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四十五节 原则

第四十五节 原则

  赵国栋说到做到,第二天他就去借向分管宣传的副政委马鹏交抓获两名嫌犯经过之机向对方汇报了开年以来江庙所取得主要成绩,马鹏听得很感兴趣,当即表示要和宣传部联系,利用新闻媒体好好宣传一下江庙所这个典型,以便塑造江口县公安局的光荣形象。

  一周后,《安都日报》便在第二版刊载了题名为《扬眉剑出鞘——记江口县公安局江庙派出所二三事》。

  文章以开年以来派出所以打掉曹建流氓团伙和安都第一纺织厂内外勾结盗窃团伙以及抓获平川“7、10故意杀人案”两重大案犯为主要内容,重点介绍了江庙派出所班子作风团结务实,能攻坚克难破大案,保一方平安的先进事迹,足足占去了半个版面。

  赵国栋兴趣盎然的反复阅读着这篇文章,应该说文章写得相当详实,三起案件都围绕着整个派出所队伍建设上作文章,表面上并没有提及自己多少,但是作为一所之长,其中功劳显而易见。

  “国栋,你看啥这么来劲?”杨天培走进来的时候,赵国栋正聚精会神的看报,直到杨天培开腔他才发现。

  “杨哥来了?”赵国栋赶紧放下报纸,替杨天培泡上一杯茶,“嘿嘿,咱的光辉事迹上《安都日报》了,我自己也自我陶醉一番。”

  “哦?”杨天培兴趣也来了,拿起保持看了一番,“不赖啊,国栋,这《安都日报》一上,弄不好你这位置是不是又该动一动了?”

  “哪有的事儿,一张报纸也能起这么大作用,那也太儿戏了。”赵国栋摇头笑道。

  “昨天你来公司了?我这段时间都在工地上,你也不打个电话。”杨天培也配上了大哥大,作工程的经理,没有这玩意儿还真不行。

  “嗯,杨哥在工地上忙,我就没打扰你。”

  “是不是有啥事?”杨天培看出赵国栋有些犹豫的模样,估计赵国栋可能有什么为难事情。

  “嗯,是有个事儿想和杨哥说说。”赵国栋沉吟了一下,琢磨着该如何开口。

  “杨哥这儿,你还有啥不好开口的,杨哥能办到的,还能不办?”杨天培知道赵国栋不轻易开口,这么为难的样子,肯定是有难度的大事。

  “杨哥,我想让你帮我贷一笔款。”

  “多少?”

  “八十万,能更多更好。”赵国栋惜字如金。

  “国栋,本来我不该问,但这么大一笔数目,你拿来干啥?”杨天培皱起眉头。

  “嗯,我打算九月去上海一趟,那边有些机会。”赵国栋也不瞒杨天培。

  “股票?”杨天培也很敏感,脸色却更担心。

  “嗯,是股市上。”赵国栋知道杨天培素来对股市没有好感,一直认为做事应该踏踏实实在实业上干。

  “国栋,你知道我的观点,我一直反对在股市上去投机,那是赌博,根本就创造不了财富。一百万我想办法也能贷出来,但是我不能,这是原则问题。因为那得由公司固定资产担保,一旦你失手了,杨哥栽了没关系,但是公司还有一两百号人要吃饭呢。”杨天培断然摇头。

  赵国栋苦笑,他知道杨天培是一个很讲原则的人,即便是再好的朋友,他也不会违背自己做人原则,而这恰恰也是赵国栋和他能够推心置腹成为忘年交的原因。

  “嘿嘿,杨哥,那就当我没说过,好不好?”赵国栋耸耸肩,他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也并不惊讶。

  “国栋,我不帮你贷这笔钱,你还是要去上海?”杨天培似乎也有些想法。

  “嗯,我自己有几十万,你知道我在春节前后赚了一笔,所以也打算拿这笔钱去试试。”赵国栋点点头。

  “你决定了?”

  “嗯,决定了。”

  “那好,杨哥那里还有二十万,另外杨哥以个人名义去信用社和合金会帮你贷三十万,五十万,这也是杨哥的极限了。”杨天培缓缓道。

  赵国栋心中一热,“杨哥,不必了,若是我赔了,杨哥岂不成了没有信用的人了?”

  “兄弟间不说这些,我知道你做事向来没有把握不作,只是股市上风险不小,你自己小心,我这样做也不违背我做人原则,心头也踏实。”杨天培摆摆手,“别给我客气,你九月要,我八月份就拿给你。”

  想了一想之后,赵国栋也不再客气,“好,杨哥,我也不客气了,顶多也就是两个月时间,这笔钱就会回来。”

  “嗯,国栋,我还是提醒你,股票这个东西纯粹就是投机,你真有心思要搞点别的,还不如搞你的砂石场,如果嫌砂石场小了,还有其他事情可以作啊。”

  杨天培也知道赵国栋是个不满足现状的人,眼光高,心性野,不过当警察这一行,又有点本事,都这样,至少赵国栋还算是搞的正经行道,不像有些警察仗着自己身份专趟野路子。

  “嘿嘿,杨哥,哪天你们二建司真的改制了,你要当私人老板,我倒是愿意凑凑趣,别的我也不放心啊。”

  赵国栋话出有因,蔡正阳已经抢先组织安都市各县县长和分管工业企业的县长去了山东诸城,准备再去浙江那边转一转,感受一下沿海地区改革开放的气息。

  蔡正阳跨出这样大一步据说这也和新上任的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宁法有关。

  宁法是上海人,才三十八岁,硕士研究生毕业,来安原之前是江浙某地级市市委书记。

  听蔡正阳的语气,宁法的思想相当超前,许多看法和蔡正阳也不谋而和,尤其是在国有企业机制转换和私营企业发展的观点上和蔡正阳更是有共同语言,这让蔡正阳相当振奋。

  宁法上任几个月已经开始展现出他的强势,所以得到他支持的蔡正阳也就抢在柳道源率领宾州党政代表团出去之前,就先行组织了安都市辖下各区县分管工业的区县长出去考察。

  赵国栋也隐隐听蔡正阳言语中流露出来一些意思,如果山东诸城和浙江经验能够切合安都实际情况的话,也有可能先在安都市辖各县展开试点,江口这种县级工业相对落后的县份极有可能成为第一批试点县。

  “哼,二建司咋改制?还能改成我私人的?那职工们还不得把我给生吞活剥了?”杨天培想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那不一定,改革开放就是要促进生产力发展,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任何尝试都应该允许,至于你说职工们,他们也一样可以和你一样当二建司的主人啊,搞股份制,谁出钱多,谁就当老板啊。”赵国栋笑了起来。

  “还有这种事情?国栋,是不是沿海那边都这么搞了?”杨天培反应也相当快。

  “嗯,这是大趋势,只不过要看这股分什么时候刮到我们安原这边来。”赵国栋点点头。

  “如果真要这么搞,我估摸着也该从一建司开始才对啊。”杨天培咀嚼着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

  “不一定,一建司不是二级建筑企业么?职工人数多,资产大,效益也不错,怕是反对人多,不好改,还是你们二建司好,单位小,职工少,人心也好统一一些,而且效益也不太好,这种企业反而好改一些。”赵国栋摇头不同意杨天培的看法。

  “呵呵,越说越像了,好像真有那回事一样。不过真要有那么一天,可说定了,国栋,你可要来入一股。”杨天培笑了起来。

  “没问题。”赵国栋洒脱的应承道。

  期待今晚的爆发吧,兄弟们,看看十二点之前偶能得多少月票,这是荣誉之战啊!

  另外也提醒喜欢本书的兄弟们,记得把你们所有的推荐票都投给本书吧,让弄潮一直保持在周推荐榜上吧!拜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