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十六节 深谋远虑

第三十六节 深谋远虑


  “还有么?能不能具体一点。”柳道源竭力保持着自己的矜持。

  “我专门琢磨过宾州,宾州水运条件极佳,沧浪河和蒙江在宾州汇合之后北上注入长江,如果加以疏浚,沟通长江水系,三五百吨船只可以自由通航,现在宾州又有安桂线通过,北可到安都甚至重庆、成都,南可下广西柳州一直直抵北部湾,有这样优越的条件,宾州完全可以打造成为安南地区的水陆联运的航运枢纽。”

  “而沧浪河在沧浪山中蜿蜒穿行数百里,其间山脉中段的沧浪湖据说风光绝世,原始风光尚未得到开发,现在人们已经有些厌倦那些名山大川,人们更喜欢见识真正未经破坏和原始自然风光,而国外游客更是如此。”

  “沧浪山与沧浪湖有如此好的条件,完全可以打造成为一个媲美四川峨眉山与九寨沟的世界级风景区,沧浪古城浓郁的苗瑶山寨文化以及罕见的土楼建筑更为独特,这几者如果能够开发出来,不但可以极大提升宾州旅游品牌形象,更重要的是可以将旅游打造成为宾州的一项重要产业。”

  赵国栋一口气将自己准备了几天的货色和盘托出,他早就知道今天这场聚会这些个兄长们肯定会谈论到宾州的发展话题,作为有拥有梦境前世记忆的他对于宾州的发展一样有很深印象,根据梦境中的记忆沧浪山和沧浪湖都会在十年后被发掘出来,成为安原乃至中国旅游界的一大亮点,而自己现在不过是让这个亮点提前闪光罢了。

  如果历史没有发生改变的话,十五年后沧浪县公安局局长就是自己警专的同学,自己曾多次去沧浪山与沧浪湖旅游度假,都是那位同学全程管完,不过现在他大概还在县公安局刑警队中当着超级水手。

  光凭一些梦境记忆是无法拿出能够打动像柳道源这种一方诸侯的,为此赵国栋在安都新华书店中泡了好几天,买了不少关于旅游开发方面的书籍,但是这个时代旅游产业显然还没有真正纳入一般地方政府的眼帘,赵国栋只能意向性按照自己对梦境中那个时代的理解来勾勒一番。

  赵国栋的话让柳道源陷入彻底的震惊中,抱着一种姑且听之心理的他无法想象赵国栋怎么会对宾州的发展提出这样的见解,一个小警察,这可能么?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即便是他这个新任的地委书记说实话现在对于宾州的发展一样缺乏一个明晰而又切合实际情况的规划设想,可这个赵国栋就能娓娓道来!

  柳道源瞟了一眼蔡正阳,蔡正阳脸上的惊奇混合着怪异的神色让柳道源释去了是蔡正阳帮助赵国栋做局的一丝疑。,想一想也是,有这个必要么?有没有这份本事不是光凭卖几句嘴白就可以糊弄过去的,瞒得一时也瞒不过一世啊。

  如果说先前赵国栋提出的发展私营经济还有些抽象化和太过超前的话,那么他后面提出的这两项设想就真的颇具新颖意义了。

  柳道源真的有些动心了,不仅仅是对赵国栋的这番设想动心,对赵国栋本人他一样动心。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天才存在,大概就是赵国栋这种人,如此年轻就有如此见解,无论其操作性有多大,设想有无瑕疵,都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

  赵国栋知道自己的话彻底打动了柳道源,不仅仅是柳道源,就连熊正林和蔡正阳也一样被自己今天的表现所征服了,

  他越来越相信自己梦境中的那一切应该是前世灵魂留给自己记忆是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上苍是如此厚待自己,让自己真的拥有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和周围朋友生活的绝美机遇。

  饭后的探讨变得更加热烈和轻松,赵国栋也不想在拿捏什么,从黄鸿年发动的中策风暴到尾随而至的泰国正大集团的大步迈入,从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到国家政策的抓大放小,赵国栋不时冒出的新鲜观点总让柳蔡三人要琢磨半晌才敢搭言。

  几个人谈得是热火朝天,反倒是刘兆国成了标准的听客,饶有兴致的看着赵国栋和三人斗嘴。

  “国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到宾州来?别的我不敢说,两三年之内让你上个实职正科还是没问题的。”一下午的谈话让柳道源唏嘘感叹不已,他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招揽想法,公开发出邀请了。

  赵国栋笑了起来,实际上他早就想过这个问题,蔡正阳也早就或明或暗的提示过他,只要他愿意,调入安都市政府办公厅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不过他婉拒了对方的好意,而现在柳道源又公开的提出了这个想法,他不能不明确答复对方。

  “柳哥,或许你觉得我在某些方面有特殊的直觉和想法,这我承认,但是如果你以为我真的就是什么奇才天才,那您可能就会大失所望了。我喜欢看书,也能根据我所了解的一切分析推断出一些东西,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能把这些事情办好,空谈家和实践家有很大差别,我勉强可以算前者吧。”

  赵国栋这番话也早已经烂熟于心,他也早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一幕场景。

  “只要柳哥需要我,我会尽一切我所能帮柳哥分析判断,提出我的一些看法见解,蔡哥和熊哥也一样,但是如果要我真正做一些实际操作上的事情,我担心我只会坏诸位兄长的好事,至少现在我还不具备这份能力,我希望我能够在基层磨砺更久一些。”

  赵国栋语气相当诚挚恳切,没有半点倨傲或者故弄玄虚的模样,柳道源想了一想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学习的是公安专业,要让他突然进入党政部门承担重任,哪怕是具体事务上的重任,无论他多么有才,只怕也未必能干得下来。

  想了一想之后,柳道源才沉声道:“国栋,我希望你没事来宾州转一转,以我私人朋友身份也行啊,或许你会在宾州有些收获呢?”

  “柳哥既然相邀,我受宠若惊啊,宾州我要去,熊哥那边有时间我一样也要去,只要两位兄长觉得有用得着国栋的地方,国栋绝不推辞。”

  赵国栋想了一想才又道:“柳哥,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柳哥可以联系一下山东和浙江那边,带领宾州地区的党政干部和企业干部去那边一些地方去看一看。山东诸城的国有企业改革和浙江温州私营经济发达以及乡镇企业红火的县份,我想当地政府的所作所为会让宾州干部有所触动,这比开无数次动员会效果要好得多。”

  印象中山东诸城的企业改制获得相当成功,对于宾州那些毫无活力全靠银行输血支持的企业未必不可一效仿。

  江浙一带已经在酝酿乡镇企业的产权分割制度了,乡镇企业在红火了多年以后也开始出现了衰退,如何进一步解放思想开拓视野促进经济发展各地都在探索新路子。

  将集体企业产权量化改革无疑是一个风险不小争议颇大的手法,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正是这种方式使得集体企业摆脱了产权限制,充分激发了经营者的热情,使得江浙一带的民营企业率先崛起,无数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因此而产生。

  当然不可避免的其间也混杂着无数游走在罪与非罪的灰色手段,没有一个可靠而又科学的量化标准,缺乏有效的监督手段,一切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柳道源和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的提议都十分感兴趣,山东诸城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名声,江浙一带的私营经济发展虽然有点名气,但是那里往往也是各种风波的发源地,柳道源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份魄力去效仿,但是既然已经被推到了宾州一把手的位置上,与其庸庸碌碌的混几年,还不如放手搏一把,至少他可以去观察一番之后再来决定。

  一下午的谈话讨论让柳道源几人对赵国栋的见识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虽然赵国栋只能大略的提出一些观点看法,但是正是这种新颖独到的观点看法才是最重要的,党委政府机关中最不缺的就是研究讨论现有政策制度的人,而如何打破现有的束缚框框,跳出窠臼,找到一个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子,那才是最难得的。

  赵国栋的婉拒让柳道源和蔡正阳乃至熊正林对他的看法又拔高了不少,柳道源性格众人都知晓,作为组织部门出来的人,他从不轻易承诺,但一旦说出口的话,那就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是赵国栋却能够在这份诱惑下保持平常心态,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还是老话,望喜欢本书的兄弟们积攒点月票,即将上架,还望到时候给予全力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