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六节 宿命

第二卷 锋芒初露 第四十六节 宿命

  七八月间原本是公安最忙碌的时间,天气热,人们火气也就大,加上正是喝啤酒的好时节,喝得醉熏熏时自控力也就降低,打架斗殴故意伤害这种案件自然成倍上升,而女人穿得单薄自然也会勾起一些想入非非的坏种的**,侵犯女性人身权利的案件也就时有发生。

  同时夏天也是扫除黄赌毒的重要阶段,每年任务数都得集中在这期间完成。

  江庙所这两个月战果不错,两起报的强*奸案都拣了货,只不过有一起实在够不上,最初你情我愿的事情最后演变成一方不愿另一方却又想要强来,送到检察院最终还是难以认定,收审一段时间也只得放人。

  几起酒后斗殴案件也都顺利结案,这种案件最简单不过,材料也不复杂,只要人头明确,伤情鉴定一出来,自然水到渠成。

  不过赵国栋却丝毫没有轻松,如果不出意外,九月宝延风波就要起来,赵国栋一面积极筹措资金,一边在询问柳、蔡等人有无参予的意思。

  柳道源眼下地位不同了,似乎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兴趣,反倒是蔡正阳和熊正林有些兴趣,一人拿出了五万块钱来试试水,刘兆国却毫不犹豫的把先前的二十万全数交给了赵国栋。

  杨天培的五十万也如约到了赵长川的账上,加上从砂石场这几个月赚来的利润,赵国栋自己也凑了四十万,总共一百二十万的现金打到赵长川账上,看得赵长川心空心跳。

  一百二十万!在九三年安原省这个内陆省份里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这笔钱可以干什么?

  “德山,长川,你们下周就过去,先去上海那边住下,这都八月底了,你们一到就到证券公司营业部去开个户头。然后每天去看看行情。”赵国栋打个盘腿坐在床上。

  “哥,究竟会有什么行情?”赵德山是个急性子人,实在有些按捺不住。

  “什么行情你们自己去观察,九月份我会抽时间过来一趟。”赵国栋不理赵德山,“坐飞机过去,也让你们开开洋荤。另外,别去租房了,就近找家宾馆住下吧,也方便一些,两个大男人也别太委屈自己了。”

  “坐飞机啊?嘿嘿。哥。会不会掉下来?”赵德山兴奋得搓起了手。

  “哼。掉下来还叫飞机?”赵国栋狠狠盯了对方一眼。“另外。你们到上海之前。先去安都市里买一部大哥大带过去。”

  这一下就连赵长川都兴奋莫名了。大哥大?!这玩意儿走到哪儿也都是上等人地象征啊。

  “哥。有没有必要?那得三万块吧。”赵长川兴奋之后又有些肉痛。“长川。瞧你那副出息劲儿。买个大哥大也是有用处地。到时候我们得随时和哥保持联系啊。回来之后大哥也可以用啊。”赵德山嘴巴笑得都快要合不拢了。听得自己兄弟打破锣。深怕兄长改变主意。连忙制止赵长川。

  “嗯。德山说得没错。有了这个东西我可以随时联系到你们。”赵国栋吸了一口气。“这一次不容有失。”

  这一次地确不容有失。如果不是职业不允许自己请太长时间地假。赵国栋真想亲自去感受一番财富涌动地刺激。一百多万对于普通人来说似乎是个遥不可及地天文数字。但是丢进股票市场上。那连个泡都冒不起。

  当孔月进房时,赵德山与赵长川都知趣的离开了,孔月已经不像原来那样害羞了。虽然来赵国栋家里地次数并不多,但是赵德山和赵长川是相当懂事,只要孔月一出现,总会找借口离开。

  “国栋,我看德山和长川一副跃跃欲试的兴奋劲儿,干什么了?”孔月坐在床边,文静可人。

  “嗯,他们要出一趟远门,我在叮嘱他们。”赵国栋背靠在墙壁上。懒洋洋的道。

  “远门?去哪儿。去干什么?”孔月惊奇的问道。

  “没事儿干,让他们出去溜溜。开开眼界。”赵国栋不想多说,“小月,啥时候咱们也出去溜溜?”

  “谁和你出去溜,不上班啊?”孔月脸又有些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上班?”赵国栋心中叹息,安都第一纺织厂还能有多少时间来让你们上班呢?“嗯,等什么时候小月真的空下来,我们再出去也不迟。”

  “嗯,今晚去不去跳舞?”

  “不想去了,太热了,不如我们去游泳吧。”赵国栋笑了起来。

  “游泳?”孔月立时感受到赵国栋灼灼目光在自己身上流淌,一种说不出地滋味瞬间在全身传递开来。

  “嗯,走吧,凉快凉快。”赵国栋话语中不容反抗。

  宁江水依然是那样清澈动人,纺织厂不少人都喜欢到这一段来游泳,这个时候的水质尚未受到太多污染,男女老幼如下饺子一般将这一公里左右的江段占得密密麻麻。

  赵国栋和孔月两人到这里时,这里已经有些容纳不下了。

  看着这么多的人,赵国栋和孔月也只有摇头,赵国栋索性就拉着孔月往上游走。

  上游因为沙滩上乱石太多,加上水流也要深急一些,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孔月拗不过赵国栋也只好跟着赵国栋往上走。

  “国栋,这里连换泳衣的地方都没有。”孔月娇嗔道赵国栋环顾四周,周围已经没啥人了,零星几个人也都在水里泡着,根本没人注意这边。

  孔月气恼的四处张望,虽然没啥人,但是一个大姑娘,天还这么亮,若是走到边头边脑的地方,保不准有人就藏在一旁呢。

  “要不,你就在这块石头后边。我就站在这边帮你挡着,一分钟就换好了。”赵国栋瞅了瞅,指指那块半人高的石头说,这正好可以挡着江里那边的视线。

  孔月寻思半天,也只有这样,只是赵国栋就站在身旁。还是有些害羞,“你别转头啊。”

  “嗨,你身上我哪儿没看过没摸过?”赵国栋出言调笑着。

  用力擂了赵国栋厚背一拳,孔月看看四周无人,赶紧脱下连衣裙,然后将内裤胸罩一并取下,手忙脚乱下,却忘了先行把口袋里地泳衣拿出来。

  口袋口子打了一个结,孔月用力一拉之下却变成了死结。半天打不开。

  赵国栋斜着目光悄悄打量着急得直跳脚的女孩子,茁壮挺拔的**并不算丰硕,但是却异常精致细腻。淡粉色地两点在两团白玉般的乳肌上格外诱人,修长地两腿间一丛淡黑色的毛发若隐若现,而孔月先一躬身然后蹲下,更将背后光滑如玉的脊背和珠圆玉润的臀瓣以及那淡褐色的一抹鸿沟暴露在赵国栋面前。

  体温迅速升高,鼻血有冒出来的感觉,先前赵国栋还在犹豫是不是该对这个昔日初中时代地单恋对象下手,仅仅这一瞥就让他下定了决心。

  或许自己也未必能够给孔月带来真正地幸福,但是他知道孔月骨子里是一个相当保守自傲的女孩子,即便是沦落到在街上卖小百货也绝不愿意求助于别人。而来自家庭的痛苦更是让她在很短时间内就衰老下去,沦落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街头小妇人。

  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赵国栋不认为自己是神,但是发生在自己身畔的事情,与自己密切相关甚至有着一段感情的人,他绝不会坐视,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他不想让这种事情再发生在孔月身上。无论日后会走到哪一步。

  孔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背过去弓腰这一瞬间就决定了她的命运,此时地她还在用力地撕开口袋,然后才忙不迭的将连体泳衣拿出来,这是一件样式虽老但是花色相当漂亮地浅蓝色泳衣,穿在孔月身上,立即就将少女的苗条秀雅勾勒了出来。

  和恋人一起游泳无疑是令人愉快的,虽然孔月泳技并不好,但是在赵国栋的带领下,孔月还是尝试着游进宁江中部。强烈的水冲力让孔月很快就放弃了尝试。乖乖的回到了岸边静水区。

  一个多小时的游泳让赵国栋精神百倍,但是孔月地体力显然有些支撑不住了。赵国栋有些遗憾地上岸。

  换衣服同样让赵国栋又过了一次偷窥瘾,孔月柔嫩似滑地肌肤让赵国栋叹为观止,纤巧适度地腰腹和笔挺修长的双腿,尤其是那正好背对自己的臀瓣,丝毫没有橘皮组织,白嫩如奶油一般,夹杂一丝暗影,即便是娇美如唐谨也无法压倒她。

  送孔月到家赵国栋就打算离开,明天就得去买机票,还得好好回去敲打敲打二人,上海可是中国的经济金融之都,纸醉金迷的生活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不过孔月的表现似乎有些留恋,这让赵国栋很有些意外。

  “小月,你家咋没人啊?”赵国栋有些惊讶,看样子孔月是有些孤单害怕的模样。

  “我大伯身体不大好,下午我爸我妈就和我弟回老家去了,怕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呢。”孔月幽幽的道。

  单位上恰巧有一个人请了婚假,孔月也就不好再开口,弟弟又是家中传宗接代地,大伯家只有两个女儿,一直很喜欢弟弟,所以父母趁着学校里放暑假也把弟弟带回去了。

  “噢,那你一个人在家怕不怕?”赵国栋心中暗喜,却假意四周打望一下,孔月家住一楼,对面是一个寡居的老人,早就搬到儿子那边去住了,整个一楼就显得空荡荡的,加之孔月这个门又在整栋楼最边上,紧靠着厂区围墙没多远。

  “怕什么怕?我不过是一个人在家无聊,想让你多坐一会儿罢了。”孔月有些不好意思,都二十岁出头的大姑娘了,若是承认害怕,也说不出口。

  赵国栋眼珠子一转,假意走到窗前,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色,沉吟了一下道:“今晚空气好闷啊,看样子得有大暴雨啊。”

  “啊?”孔月连忙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向外观望,天边已经有些发黑,燕子在地面飞来掠去,看样子是要下大雨,她又特别怕打雷,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

  赵国栋暗自好笑,“反正你家也是一楼,也不怕漏雨,你就多看一会儿电视吧。”

  完赵国栋就替孔月把电视打开。