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五节 聚会 3

第二十五节 聚会 3


  “这一次省里大动作就是想要改善全省各地市主要领导干部结构,以便为下一步的经济发展主线奠定基础,一批老同志退了下去,年轻同志走上了领导位置。干部是发展的主心骨,一个地区干部素质高低,思想是否开放,作风是否踏实,是否敢于打破旧体制下的框框去用于开创探索,在很大程度决定着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建阳这几年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崛起,一跃成为仅次于安都的经济强市,和现在的张省长就有很大关系。”

  柳道源口中的张省长是现任安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张广澜,建阳能够从一个在全省经济中游的普通市快速崛起,得益于从省计经委副主任下去的张广澜主政建阳时期的开明政策和放水养鱼策略,使得建阳辖下各县经济突飞猛进,建阳也一跃超越荣山和卢化两市,隐隐有力压绵州的架势。

  而当时与张广澜搭班子的建阳本土干部市长孟承平亦于去年在建阳市委书记位置上升任邻省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建阳经验也成了这两年安原省内值得向外界夸耀的一大亮点。

  柳道源这番话让人浮想联翩,张广澜和杨子明之间的关系并不对路,柳道源本属杨子明一系,这么听起来似乎杨子明一系与张广澜一系之间的关系有改善的趋势。

  “嘿嘿,老柳,你这番话已经隐隐有点一把手的味道了。”心念几转,蔡正阳却并没有多言,而是笑着把话题叉开。

  “嗯,我倒是觉得老柳这番话还是省委组织部出来的气息更浓。”熊正林也笑了起来。

  “树倒猢孙散啊,我一回来,你们就纷纷离开,这兆头不大好啊。”刘兆国有些遗憾,柳道源的离开让自己在省上的奥援顿时少了一个,下一步自己要想再上一步就有些困难了,就算是杨子明肯帮忙,但是具体操作却要有人来帮忙才行。

  “那棵树倒了?兆国你小子比喻也不会用,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何况老柳和老熊都是在上进?”蔡正阳笑骂道:“你我都要努力啊。”

  “革命尚未成功,诸兄仍须努力。”赵国栋微笑道。

  “哼,国栋,你小子就没打算换换环境?公安固然是你的本行,但是跳出这个圈子,你会觉得外面的天地更广阔,你想过没有?国栋,若是按照你这样发展势头,怕是四十岁也难以走到兆国这一步。”蔡正阳语重心长的道。

  “想过,不过我还是觉得我在基层干一段时间有利于磨砺我自己。”赵国栋淡淡的道,“或许等哪天柳哥或者蔡哥亦或是熊哥站稳脚跟,我再来投奔也不迟。”

  “嘿嘿,老柳和老蔡那边你倒是可以盯着点儿,至于我这边就别考虑了,通城这鬼地方穷山恶水,你来就太可惜了。”熊正林也是由衷之言。

  要说赵国栋对蔡正阳的提议动心,那是假话,但是赵国栋想了一想,自己还年轻,在最基层磨练一番很有意义,而且现在正处于自己原始积累的最关键阶段,如果一旦踏入另外一个圈子,就必然牵扯自己很大精力。

  要做就做好,要么就不作,现在派出所工作已经走上正轨,派出所内部也相当团结,可以说自己现在是游刃有余,也可以腾出相当精力来考虑下半年即将到来的股市狂潮。

  “嘿嘿,那就多谢诸位兄长的关照了。”赵国栋很乖巧的笑着抱拳挨个一礼。

  一席家常饭吃得很香,无拘无束,话题也是毫无定数,不过很快还是回到了刘兆国赚到的二十来万块钱上来了,虽然几人家境都不差,但是想一想能够合理合法赚到这笔钱,还是令人艳羡,尤其是熊正林更是叹息不已没有下决心博上这一把。

  “熊哥也别沮丧,机遇任何时候都存在,牛王庙股市虽然散了,但是上海和深圳股市不是还在么?一样有机会。”赵国栋一边夹菜一边安慰对方。

  “国栋,上海和深圳股市可不比咱们安都这牛王庙股市,那可是国家确定的正规股票交易市场,那么多企业在那里上市,要想把握其中规律恐怕不太容易吧?”熊正林显然对股市也有所研究。

  “那是自然,但是并不代表没有机会。”赵国栋俨然一副行家里手的模样,如果没有牛王庙股市这一波,赵国栋也不敢如此笃定自己那场梦境记忆中的真实性,而牛王庙股市已经如自己所料垮了,那么上海股票交易市场的那场宝延风波会不会如期上演呢?

  赵国栋的判断是会,只要没有发生改变大环境的大事件,这场风波便会如期上演,而自己似乎也就可以在其中扮演一个小小的渔利者了。

  “噢,你就那么自信,国栋?”熊正林死死盯住赵国栋,想要看出端倪。

  “熊哥,别这样看我,相信我,你就跟我来,不相信,你就旁观。”赵国栋涎着脸笑道,“不过后悔药没有,风险自负。”

  “国栋,你的意思是今年上海股市和深圳股市还有大行情?”沉吟良久熊正林才道。

  尽凭这一句话赵国栋就确定熊正林在股票上也花了一番工夫,不过中国股市素来没有理性,所有股评家经济学家都会对中国股市的种种表现目瞪口呆,或许他们就是其中的始作俑者,不过是在事后装出一副惊诧莫名的模样罢了。

  谁也无法料定明天股市会发生什么事情,除了自己这个先知先觉者,而前提一样是在没有大事件改变历史的情况下。

  “嗯,秘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熊哥如果有兴趣,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赵国栋诡秘的笑道。

  “老柳,老蔡,国栋的话你们信么?”熊正林目视二人。

  柳道源只顾夹菜,蔡正阳笑而不语,让熊正林很是郁闷,但是刘兆国道破玄机,“拿自己能够承受得起的钱玩一把未偿不可,不过不要学我这个赌徒就行了。”

  熊正林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帮家伙都早早存了试水之心,只有自己心头无底还在这里追根究底。

  “国栋,你和朱星文关系如何?”饭毕刘兆国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朱局?还行。怎么了?”赵国栋立即提高了警惕。

  “栾征远要走了,朱星文可能要上。”刘兆国淡淡的道:“还行就好。”

  “那牛子建呢?”赵国栋心中一震,朱星文虽然在刑警队对自己颇为欣赏,但是眼下自己上位分明就是栾征远一力促成,甚至和朱星文发生了正面冲突,虽然最终尘埃落定,但是会不会在朱星文心目中落下芥蒂很难说。

  “你们县委好像另有安排吧,窦中凯可能会在等一段时间之后接任牛子建的职位。”刘兆国轻描淡写的道,窦中凯走通了谢其祥的路子,而江口县委也对此不反对,这算得上一笔妥协的交易。

  “那何局呢?”赵国栋觉得有些不妙。

  “何凤祥?他资历太浅了一些,虽然栾征远向你们县委推荐的是他担任政委一职,但是你们县委显然没有认可。”刘兆国琢磨道。

  赵国栋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江口县公安局即将局势剧变,难怪栾征远会在一开年就进行了如此大一场人事调整,不过朱星文上任之后会不会认同栾征远留下的局面还很难说,和栾征远一样,朱星文一样是一个强势角色。

  从安都回来赵国栋就有些闷闷不乐,一个相对稳定和睦的环境很有可能就会因为局里班子的剧变而受到破坏,但是从刘哥言语中赵国栋也能感受到一些模糊的意思,现任的市公安局长谢其祥正在发挥余热为其亲信们铺路,而刘哥目前的身份只能隐忍不发。

  问题在于朱星文的上位可能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赵国栋自认为自己两个月来工作成效相当不错,改善所内装备,密切周边友邻单位关系,案子也比去年同期成下降趋势。

  区工委那边关系也相当紧密,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高阳隐隐有和自己成知己的架势,而姜书记对于上一次敬海事件的处理也相当满意,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美好,但是拥有梦境记忆的赵国栋却无法断定栾征远的离开会引发一个什么样的变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