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节 藕断

第十二节 藕断

  冷冷两句话扔过去,顶得对方直翻白眼,“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和长辈说话有你这样的么?”

  “是么?我这人就这副德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真是抱歉,有些刺耳么?”赵国栋笑了起来,“怎么,这位也想教训我一番?”

  “少在我面前嬉皮笑脸!”美妇白嫩的脸颊上满是不屑之色,“我告诉你,我是唐谨的小姑,市委组织部的,我随时可以把电话打到你们江口找你们郭部长!”

  “我好害怕啊,郭部长会不会把我党籍开除了呢?我犯了顶撞市委组织部领导的弥天大罪啊,怎么办?弄不好郭部长也会被连累撤职啊,这该怎么办?”赵国栋一脸焦急和惊惧不安的样子,双手下意识的猛搓,祥林嫂一般喋喋不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怔之后气得满脸绯红的美妇娇躯乱颤,手指指着赵国栋竟然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谁也没有想到唐谨的男友竟然是如此一个惫懒人物,不是说还是一个乡下派出所的副所长么?怎么会是这样?

  “小伙子,无论怎么样,我们也是唐谨的长辈,你这样做不嫌过分?”一直在一旁未曾开腔的男子说话了,同时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妻子,“高志明,唐谨的姑父。”

  “你又是哪个单位的呢?”赵国栋斜睨了一眼对方,不冷不热的道。这个人看起来还有点城府,不像另外三人一看就是草包类型的角色。

  “省委组织部。”高志明不卑不亢的道,他感觉得到这个小伙子很不一般,就算是他可以不甩唐谨那两个舅舅,但是作为一个刚刚提拔的副所长,他应该清楚市委组织部的份量!

  自己妻子虽然只是市委组织部的一个普通干部,但是对于县份上的一个小警察来说,一样应该具有很大的威慑力才对,但这个家伙却似丝毫不惧,反而变着法子冷嘲热讽,羞辱自己妻子,这是有恃无恐,还是真的豁出去一切都不顾了?

  “嗬,市委组织部,省委组织部,看来这**在安原省的干部人事调动不都得你们这夫妻店说了算?”赵国栋斜睨了对方一眼,“我来这省城一遭,可真是长见识了。”

  高志明有些恼怒了,自己已经够客气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软硬不吃,话语间也是竭尽挑衅之能事。他努力压制住将要爆发的火气,又挥手制止了几乎要跳起来的妻子,“小赵,我们都是具有理智的成年公民,谈谈正事好不好?”

  “好啊,当然好!”赵国栋笑了起来,“我热切的想要听高部长怎们教诲我。”

  被赵国栋一声高部长弄得高志明尴尬无比,连副处长位置都还在拼力奋斗中,还部长?你还真以为是你们江口县委组织部啊!

  “小赵,你也有父母,你应该理解为人父母对自己子女的关爱和期待,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有一个美满幸福的未来,作为父母,无论怎么他们都是为自己子女好,这一点我想我们都应该明白。”

  赵国栋不动声色,任凭对方发挥。

  “唐谨现在天河分局,你在江口县公安局,两地相距近百里,而且你所在的江庙派出所好像距离江口县都还有七八十里地,这样遥远的距离对于热恋中的人也许不是障碍,但是以后呢?假如你们要结婚生孩子呢?”

  “现实的残酷会打碎你们先前所有的美好幻想,爱情也一样会被琐碎的生活小事磨蚀得只剩下斑驳陆离的锈迹,我不希望你们到那时候在去一次民政局,请你冷静的想一想,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意思。”

  赵国栋不能不承认这个家伙有些口才,尤其是对两地分居的残酷现实更是替自己作了生动的描绘,换了一个人也许就会被这一番话所动摇,哼哼,只可惜是遇上了自己。

  “高部长,你说的我都能理解,诗人和先烈都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难道说距离遥远比失去生命更残酷,那些军婚不是都该离婚了?”赵国栋露齿一笑道,“省省吧,高部长,如果唐谨真的不想继续下去,没问题,她一句话,我转身就走,绝不纠缠。你们这些局外人来图费口舌,我想就不必了。”

  “小赵,唐谨是不忍伤你的心,难道说你觉得她可以为了你抛弃生她养她的父母?而她真的这样做了,你忍心吗?唐谨她又能安心和你在一起?”高志明紧紧盯住赵国栋眼睛,“都说爱情的力量可以胜过一切,但是你觉得你和唐谨的爱情是否可以真的压倒一切呢,如果不能,这算不算是爱情呢?”

  高志明这几句话击中了赵国栋的要害,赵国栋的心理优势终于裂开了一道口子。

  是啊,唐谨的态度才是最为关键的!

  如果她不退缩,一切都不必多说,而现在她退缩了,她本来完全可以要自己明里不联系而改成暗中联系,通讯如此发达,电话一秒钟就可以沟通,但是她没有,而是直截了当告诉自己暂时不能联系了!

  这暂时是多久,一年还是十年,或者是到她和别人相好为止?抑或根本就是一种推诿敷衍甚至暗示,让自己心知肚明的自行离去?

  赵国栋慢慢抬起目光盯住对方,面目因为扭曲而变得有些狰狞,良久他才道:“不必多说,若是唐谨真的无意这段感情,那就就此作罢!”

  说毕,赵国栋便转身离去,只剩下几个人呆呆留在当地。

  “老公,还是你厉害,几句话就能把这个马不知脸长的家伙赶走!”美妇兴冲冲的道。

  “滚!你懂个屁!”高志明也不知道自己内心突然一下子这么大的火气,看着黯然离去的赵国栋,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此子绝非池中之物,唐谨失去了这次机缘定要后悔终生!

  美妇和其他两人也不知道高志明为什么脸色变得如此之差,甚至连招呼也没有打一声就拂袖而去,只是在心中暗骂高志明神经病发作。

  藕断,丝还相连,但丝相连就还能恢复成原来的藕么?偶(藕)也不知。^_^^_^

  继续求推荐票!没推荐票,给朵鲜花也行,别给水和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