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节 外放

第十九节 外放


  “杨哥,怎么愁眉苦脸的?”赵国栋踏进杨天培的办公室随意的打量了一圈,一只陶制的雄鹰在办公桌上振翅欲飞。

  “国栋啊,来坐,不是又来化缘的吧?”杨天培愁眉稍展,上一次派出所买车购置传呼,二建司也出了三千块钱的血,不过赵国栋没有出面,是廖昌盛来二建司化的缘,老廖和杨天培也很熟悉。

  “呵呵,杨哥,怎么老记着这件事情?三千块钱还能把杨哥难死了?有啥困难找我来说说,看当兄弟的帮得上忙不?”赵国栋拍了拍胸脯。

  “都是工作上的事情,这不,你也知道今年你杨哥承包了这二建司,可恰恰今年老古他们那边没有工程了,而花莲这边工程也快也结束了,其他活儿都还没着落呢。”杨天培苦笑,“不过国栋放心,该给你那边的,不会差你,那点小钱还难不倒你杨哥。”

  “没活儿干?杨哥,承包了是好事儿,就像这只雄鹰去脱了束缚,可以展翅高飞了。”赵国栋很随便的道,“县城那边呢?”

  “现在找活儿不容易,县城那边今年看样子也没啥大工程,小打小闹也撑不起这个摊子,好几十号人呢。”杨天培想起就有些头疼,运气不太好,刚尝试承包,就遇上行情不好。

  二建司是个集体企业,正式职工就是五六十人,加上合同工,足足有百十人。

  “不是说安蓝公路改建工程马上就要动工了么?杨哥没去试试?”赵国栋琢磨着道。

  “那是要改扩建二级水泥路面,一百三十公里,这么大一个工程,就江口县境内这一段就有五十多公里,光这一段江口县就没哪家公司能拿得下来,多半都是省里市里几家建筑公司包下这种大活儿。”杨天培摇摇头,“二建司才三级资质,更不行。”

  “那至少可以去这些大公司手上包一段啊,这不是你们建筑行业的惯例么?”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

  “是惯例,但你能包到么?不说多了,能包上三五公里,二建司今年也吃不完用不完了。”杨天培叹了一口气,“可惜这种好事儿轮不到我们,就是一建司怕也没戏。”

  “这个工程已经发包下来了么?”赵国栋想了一想问道。

  “发包已经结束了吧,我没在意,反正这种好事轮不到我们,我们能接点边角活儿都满足了。”杨天培耸耸肩道。

  “那二建司要真能接下一段,能干下来不?”赵国栋追问。

  “那有啥干不下来,我们是正经八百三级民工建和交通建筑企业,十二楼以下的高楼我们都能建,公路算什么?而且我们只是分包,挂靠在那些一级或者二级公路建筑企业下,只要心不太黑,不过分偷工减料,再简单不过了。”

  杨天培微微笑道,“很多一二级企业其实就是全靠那块牌子挣钱,拿到工程然后就分包给下边三四级企业,从中收取管理费,再把一些他们的设备租赁这些企业从中牟利,名以上有几个所谓管理监督人员,实际上并没有起什么作用。说起来他们并没有真正作两个像样的工程,这种情况很普遍。”

  赵国栋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帮杨天培一把。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砂石场和全兴砖厂,而是杨天培这个人的确值得一帮,有这一次机会,杨天培和他的二建司说不定还能走出一个更美好的前景。

  “杨哥,借你电话打一打。”赵国栋指了指桌上电话。

  “客气什么,别打色情电话就行。”杨天培开着玩笑。

  赵国栋拨的是蔡正阳的办公室电话。

  蔡正阳拿起电话听到赵国栋的声音便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国栋,你小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正找你呢。”

  “蔡哥有事儿可以打我传呼。”赵国栋报了自己传呼号,“蔡哥找我啥事?”

  “长城公司事情翻了,中央对它动手了。”蔡正阳声音中透着一丝兴奋。

  “正常,不对它动手,那才不正常。动手越晚,造成的麻烦越多,损失越大。”赵国栋淡淡一笑,预料之中,这一案也该发作了。

  “听说牵扯到上边有人。”蔡正阳声音越发低了。

  “那么多人帮他摇旗呐喊,难免有人会在中间出杂症,看政法部门怎么认定吧。”赵国栋反问道:“蔡哥,你紧张个啥,关你啥事?”

  “嘿嘿,我们不是弄了一篇反应金融系统体制外民间非法集资存在高风险的文章么?怎么看也像是我们戳破了这个气球似的。”蔡正阳声音在听筒里有些变声。

  “气球迟早要爆,你的提醒对于高层和民众都是好事,对蔡哥一样也是好事啊,要不高层怎么会知道安都市还有你蔡哥呢?”

  赵国栋笑着道,在春节期间,赵国栋就与蔡正阳就长城公司的高息集资问题进行过探讨,探讨的结果是这种方式将会危及国内正常金融秩序,更危险的是在缺乏有效监督下,这种泡沫一旦破灭,受伤的将是广大集资者,将会影响到社会稳定,不可不防。

  所以这才有蔡正阳的那篇文章新鲜出炉,也才有蔡助理变蔡市长。

  “好了,你小子别挖苦我了,这周有没有空,来安都坐一坐,我把兆国、老柳和老熊也叫到,弄不好老柳和老熊的位置可能都要动了。”

  “啊?柳哥和熊哥也要动了?去哪儿?”赵国栋大感惊讶,熊正林还好说一些,正处级,升一格能到副厅,就算不升也能去县上坐个实权位置,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要动,就不一样了,如果真要下去,这位置不太好安啊。

  “现在还不明朗,不过动是必然的,老柳在这个位置上也有几年了,要想上进,怕得在地方上去呆一呆,拿出点政绩来。老熊还得看他造化,能不能去其他地市州当个常委还在未定之数,要不就只有到郊县当个县委书记了”。

  “嘿嘿,蔡哥你也要努力了,柳哥这一步走出去只怕就要坐望省委常委了,熊哥奔了副厅距离你也不远了啊,你可不能停步不前啊。”

  赵国栋琢磨着,柳道源作为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真要下去也只能是绵州、建阳和宾州三个地市的书记,不可能去其他地方。

  绵州经济实力仅次于安都,工业基础好,城市建设也不错;建阳地理条件好,紧邻安都,县域经济发达,近几年发展速度最快,而宾州虽然地处安南,基础差了一些,但胜在自然资源丰富,又有一些骨干企业,位于三江汇合处,交通条件优越,发展潜力极大。

  三地市委书记虽然从未有过进省委常委的历史,但是随着三地经济实力与安原省其他地市进一步拉开,三地在省上的话语权也在增强,前世记忆中三地市委书记都有过进省委常委和调任省委常委或副省长的历史,一改安原先前从条条上起来居多的先例。

  没上点击榜,郁闷!请书友支持点击、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