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六节 即兴发挥

第二十六节 即兴发挥

  “小冬,是你?”赵国栋没想到这个时候韩冬会来找自己。

  “是我。”韩冬平静的脸色背后隐藏不住一抹失意和落寞。

  “来,进来坐。”赵国栋殷勤的替韩冬泡茶,而韩冬也只是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

  借她的六千块钱早就还给了她,两人关系从迅速密切到渐渐冷淡下来呈现出一个奇异的过程,连赵国栋也说不出来自己为什么和韩冬之间的关系就突然淡了下来,或许与孔月有关,或许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韩冬只是把自己当作了一个要好的异性朋友而已。

  热茶的温度似乎让韩冬脸色稍稍好了一点,她捧着茶杯一言不发,这让赵国栋很纳闷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赵国栋琢磨着韩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时,韩冬一样在默念着赵国栋的名字,这个一只脚走入自己心房中,另一支脚却始终不踏进来的男人。

  赵国栋和孔月之间的暧mei没有瞒过韩冬,虽然她和孔月的友谊早已因为双方之间怀疑和戒备而日渐淡漠,但是她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觉察到赵国栋和孔月之间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孔月的情绪瞒不过熟悉的朋友,而这期间谁在和孔月来往,答案不问可知。

  孔月的幸福笑容和焕发的精神无一不在刺激着韩冬,但是她忍着,她不屑于用争宠献媚般的手段去博得什么人的喜欢,感情是相互的,如果有缘,那自然能走到一起。

  她盼望着赵国栋能够在她和孔月之间作出一个选择,然而一直等到现在,这个答案似乎都还模糊不清。

  而现在她却不得不离开了,她不能为了这个虚无飘渺的爱情放弃机会,而这份爱情究竟属于不属于自己还很难断言。

  走之前,她很想在回味一下那份差一点就要属于自己的气息和味道。

  “我要走了。”

  “走了?你要上哪儿去?”赵国栋讶然。

  “我要调走了,去市里。”韩冬的神情如同白开水一般寡淡。

  “市里什么地方?”赵国栋挑起眉毛,这么久韩冬也只是偶尔来坐坐,两人曾经无话不谈的氛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下子消失了。

  “市委宣传部。”韩冬的落寞看在赵国栋眼中,他似乎也觉察到二人之间的疏远,那日在云台山的种种和小固山的亲密确如流云一般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好地方啊,韩冬你是学中文的,去宣传部正好可以一展所长啊。”赵国栋有意要活跃一下气氛,“我现在新上任正想作出一番成绩,真要有机会也需要新闻媒体帮我张罗张罗,这下好了,有小冬你在那里帮衬,那就不愁了。”

  赵国栋的语气变化再度让韩冬心端一颤,他是真的为自己调到市委宣传部感到高兴还是觉得自己现在有利用价值了?

  赵国栋诚挚的眼神瞬间就释去了韩冬心中那一缕疑云,他不是这种人,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让韩冬心中一热。

  “说什么呢?我才去宣传部,多半也就是打打杂,搞搞收发罢了。”韩冬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嗬嗬,正儿八经的师范生,学中文的,打杂?宣传部是不是太奢侈了一点?”赵国栋笑了起来,“是不是不想帮我,故意找个借口?”

  有些幽怨的白了赵国栋一眼,韩冬叹了一口气,“能帮得你上忙,我还能不帮?你要真需要帮你宣传,大不了我去托人帮忙罢了。”

  赵国栋听出韩冬话语的意思,若有所思的问道:“嘿嘿,小冬,市委宣传部可是喉舌部门,不是谁都能去的,咋就没听到啥风声呢?”

  “你们男人就知道关心这些问题。”韩冬恨了赵国栋一眼,垂下眼睑道:“我二叔刚从蓝山市委调到安都市委,他帮我办的调动。”

  赵国栋已经估摸到韩冬这位二叔怕是个有来头的,但一来不关他事,二来韩冬既然没说明赵国栋也不想多问。

  “什么时候去?”赵国栋关心的问道。

  “明天。”

  “这么快?有需要带走的东西么?要不我用车送你。”

  “不用了,部里会来车帮我一些家什带走,也没啥东西,就一些书。”韩冬幽幽的道:“来这里就像是一场梦,如此短暂而深刻,一年多时间就离开。”

  赵国栋琢磨着韩冬话语中的含义,短暂,的确短暂,只有一年多,那深刻这个词语含义就令人回味悠长了,因为什么而深刻,是自己给她带来的感触和困扰么?

  赵国栋以为韩冬是一个颇为独立自信的女孩子,不应该如此,但感情这个东西往往没有理性可言,现在看来似乎韩冬也难以逃脱。

  “因为短暂,所以深刻,小冬,有些东西没有得到你才会觉得更美好,而一旦获得,也许你马上就会发现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完美。”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

  “是么?这番话你是在为我解脱还是为你解脱?”韩冬清冽的目光掠过赵国栋脸上,看得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都不是,发自肺腑之言,当然未必正确。”

  突然笑了起来,如百花解冻,韩冬站起身来,“国栋,谢谢你这番话,至少你给我了一个心理上的慰藉,让我不至于太失落。”

  “小冬,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难说,记得那一次去云台山我们就探讨过,有缘无分究竟是幸福还是痛苦,每个人理解也不一样。”赵国栋如饱经沧桑的哲人一般侃侃而谈。

  “有人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瞬间辉煌也值得;有人追求灵犀恒久远,一点总相印,若隐若现才是最令人回味;而有人则以为平平淡淡才是真。世界是复杂万变,人作为灵长类智慧最高的动物,我们大脑的复杂程度超过宇宙,所以我们永远无法解释感情上发生的一切。”

  韩冬若有所思的倾听着赵国栋的即兴发挥,凝望赵国栋的目光却变得更加深邃复杂,这是一个很有品味的男人,一个不同凡响的男人,他的每一句话都能够如此有力的敲打自己的心弦,让自己发出无限共鸣,为什么这样的男人却始终和自己若即若离呢?

  “国栋,你这番话可以上情感格言录了。”韩冬喟然叹道:“嗯,也不枉我今天来道别,也算受教了。”

  “小冬,不要那么老气横秋,你我的路都还长,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一切尚未尘埃落定之前,都存在无限变数,不是么?”赵国栋摇摇头。

  “嗯,我明白。”韩冬抬起目光灿然一笑,“我向来就是乐观主义者。好了,我该走了。”

  “到了那边给我来个电话,我到省城里去也有一个落脚点了不是?”赵国栋也不多加挽留,微笑着道。

  “君子一言?”

  “又来了,我早说过我不是君子,这个世道君子活得太累了,不过我说话一样算数。”赵国栋替韩冬拿起雪青色的风衣,“走吧,我送你。”

  我设置了一个投票选择,想看看书友的构成,请书友如实投票,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