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三十八节 暗线

第三十八节 暗线


  高志明一下车,脸上阴郁的神色就一直没有消散过,这太不可思议了,赵国栋这种角色怎么可能和柳道源蔡正阳一类人走到一起,就算是刘兆国对于他来说也应该是高不可攀才对,高志明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或许他只是和其中某一人有些关系?但怎么解释只有五个人的私人聚会?而且还是柳道源出任宾州地委书记之后,这解释不通。

  唐玲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当初高志明并不想管唐谨的事情,说年轻人自由恋爱长辈不应该干涉,还是自己黑着脸才迫使丈夫出面,未曾想昔日眼中的乡巴佬竟然和一干大人物们关系匪浅,这太令人意外了。

  回到家中的高志明坐在沙发中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抽着闷烟,唐玲也小心翼翼的替丈夫泡上热茶,不敢多言。别看在外面唐玲颐指气使的模样,那是高志明轻易不发火,但是一旦高志明脸色难看下来,唐玲也是怕得紧。

  “小婵呢?”良久,高志明才仰头瞑目靠在沙发上吐出一口气。

  “去她外婆家了。”唐玲轻声细语的道:“志明,你不用那么担心,柳道源已经走了,何况那个赵国栋也许就是碰巧和他们在一起••••••”

  “碰巧?你碰巧一次我看看!”高志明轻嗤了一声,“这是私人聚会,一般人你以为就可以随便加入?就连陶部长和柳道源关系不错也没有加入,关系不到一定程度根本不会有你的份儿,你明白么?”

  “我就想不通那姓赵的小子怎么会那些人扯上关系?会不会他和中间某一人是亲属?”唐玲不服气的道。

  “亲属?你看他们谁带了老婆儿女?你用点脑袋好不好?”高志明不屑的道。

  “那你说姓赵的凭什么和他们结识?”唐玲也有些恼羞成怒了。

  “不知道,知道我还用得着在这里冥思苦想?”高志明淡淡的道:“当初我就让你不要搀和这些事情,你不听,现在后悔了?”

  “有啥可后悔的?我大哥让我去帮忙,我能不去?何况小瑾她自己也不坚定,怪得谁来?”唐玲狡辩。

  “自己不坚定?你嫂子装出一副马上就要进殡仪馆的模样,当女儿的如果还能坚持,那就是冷血动物了。”高志明冷冷的道。

  “高志明,你什么意思?!”唐玲也有些怒了,脸颊发红,“是不是觉得姓赵的会在柳道源面前说你坏话影响你了?”

  “没什么意思,就像你说的,柳部长都调走了,对我没啥影响,我只是有些可惜小瑾就这样错过了一个机缘,赵国栋的前程不可限量。”

  高志明心情当然很不爽,要说没影响那是假话,如果唐谨仍然和赵国栋在一起,那柳道源能够在潘援朝面前说句话,自己上副处也就毫无阻碍了。

  被丈夫一句话被打瘪下来,唐玲有些心虚的道:“要不和小瑾说一说,反正她和蒋伟才也刚接触,我听我嫂子说小瑾对人家不冷不热,爱理不理,但是那蒋伟才真的很喜欢小瑾。”

  “现在去说有什么意思?小瑾这么久都和赵国栋没联系了,突然间又想破镜重圆,小瑾不会答应,赵国栋又会怎么想?弄不好就会弄巧成拙,反倒让赵国栋更看不起小瑾。”高志明想了一想摇摇头。

  “那怎么办?就这样算了?”唐玲有些着忙,若是能牵上这条线,不但丈夫前程远大,自己在部里怕也要风光无限。

  “只有看看,若是小瑾真的和蒋伟才好了,那我们也无话可说,若是她一直对蒋伟才现在这样,那也许唐谨和赵国栋还有些缘分。”高志明沉吟了一阵才道。

  “这样行么?万一他们之间••••••”唐玲没有往下说。

  “小瑾应该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吧?”高志明皱起眉头。

  “哼,现在的年轻人可难说,我听嫂子说,小瑾还不是早就和姓赵的有过那种事情了。”唐玲瘪了瘪嘴巴。

  “你嫂子咋知道?”高志明不解的问道,印象中妻子这个侄女长得挺漂亮,但很是矜持。

  “还不是在唐谨的宿舍里发现了避孕套,都用那玩意儿了,难道还能没有那些事情?”唐玲啐了一口,“嗯,咱们家高婵可得管紧一些,都上高二了,也不小了。”

  “小瑾对蒋伟才没什么感觉,和赵国栋不一样,看样子他们也维持不久,更不可能发生那些事情,这件事情只有等一等,观察一段时间再说。”高志明脸色终于松了一些。“小婵和小瑾关系挺好,你别去说那些无关言语,那会伤害她们姐妹俩关系的。”

  “她们俩关系那么好,那万一小婵知道了小瑾那些事情呢?”唐玲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婵也不小了,你以为她真还是小孩子不成?美国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学校都要给她们发避孕套了,唐谨都二十一二了,成年人了,这些事情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问题在于正确看待。”高志明耐心的道:“明年小婵就要高考,你就别给小婵思想上增加负担了。”

  “美国是美国,这里是中国,女孩子管紧一点只有好处。”唐玲不同意自己丈夫看法。

  “那你也得主意方法和说话方式,有些时候会适得其反。”高志明也不再多言。

  看见自己丈夫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唐玲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丈夫身畔。高志明这才注意到想起今天妻子打扮得格外妖娆,连内衣都专门换了一套火红色的,心中不由有些发痒。

  唐玲立即就发觉了丈夫的异样,妖媚的白了一眼自己丈夫,却撅起屁股一下子坐在了丈夫腿上,立时勾起了高志明的性趣,伸手掀起唐玲短裙,就欲行那不轨之事。

  还是唐玲主动爬上chuang宽衣解带,一夜癫狂无话,倒是疯狂之后高志明独自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沉思,一枚暗红的烟蒂在漆黑的夜中若隐若现。

  兄弟们,月票积攒好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