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九节 暗波

第二十九节 暗波

  “咦?国栋,你也在这儿?是和兆国么?”

  赵国栋扭头一看头发梳理得格外整齐的熊正林正与其他两人往里走。

  “熊哥也在这儿吃饭?局领导在里边,我在这里作陪。”赵国栋上下打量熊正林,“嗯,熊哥精神不错啊。”

  “你小子,就会挖苦我。”熊正林在外人面前也不掩饰和赵国栋的亲密,“来,来,认识一下,我两个好兄弟,安都市纪委的陈一权,潘达,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赵国栋,在江口县公安局工作,我走了,日后如果他有什么事情,你们可要给我罩着。”

  两个三十来岁的人显然对平素不苟言笑的熊正林如此发话感到惊讶,在他们印象中熊正林很少有这样亲昵的语气,而且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是熊书记真的调到通城位置不一样了,还是这个年轻人真的和他关系不一般?

  不管怎样,这个年轻人肯定都不寻常,两个人都很客气的和赵国栋打着招呼。

  示意两个人先进去之后,外边只剩下熊正林和赵国栋,曲折的回廊很幽静,外部一个半遮半掩的宽阔大厅,大概是供客人出来抽烟或者出来躲酒的客人休息。

  “熊哥还没去那边?”赵国栋拿出一包中华递给熊正林一支。

  “哟,你小子腐败速度比我快啊。”熊正林点燃烟打趣道。

  “不是陪局领导么?怎么也得充充场面啊。”赵国栋也给自己点了一支,他不抽烟,但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要燃着玩玩。

  “看样子你是遇上啥事了吧?”熊正林的嗅觉也很敏锐,“我刚从通城回来,昨天去报到,今天回来办交接,估计后天就要正式过去了,今天是安都市纪委几个老部下为我饯行。有啥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赵国栋摇摇头,“不用,我自己能解决好。”

  “嗯,那就好。我在三晋间,你在哪间?”熊正林拍了拍赵国栋肩头,“我和老柳都走了,有啥事多与兆国和正阳说说,记住,有些事情不是光靠自己就能办好的,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也要学会借力。”

  “我在潇湘间,谢谢熊哥提点了。”赵国栋若有所悟。

  “嗯,一会儿过来敬一杯酒,我也介绍你认识一下纪委这帮人,日后说不准还会遇上呢?”熊正林也不多言。

  就在赵国栋一离开房间之后,朱星文就放下了酒杯:“小彪,赵国栋托你啥意思?”

  “嘿嘿,朱哥,国栋和我关系不错,你上位了,估计你们局里要动一动吧?”卿烈彪漫不经心的替自己把酒满上,示意身旁女孩子离开,女孩子噘着嘴巴出去了,“国栋也是想和朱哥你把关系搞好。”

  “哼,他消息倒挺灵通呢。”朱星文轻哼了一声。

  “咋,朱哥对国栋好像不太满意,我觉得国栋很实诚一个人啊,是不是有人看上他的位置了?”卿烈彪夹菜一边吃一边问。

  “他是栾征远的人。”朱星文轻描淡写的道,“小彪,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

  “可是朱哥,国栋这小子不简单呢,你也没必要非要针对他吧,他看样子还是很想和朱哥搞好关系的。”卿烈彪有些为难的道,“他就想留在江庙,这让我如何答复他?”

  “你就说尽了力了不就行了,何况我又不是真要拿下他,不过挪挪位置罢了。”朱星文笑了笑,想起什么似的,“年轻人多换换环境,也有利于成长。对了,你说他不简单,哪里不简单?”

  “可他再三给我说就想留在江庙,工作刚开展起来,不想离开。上次我说朱哥你不是说你知道么?”卿烈彪随口道,“他和蔡市长关系很铁。”

  “蔡市长?”朱星文夹菜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哪个蔡市长?”

  “安都还有几个蔡市长?就原来那个华阳县委书记,今年上来的,现在是分管工业交通的副市长,听我爸说蔡市长很有可能要进常委呢。”卿烈彪诧异的道,瞅了一眼朱星文,看样子对方似乎有些误会了。

  “不可能吧,赵国栋他怎么会和蔡市长扯上关系?真要和蔡市长有关系,他还会分回江口,不说市局,再次也可以去华阳吧?怕是以讹传讹吧。”朱星文摇摇头,显然不相信,继续夹菜。

  “怎么不可能?这是我爸亲口告诉我的,否则我会这么让着他?我看上厂里一个女人,要不是和他好了,我会放手?”卿烈彪瞅了一眼包间门,“我爸说,市上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会时,蔡市长问的他,上次国栋来厂里化缘买车,我爸让他帮忙约蔡市长吃顿饭,他很爽快就应承下来了。”

  朱星文的筷子停住了,这个消息让他有些意外。

  县官不如现管,蔡正阳虽然是副市长,但是分管工业交通,对于自己来说远不如王德和的支持来得重要,只是若是真如卿烈彪所说这么密切的关系,保不准蔡正阳就会给卢卫红打招呼,那可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了。

  自己已经和窦中凯确定了调整名单,过两天就要开党委会研究,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赵国栋让出江庙所位置是早就确定了的事情。但如果党委会过了,卢书记又打电话来,那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小彪,你说这赵国栋和蔡正阳是啥关系?亲戚还是什么?”朱星文琢磨了一阵才开口道。

  “这我不清楚,国栋这小子口风很稳,从未提及过这方面的事情。”卿烈彪摇摇头,“朱哥,你还是慎重一些好,你还有上进机会,何苦和上面弄僵关系?”

  朱星文咀嚼着一片羊肉丝,这是这里的特色菜,味道很鲜美,但此时朱星文却觉得寡淡无味。

  王德和为什么一定要让王贵仁出任江庙所所长他也隐约知晓一些底细,安蓝公路即将开建,虽说总包方都是来自安都市的几个大建筑公司,但是在江庙段足足有五十来公里,地方上一些小建筑公司和包工头肯定要掺和进去分一勺羹。

  而江庙区段境内最长,足足有将近二十公里,王德和的舅子本来就是到处吃这些串串钱的,肯定是想要在江庙啄一嘴食。

  有些事情王德和自然不方便出面,而有他的侄儿在江庙派出所当所长,这中间底气肯定就要足许多。为此王德和甚至几度暗示自己王贵仁的任命问题,这让朱星文明知道这不是一个好选择也无可奈何,但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却是更加棘手。

  卿烈彪说得也有道理,自己的年龄还有机会上一步,县上包书记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是兼着政法委书记,看样子到人大也就是一两年内的事情,自己想进常委出任政法委书记,除了县委书记的作用很重要外,在程序上也必须过市里。

  得罪一个蔡正阳无关紧要,但是蔡正阳能上副市长,自然与上边关系不会差,保不准一两年后蔡正阳摇身一变成组织部长或者市委副书记,那对自己就有些麻烦了。

  王德和年龄已经大了,而蔡正阳却还年轻,俗话说,欺老莫欺少,虽说这一次自己上位他出了不少力,但真正拍板的还是卢卫红,能够给王仁贵其他位置也算是有个交待了,看样子这赵国栋留下观察观察也许更稳妥一些。

  兄弟们,十二点了,点击、推荐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