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十一节 再遇

第四十一节 再遇


  接到县局通知赵国栋就知道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了。

  临近的平川县古口镇发生一桩血案,两兄弟因为琐事与邻居一家发生纠纷,杀死邻居一家四口潜逃,去向不明,很有可能潜入江口县境内。

  这是发生在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而县上刑警队和武警已经出发直奔江庙而来,市局也接到省厅指令出动了特警和武警乘车向江口方向扑来。

  “来,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如果这两个家伙潜逃,他们会从哪里钻过来?”赵国栋把所有参战民警招呼到位。

  内勤已经将所里的佩枪全数配发到了民警手上,除了一支七七式外,清一色五四式手枪,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压力。

  “从古口那边过来,大路估计不会走,古口那边已经设卡了,唯一能跑的就是从这边入土陵,或者沿着河坝从大观口河坝里跑。”廖昌盛是老江庙了,对于地理情况相当熟悉。

  “土陵那边可以入山,但是一旦扎死口子,他们两兄弟就根本无法逃脱,这两兄弟都是古口本地人,挨邻接界的,他们应该知道土陵这边的地形,如果我是他们就不会走这条路。”罗明山也插言。

  “河坝里宽敞,河边芭茅茂盛,最是适合藏匿,如果我是那两兄弟,我肯定选择河坝。”袁振勇沉声道。

  赵国栋飞快的思索了一下便道:“好,廖指导你留在所里,如果县局和市局来人,你安排人带路,洪海、振国你们俩再带上胡明贵、卢小勇、皮志坚跟我去大观口河坝,老罗你和小陈带谭凯、王忠光他们四个去土陵扎口子,万一那两个家伙是傻货要走土陵入山呢?我们也不能不防。”

  夏日的河坝热气蒸腾,一晃眼望过去,白花花的一片,鹅卵石、沙堆,间或一些滩地中长满了杂草。赵国栋一行人驾车抵达古口与大观**界处就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一个打渔人提供半个小时前两个行色匆匆的男子从河坝中向上游走去。

  半个小时时间,就算是河坝里不好走,如果真是那两个亡命徒至少跑出了几里地了,跟在尾巴后面未必能够找到他们踪迹,赵国栋果断命令袁振勇带领两名联防尾随而上,其余人立即返回车上,驾车迅速往回开,返回七八里地重新下车进河坝。

  在河边问了一下树下乘凉的百姓没有发现有人过去,一边立即百姓通知村干部组织村里民兵帮助围堵,赵国栋带着贺洪海、胡明贵立即下河坝寻找。

  芭茅草在赵国栋手臂上划出一道道血丝,汗水浸渍着警服格外难受,赵国栋索性把警服敞开,提着手枪在河坝里穿行,一边努力的观察着前方有无可疑人影。

  赵国栋并不喜欢七七式手枪,他更喜欢被誉为世界名枪的五四式手枪,这种枪威力大,射程远,据说在越南柬埔寨那边被叫作黑星枪,因为枪柄上有一个漂亮五角星。除了稍重一点,还真难找出什么毛病。

  赵国栋刚绕过一个砂坑,就听得贺洪海紧张的声音传来:“赵所,你看!”

  前方一百多米开外出现了两个身影,正快步向这边走过来,或许是也发现了赵国栋一行人,两人的步伐一下子慢了下来,似乎也是在观察这边动静。

  赵国栋心中一紧,对方眼力也很好,十分警觉,这河坝里一百多米可不像平地,赵国栋瞅了一眼四周,距离河堤也不远,但河堤很高,要想上去还得选一选路段。

  不过距离河中央可就没多远了,也就五六十米,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时候就发动,对方极有可能就会孤注一掷王河里钻,那一下水,可就不易得手了。

  赵国栋深吸了一口气,看来得冒险了,“洪海,你上河堤,慢慢往前走,只要他们不动,你就保持慢速靠近,我和胡明贵走下边。”

  “赵所,要不我和胡明贵走下边吧。”贺洪海犹豫了一下。

  “少废话,快去!”赵国栋不耐烦的挥挥手,将手枪卡在背后皮带上,“明贵,走!”

  “好嘞。”胡明贵倒不惧,赵国栋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三五两人根本就不是赵国栋的对手,更不用说赵国栋身上还有炮火。

  赵国栋刻意放慢了速度,而对方两人索性停下脚步,死死的盯住这边,赵国栋知道有麻烦,自己穿的是警服,这会儿脱下来会不会有些欲盖弥彰呢?

  想了一想赵国栋还是一咬牙脱下警服,裸露着上半身往前去。

  不过他这一手也没有能起到多大作用,对方在短暂的迟疑之后,便迅速转身往回走,赵国栋心中一急,脚步也迅速加快。

  对方一见赵国栋紧跟上来,立时改走为奔跑,这个时候在隐瞒什么就毫无意义了,赵国栋将警服丢弃在地,提起手枪便是一阵猛追,“站住!”

  前方两人更是如惊弓之鸟,夺命狂奔,忽然间见两人改往河中央跑,远远见到袁振勇也带着一帮人从对面堵了上来,“站住,不站住我开枪了!”

  袁振勇枪响的同时赵国栋也鸣枪示警,但这对逃窜的两人没有任何影响。

  若是让这两个家伙跳进河中,河里水急浪大,一个水迷子扎下去就不见踪影了,那可真有些麻烦了,赵国栋暗叫糟糕。

  两声枪响把聚集在河边上一个窝棚里的人给惊了一跳,正在赌博的一帮子家伙一下子按了出来,却见到两个人奔走如飞向这边冲来。

  “咋回事,虎哥?”一帮子赤裸着胸膛只穿了一条犊裤的汉子都莫名其妙,看样子不像是公安来抓赌,那两个正在亡命逃窜的家伙倒像是公安的目标。

  “不知道,好像是公安在抓人,怎么会跑到河坝里来了?”马脸男子抬起手遮在额际打量了一下,“妈的,真是蹊跷。”

  “怎么办?”一帮人围着虎哥问道。

  赵国栋也瞅见了窝棚里涌出来的一大群人,连忙叫道:“那边的兄弟,把这两个家伙堵住,他们身上有刀,小心了!他们要反抗,打死算我的!”

  马脸汉子一下子就听出了赵国栋的声音,自打赵国栋上任他便安分了许多,没想到会在这样一种场合遇上。

  另外一个曾被赵国栋一腿蹬出老远的家伙也听出来了声音,“虎哥,是姓赵的!”

  “操家伙,把那两个家伙拿下!”江一虎脸上阴晴不定,最终还是一咬牙,“楞着干什么,把铲子、镐头给我提上!”

  两个亡命狂奔的家伙万万没有想到快要到河边上了,竟然会遇上人拦路,情急之下便把挎在腰间的杀猪刀抽了出来,“让开,不管你们的事,要不老子就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哼,妈的,也不看看这是谁的码头?来试试,看看你的刀锋利,还是我的铲子方便!”江一虎双手撑在一把大铁铲柄头上,阴森森的道:“给老子放下刀,否则老子立即打断你的手脚!”

  江一虎一挥手,身后七八个汉子都把手中的铲子、镐头扬起,雪亮的铲头镐尖在阳光下发出刺目的白芒,恶狠狠的盯着二人,“信不信,三秒钟之内,老子就要让你两头猪猡变成永久残废!”

  两个男子绝望的看着后面已经快要追到的赵国栋等人,前面却又是七八个气势汹汹手持铲镐的凶神恶煞,看样子是跑不掉了,这七八条铲子镐头打下来可不是玩的,三五两下就得要人命。

  星期天晚上上架,兄弟们把月票给俺留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