气,赵国栋看得出来唐谨内心也一样痛苦,但是这一步踏出去,也许就再无回转余地,唐谨她明白么?

  “说吧,我洗耳恭听。”赵国栋脸色一下子变得阴郁下来。

  “小赵,我是唐谨的大舅,在市烟草专卖局工作。”虽然话语中十分谦虚,但是赵国栋还是轻而易举可以感受到对方话语中流露出来的优越感。

  烟草专卖局?嗬嗬,垂直管理部门啊,后世的垄断行业老大啊,难怪这么牛!

  “幸会。”赵国栋淡淡的道,撕破了脸,似乎就没有必要再卑躬屈膝了。

  努力保持着谦谦风度的中年男子脸上掠过一丝愠怒之色,但是很快就隐藏在笑容中了,“小赵,想必刚才小谨也和你说了吧?”

  “说了什么?”赵国栋一脸讶然。

  中年男子神色一窒,有些勉强的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也没有必要做一些无谓的争执,小谨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大姐,现在因为你们俩的事情而气得高血压发作住了院,我想作晚辈的也肯定不想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一下当父母长辈的意愿。”

  赵国栋冷冷一笑,“唐谨如果直接和我说分手,我不会纠缠不休,立马转身走人。至于其他人,我想无权干涉我们的事情。”

  “你!”中年男子脸色终于阴沉下来,怒意一下子从释放了出来。

  “大哥,你和这种人废话什么?”另一个年龄稍小的男子怒声道:“小子,我是唐谨的二舅,市检察院的,我们家不欢迎你这种人,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晓瑾只是不愿意当面抽你的脸罢了,没想到你竟然这样不知趣,也不想想你凭什么和唐谨处对象?!”

  检察院的?呵呵,又是一个挺牛的单位,一府两院嘛,和政府都是平起平坐的,赵国栋内心深处的鄙夷更浓,“检察院的?那正好啊,看看我和唐谨谈对象是不是触犯了法律法规?我配不配得上唐谨,似乎只能由唐谨来判断,轮不到外人来插嘴!”

  兄弟们,让推荐票砸得更猛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