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十二节 舞台

第三十二节 舞台

  在县委县政府宣布了关于刘胜安和邱元丰任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任命三天后,江口县公安局人事再一次发生了巨大调整。

  北郊所所长齐正任交警队队长,西外所所长任治安科科长,城关所所长焦则强调任刑警队任指导员,桥关所所长调任城关所任所长,而桥关所指导员王仁贵任所长,而江庙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赵国栋则因工作表现特别突出,被破格转正任命为所长。

  风头的剧变让许多事前都得到消息说赵国栋会被调离到城郊某所任副所长的人眼镜跌破,就连作为新晋副局长的刘胜安和邱元丰二人事先也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朱星文在局党委会上表扬赵国栋在主持工作几个月间成绩卓著,尤其是率先改善所内装备,提升派出所形象,是农村派出所学习的榜样。这番话让除窦中凯在外的所有党委成员们都目瞪口呆。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这张还散发着油墨气息的任免职文件。

  栾、何一系除了刘胜安和邱元丰任副局长不说外,也就只有自己是个例外了。像红极一时的焦则强不但在竞争副局长一役中失利,而且更被调任刑警队指导员,和张德才那个小鸡肚肠的家伙搭挡,可以想象会多么憋闷。

  刘胜安和邱元丰显然都投靠了朱星文,在朱星文和窦中凯结成同盟的情况下,任何试图挑战朱星文的权威那都只有被彻底边缘化,否则让你一个副局长分管一下两所和消防也显得合情合理,不过光有责任而无权力的担子足以让你有苦也只有往肚子里咽。

  何凤祥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从分管治安、派出所调整成了分管武警、消防以及看守所和拘留所,典型的米箩筐跳到糠箩筐,赵国栋估摸着何凤祥现在最大的愿望大概就是交流到其他县或者调到政法系统其他单位去了。

  熊正林和大哥大的作用也延续到了自己身上,三个月副职转正大概也破了记录,好在这不过是股级干部,甚至连县委组织部的名册都不上,再说难听一点,也就是县公安局内部的一个任命而已,行政级别科员还是科员,不会因为你当了所长就变成副主任科员了。

  五一一过天气就开始热了起来,赵国栋算了一算自己一晃到江庙就快一年了,一年时间虽短,但对于自己来说这一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杨天培的二建司从安都市七建司手中包到了一段八公里的路段,造价初步预算高达六百多万,这对于二建司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原本杨天培指望能够拿到三五公里的标段也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这一口下来竟然是如此丰厚。

  六百多万的预算,只要能够如期拿到款项,纯利润至少在百万以上,这样丰厚的利润也是杨天培向赵国栋才吐露的实话,难怪有建筑业界有“金桥银路铜房子”的说法。

  杨天培提醒赵国栋应该赶紧扩大砂石场的规模,不说别的路段,仅仅是二建司对砂石的需要量就不是现在的山川砂石场能够应付得过来的。

  事实上山川砂石场的规模已经不算小了,在整个大观口首屈一指,就算是在江庙区也排得上名号,不过相比于即将全面开工的安蓝公路来说,这些砂石场只怕都需要扩大规模才行。

  尤其是在上游的平川境内,能够取砂石的地段并不多,平常小打小闹有时候都要来大观口拉砂石,一旦平川段路段也开工的话,这种缺口就会变得更大,对于大观口这边的倚重也会更明显。

  很多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开始跑动着抢办开采砂石手续,不过也许是觉察到了这个契机,大观口开采砂石的手续一下子变得难办起来,而缴纳的资源费也一下子暴涨十倍有余。

  赵国栋不得不自豪于自己眼光的高明,早在得知安蓝公路要开工第一时间,他就抢先扩大了规模,并迅速增办了开采河段的手续,将周围几百米河段全数纳入山川砂石场开采范围。

  当然这少不得一些交易,好在大观口乡党政主要领导对赵国栋印象特好,而且当地村组干部也和赵国栋关系颇为密切,加之得些好处,这件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赵国栋也提醒长川有意识的先行备料,这一次安蓝公路工程不比上一次纺织厂那点活计,一旦全面开工,只怕就是二十四小时轮班转也未必满足得了需要,这个时候抢先备料正好可以抢占先机。

  反正河坝里可供堆砌的地方比比皆是,都是已经办下来的河段,随便哪里都可以就近堆放。

  “国栋,搞成了!”晒得全身比起非洲人都差不多的房子全一身臭汗的冲进赵国栋房间,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张纸单挥舞着。

  “至于么?兴奋成这样。”赵国栋理都没有理睬对方,自顾自的看书,阿尔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

  “你是躺着说话不嫌腰疼,我容易么?妈的,两个月了,不算那些零敲碎打的,这才算拿到第一笔像样的钱。”看见赵国栋那副无动于衷的模样,房子全忿忿不平的道:“喂,国栋,你可是还占着大股份啊。”

  “不就是几万块钱吗,我折得起。”赵国栋头都懒得抬,“一身汗臭,快回家去洗了澡再来我这儿。”

  恨得牙痒痒的房子全恶狠狠的瞪着赵国栋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几万块钱,你折得起,我折了就得去上吊了,我能不兴奋么?妈的,怎么再好的心情走到你这儿都得变成平淡无比呢。”

  “平平淡淡才是真,省得你老是兴奋,容易得心脏病。”赵国栋终于抬起头来,“快去洗澡,一会儿孔月要过来,你被把美女给我熏走了。”

  房子全走出两步,才恨恨的指着赵国栋道:“你就连我究竟结了多少帐也不问一问么?重色轻友的家伙,我怎么会交上你这样的朋友!”

  “咦,不是你哭着喊着让我别放弃机会去泡孔月的么?要不孔月真被卿烈彪得手,你不又得吐血?”赵国栋歪着头笑了起来,“至于钱,我若信不过那还说什么?”

  “你和孔月那个没有?”房子全也笑了起来,心中感动却难以言表。

  “哪个没有?”赵国栋装疯卖傻。

  “当然是那个。”房子全无奈的道。

  “嘿咻?”赵国栋笑着问。

  “什么嘿咻?”房子全从未听过这个词语。

  “呵呵,就是那个。你小子整天管这些闲事干啥?我和孔月是纯真的柏拉图式恋情,你不要想歪了。”

  “你以为我认识你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的本性?狗走千里吃屎,狼走千里吃人,漂亮女孩子放在你嘴边你会不下手?那除非你真的变成《笑傲江湖》里边那个林平之或者岳不群了。”房子全哂笑着。

  “子全,你后不后悔从厂里出来?”赵国栋突然问道。

  怔了一怔之后,房子全似乎在回味这一段时间的感受,良久才毅然道:“不后悔,累是累了点,但是值!与其那样在厂里浑浑噩噩的混,还不如自己出来干点事情,大不了跟着你混,人一根,**一条,怕个毬!”

  “嗯,这话说得实在,人在世界上活一辈子,总得追求个什么,金钱也好,权势也好,美女也好,只要你合理合法的去追求,也胜过那一天混吃等死。子全,砖厂不过是一个开端,日后咱们还有的是机会,江庙太小,江口一样太小,安都甚至安原才是我们的舞台,你会看到我们走出去的。”

  赵国栋目光悠远深邃,声音也变得低沉而有力,“生在这个变革的时代,就不要随意辜负了上苍赐给我们的机会。”

  房子全离开时的神色也变得深沉而又若有所思,赵国栋的话给了他很大的震动。

  安都乃至安原,国栋想要干什么?

  房子全没有想过,就这笔帐结到已经让他兴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得感觉,两个多月生产了一百八十万砖,房子全估算过,毛利在每匹三分左右,纯利也有两分左右,两个月就能赚三万块!

  虽然辛苦,但是值啊!

  这样的生活才是房子全想要的,他不想庸庸碌碌的在厂里混一辈子。

  事实上在韩冬给赵国栋打来电话时,赵国栋就知道房子全的这笔款肯定会很快到手了。

  房子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入了临近的平川县效益最好的企业——平川酒厂职工宿舍楼工程,两个多月足足送了一百五十万砖,但是却没能接到一分钱帐,不说不给,只让你等着,房子全等不下去了,再等下去这厂也就只有关门大吉了。

  赵国栋印象中韩冬家就是平川的,而韩冬能调到安都市委宣传部,这中间底细赵国栋虽然不清楚,但是韩冬家庭肯定不简单这是必然的。当赵国栋试探性的提及这件事情时,韩冬很爽快的答应帮忙问一问,于是也就有了这一幕。

  赵国栋还真有些感兴趣韩冬家究竟是干什么的,如果真是有不得了的背景,那先前韩冬又何须分到这安都第一纺织厂来教书呢?

  票票,点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