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节 敌踪

第十四节 敌踪

  廖昌盛的由衷之语让赵国栋很是感动,难怪何局在和自己谈话时也说一定要尊重廖昌盛,说他厚道踏实,能够配合好自己工作,此言不虚。

  “廖指导,你家老大当兵回来了吧?”赵国栋印象中廖昌盛的老大当兵回来之后好像分到了一个县属企业,没几年单位就破产了,下岗后自谋出路,磋跎了好几年,三十好几都没找上媳妇,惹得廖昌盛没少操心。

  “唉,前年就回来了,分到县罐头厂,罐头厂效益不怎么样,他连自己吃饭都不够,还经常跑到回来打秋风。”说起自己老大,廖昌盛就烦恼不已,他没啥关系,能分到罐头厂也不错了,还有一些县属企业开开停停,现在连工资都有些发不起了。

  “还没找对象?”赵国栋沉吟着,廖家老大是个实诚人,前世记忆中自己还经常搭他的顺风车,现在罐头厂经营每况愈下,他们开货车的收入也就大受影响。

  “找什么对象?一听是罐头厂的,都得琢磨半晌,说家姑娘愿意找一个连饭碗都朝不保夕的对象啊?”廖昌盛长叹一口气。

  “嗯,你家老大好像是党员吧?”赵国栋顺口问道。

  “在部队里入的党,但现在党员又有什么用?也没有谁照顾你。”廖昌盛满腹牢骚。

  “嗯,廖指导,你也不用着急,儿孙自有儿孙福,总会有路可走的。”赵国栋想了一想才道:“我有个朋友也许能帮帮忙,看能不能让你家老大调换个单位。”

  “啊?”廖昌盛只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先前因为赵国栋把新警车随意让贺洪海他们开会家去的一点不满瞬间消失无踪。

  廖昌盛家这老大已经成了他最大的思想包袱,为此他也费尽了心机,四处打点,但是现在好的单位都有无数人盯着,而且控制得越来越严,要想进旱涝保收的单位你就是提起猪头也找不到庙门拜。

  “国栋,你可别诳我这个老头子啊。”

  虽然在赵国栋提拔为主持江庙派出所的副所长时廖昌盛就隐隐约约感觉到赵国栋来头不简单,但是赵国栋能力的确出众,而且又能很快的就适应了派出所工作,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关系也搞得不错,提拔起来主持工作有点意外但是也属正常。

  只是廖昌盛想不通既然真有来头就不应该从刑警队下到江庙来,这才让廖昌盛感到奇怪。

  “那我咋敢?不过只能现说到这儿,毕竟调动工作这种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搞定的,廖指导也别急,我放在心上就是。”赵国栋笑了起来。

  “那是,那是,这种事情急不得。”

  廖昌盛和赵国栋接触了这么久,也知道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性子却是沉稳得很,素不轻言,但是一旦话出口,那便是肯定要办到。

  就像买这辆新警车一样,上任伊始赵国栋就和自己商量,自己还不信,六万多块钱可不是光靠口说就能弄来的,而且局里也未必会批准。

  没想到赵国栋硬是能在一个月时间里就把这件事情搞定,这让他对赵国栋的信心立即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度。

  说是急不得,但是赵国栋这须子一露出来,廖昌盛哪还能安稳,这可是关系到自己老大甚至自己一家人的大事情啊。

  “呃,国栋,你说你那朋友是干啥的?”

  “廖指导,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能帮忙,你管他干什么的,不能帮忙,就是市委书记也顶毬用。”赵国栋还真没想到廖昌盛会这么心急,想一想也是,一家人幸福都系于一身,怎么能不关心?

  “呵呵,国栋,你也别怪我心急,看着你廖哥回来精神萎靡不振,一家人心头难受啊,二十五六的人了,还找不到对象,也难怪他心头憋闷啊。”廖昌盛自嘲的一笑,“这也是当老子的没本事啊,换了别人早就安排好了。”

  “廖指导你放心吧,我总得把你这件事情办好就行了。”赵国栋心中叹了一口气,自己都因为工作问题刚被女友蹬了,这会儿却在别人面前卖弄起本事来了,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赵国栋夹着包将车停在县局院子里,赵国栋感觉得到,自己从一驾车进入县局院子里就引起了无数人的瞩目。

  整个县局除了局长栾征远有一辆桑塔纳专车外,即便其他几个局领导也只有办公室统一调配的一辆切诺基和一辆夏利车以及一辆老旧的吉普。

  只是那辆切诺基政委用的时间比较多,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他的座驾,而其他局领导们为了图方便,大多占用分管单位车辆。

  像朱局一般都用着刑警队的一辆新长安微型警车,而治安科才买的昌河警车自然就变成了何局的专驾。

  而分管交警、政保、经文保和消防的窦局位置就有些尴尬了,政保、经文保都是些没啥油水的单位,自己都没车,要出去办事还得局办统一调配。消防又是属于双重领导,县局并没有太大的指挥权,只是业务代管。

  交警队虽然有三辆车,但是除了一辆夏利是队长专座外,其余两辆都是出现场和设卡检查用,而交警队长历来都是局党委委员,要说在党内职务上和副局长都一样,要想在交警队占一辆车就很困难。

  马政委分管行装、财务和纪检,两人也就只有凑和着用那辆半新旧的夏利,要不就只有那辆破吉普,这让窦中凯和马鹏都有些不大自在,但是条件只有如此,谁也无可奈何。

  “哼,老马,看来局党委的决定没错啊,赵国栋上任一个月就能买一辆昌河车,不简单啊。”窦中凯站在三楼走廊上注视着楼下,顺手丢给马鹏一支烟。

  “这小子有点本事,据说搞掉那个强奸案很得纺织厂的欢心,纺织厂就支持了他三万块,加上这些乡镇的支持,江庙所这一次是赶在了户政科、北郊所和西外所的前面啊。”

  马鹏点燃烟吸了一口,他对赵国栋颇有好感,更主要来源于去年赵国栋搞的几起六害案件,替局里创了不少收,虽说农村所返还拿走了大半,但毕竟还是替局里留下了一些,而且拿走的钱也是用在所内建设上,也是好事。

  “哼,没听说他还给所里每个干警都配上了传呼机,甚至连户籍和内勤都配上了,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你说内勤和户籍配上传呼机干什么?女同志,又不出外勤,这不成了一种福利么?”窦中凯摇摇头。

  马鹏沉默不语,他是局里纪委书记,表态也就意味着局纪委的态度。

  “老窦,你觉得不妥,可以在党委会上提出来议一议嘛。”良久,马鹏才道。

  “算了,我有没有分管派出所,咸吃萝卜淡操心。”窦中凯撇撇嘴,他和马鹏关系不错,所以才敢这样说,他也知道马鹏也不是那种嘴上没口子的人。

  今天就要下新书榜了,还望看本书兄弟多砸一些推荐票,没票给点鲜花也行,不收水和砖啊,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