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节 平台

第十三节 平台

  赵国栋驾着车疯狂的在安都市区漫无目的的游荡,浑浑噩噩,虽然理智提醒自己以后的道路会更加光明更加宽敞,根本没有必要为一个女人而失魂落魄,但是感情这个东西往往却不是理智所能控制的。

  想起和唐谨在学校里的花前月下,想起和唐谨的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剧烈的刺痛让他胸腔彷佛都要紧缩起来,喘不过气来。

  有时候他又在自嘲,这是不是对于自己和孔月之间那种暧mei关系的一种惩罚?虽然唐谨并不知晓自己和孔月的事情,但是他从未想过失去唐谨之后,自己该怎么办?先前的种种梦想奢望都在今天化为了灰烬。

  唐谨不会再回来了,即便是再回来,自己也永远找不回那份曾经的真爱了!

  永失我爱!

  失去的并非唐谨的爱,而是对爱的信心。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相信真正还有超脱一切现实约束的爱,在他看来,以前的美梦破灭了,自己重新跌回了现实大地上。

  如果自己告诉他们自己和他们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关系密切,和安都市副市长相交莫逆,和安都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称兄道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自己和唐谨交往下去?唐瑾又会不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赵国栋冷冷的想着,会,前者肯定会,说不定还会急切的撮和自己和唐谨,但那又能怎么样呢?后者却未必,遇到风暴袭来时,能抗御么?

  白璧微瑕,纯净的东西已经蒙上了一抹阴影,那再强求又有何意义呢?

  连赵国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安都市区游荡了多久,直到身上的传呼机“啵啵啵”响起来,才将赵国栋从懵懂中惊醒过来。

  找了一个公用电话回了过去,是县局行装科打来的,询问刚接到的警车车况如何,赵国栋收拾了一下心情回答了对方,然后找了一个水龙头用冷水狠狠洗了洗脸,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

  生活也一样要继续,唐谨要走入自己的记忆深处,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赵国栋下意识的没有告诉她现任市局常务副局长刘兆国与自己的关系,也就是抱着一种幻想,希望唐谨和自己的关系能够不受到外界任何因素的影响,但是很显然自己的想法被现实的残酷击破了。

  回到江庙时天色已经有些微微发黑了,不过所里的民警都还在,都还等着一观新警车的全貌。

  轮番试车一番后,全所民警都是兴致高昂。这辆高顶昌河警车比起老吉普来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方向盘轻巧灵活,油门离合轻盈舒适,提速快,刹车灵敏,让贺洪海和袁振勇两个爱车之人都是爱不释手。

  谁也没有注意到赵国栋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值班室里抽烟,不抽烟的他今天却向胡明贵要了一支烟无声无息的抽着,这让这个精明的联防立即意识到所长怕是出了什么状况。

  “赵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贺洪海他们终于觉察到了主角的奇怪表现,所里装备得到大改善,新警车买上了,所有民警传呼机也配上了,就连内勤和户籍民警也没漏下,这让薛碧琴和林秀芝两人乐开了怀,现在所里局势一片大好,可是当所长的却情绪低落,这不能不让他们感到不解。

  “没事儿,我个人的心情问题,和所里没关系。”赵国栋很坦然,他现在和所里民警关系都很融洽,不想隐瞒什么,也不想让他们担心。

  贺洪海他们几个都是过来人,都立即意识到了是哪里出了状况,但是感情上的事情除了当事人自己,谁也插不了手,甚至连安慰性的语言也只会让人感到虚伪。

  “今天是谁值班?”赵国栋见气氛有些尴尬,便岔开话题。

  “是我。”罗明山回答道。

  “洪海,这一段时间你们也辛苦了,要回去就趁早回吧,把车开回去,顺便跑跑磨合。”赵国栋挥了挥手。

  贺洪海和袁振勇以及陈国刚都是又惊又喜,但是陈国刚随即道:“赵所,我就不回去了,回去也没啥事,明天懒得跑。”

  “嗯,也好,那洪海你和袁哥就走吧,路上小心一点,记住,加油得加90#了。”赵国栋叮咛道。

  “好,赵所,那我和振勇就走了哇。”贺洪海和袁振勇兴冲冲的跳上车,打燃火,一溜烟的溜了出去。

  “国栋,这一次咱们所可是长了洋了,局里除了刑警队,现在就只有咱们和治安科还有城关所买了新警车,我今天去局里,碰见北郊所的老齐,话里那股子酸劲儿,我算是体会到了。”

  吃完晚饭的廖昌盛没事儿也来所里坐坐,也想来看看新警车,听说贺洪海他们开走了,有些遗憾,心中也对赵国栋对民警们的宽厚有些不以为然,带队伍还是得严格一些更好。

  “北郊所和西外所要买新警车也很容易,他们何须羡慕我们?”赵国栋心不在焉的坐在值班室里的沙发上玩弄着手中的元珠笔。

  “可是他们这一次被咱们占了先啊,你不知道老齐一直想到治安科,却被老邱占了先,心里本来一直就不忿,这一次又被你在买车上拔了头筹,嘿嘿,心中不痛快得紧啊。”廖昌盛在局里消息还是挺灵通的。

  “那他怎么不去和城关所比,老盯着我们算啥事儿啊?”赵国栋有些奇怪的问道。

  “城关所怎么能比?城关所和刑警队以及交警队几乎就是局领导的摇篮,咱们局里历任局领导都只能从这三个单位的一把手里产生,他北郊所凭啥去和别人比?”

  一边按着电视遥控板,廖昌盛一边不屑的道:“栾局、朱局是从刑侦上来的,何局是从城关所上来的,马政委是从交警队起来的,前面退下去的局领导都一样,只要不是外面调来的,都是从这三个单位起来的。”

  “呵呵,那齐所长的意思他们北郊和西外就该排在第二等,我们江庙不该超越他们?”赵国栋笑了起来。

  “嗯,治安科(队)、户政科、北郊、西外这些单位自然而然就形成了第二梯队,像咱们江庙也就只能和桥关、马港、永和以及局里的法制科、预审科这些单位排在第三梯队了。”廖昌盛也来了兴致。

  “那办公室、行装科、政工科这些单位呢?”赵国栋饶有兴致的问道。

  “看似位高权重,但实际上并不十分受领导看重,因为那不是公安直接业务,适合养老,要想从这些单位提拔起来那却是休想。公安局领导可不比其他局,外行指挥内行那是要出大事的。”

  廖昌盛一番经验之谈让赵国栋颇为感慨,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身,用好这支队伍,发挥他们的尖刀作用,成了政府永恒不变的主题。

  “嘿嘿,廖指导,你这样说,那政工科办公室的领导们听见了不是要失望得紧?”赵国栋打趣道。

  “哼,自己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还当什么?”廖昌盛叹了一口气,颇有感触的道:“我也是文化程度低了一点,加上当兵回来晚了,耽搁了,要不一样要去好好闯一闯。国栋,你年轻有为,有能力有闯劲,又是科班出身,前程远大,这江庙只能是你一个跳板,好好干两年,我会全力支持你,争取早一点去刑警队或者城关所,那才是你上进的好平台。”

  明天就下新书榜了,再给点支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